以色列的十大神话 半岛电视台专访历史学家伊兰·帕佩

以色列伟大的历史学家、以色列占领国种族主义政策最杰出的批评家之一伊兰·帕佩认为,了解冲突的本质在于历史,因为它提供了对过去的真实和公正的理解,与此同时,正确认识历史就足以实现和平,反之,歪曲或操纵历史会使情况恶化,使其更加复杂化,背离解决方案,这主要体现在今天的巴以冲突中。与巴勒斯坦问题有关的历史谬误使该地区远离和平,而歪曲历史助长了迫害的蔓延,并保护了帕佩所谓的殖民者和定居者的以色列政权,因此,以色列不断歪曲历史以进行误导,这在使冲突永久化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使建立和平希望渺茫。

在此背景下,帕佩认为,以色列力图宣扬的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的十个关键神话。这些基于歪曲过去和现在事实的谬论使我们无法理解正在爆发的冲突根源,从而使得持续不断的冲突成为可能,以色列方面的流血事件违反了旨在保护平民的所有国际公约的神圣性。

帕佩认为,关于巴勒斯坦土地如何转变为以色列国土地的犹太复国主义历史叙述是基于这十个神话,其中包括散布有关巴勒斯坦人对其土地道德权利的怀疑,这经常被西方媒体所接受,并促进其在政治精英中的推广,此外,以色列占领国还试图通过这些神话为其 60 多年来针对巴勒斯坦平民的行动辩解。帕佩还断言,对这些神话的默许反映了西方政府不愿意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干预这场长达数十年的冲突。

关于这些想法,伊兰·帕佩展示了 Verso 于 2017 年出版的《关于以色列的十个神话》一书,以展示压迫巴勒斯坦人土地权利的漫无边际的犹太宣传,并通过仔细审视历史背景予以驳斥,通过分别研究每一个神话,看其与真实历史事实的一致性,并有系统地、有纪律地提出符合逻辑和历史事实的反驳。

因此,半岛电视台采访了伟大的历史学家、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社会科学与国际研究学院教授、该大学欧洲巴勒斯坦研究中心主任、埃克塞特民族与政治研究中心联席主任帕佩,此外,他著有重要多部重要书籍,其中包括2006年出版的《巴勒斯坦民族清洗》,2011年出版的《被遗忘的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巴勒斯坦人的历史》,以及2017 年发布的《地球上最大的监狱:被占领土的历史》,试图从以色列历史学家、巴勒斯坦权利捍卫者的角度更接近现实地理解冲突的历史维度,并且严厉批评以色列的侵略政策。

  • 有一种观点认为巴勒斯坦是一片等待犹太复国主义运动重建的空旷荒地,这是真的吗?或者这里是一个正在经历快速现代化的繁荣社会的土地?

自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开始以来,“空地”神话对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一直很重要,因为即使在英国这个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得到最大支持的地方,总有人问起那片土地上的原住民,在英国托管巴勒斯坦时代之后,当国际社会开始权衡双方的论点时,这个神话变得更加重要,如果这个国家不是空的,那么这意味着巴勒斯坦人声称犹太复国主义是殖民主义就是正确之举,因此,有人试图呈现和推销这个神话。

尽管以色列控制巴勒斯坦领土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这个希伯来国家仍然认为有必要将这个谎言变成商品并继续推销它,因为许多受过教育和有良知的人认为,巴勒斯坦的局势只是一场定居者殖民运动,旨在取代和替代巴勒斯坦的土著人民。现在有很多明确的证据表明,在犹太复国主义到来之前,巴勒斯坦正在经历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据了解,这个社会现代化程度很高,并且是刚刚从奥斯曼帝国统治中解放出来并无视欧洲帝国贪婪的阿拉伯世界的一部分。

  • 巴勒斯坦被认为是没有人民的土地的神话与另一个神话有关,即犹太人是没有土地的人民。犹太人真得是巴勒斯坦的原始居民吗?

实事求是地说,我不知道​​,但我对Shlom Sand这样的学者所做的研究印象深刻,研究结果表明,犹太人在罗马时代留在了巴勒斯坦,皈依了基督教,其中极少一部分人仍然是犹太人,后来很多人皈依了伊斯兰教。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以根据两千多年前拥有土地的故事来主张“土地权”,而土地不能以此为基础被殖民和占有。

  • 反犹太复国主义和反犹太主义一样吗?犹太人不批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吗?

两者不一样,犹太教是宗教,犹太复国主义是意识形态。这就像说如果你反对白人至上主义者就是反基督教,或者如果你反对基地组织就是反穆斯林,当你攻击一种意识形态时,你会看看它是否为你认为不道德的行为辩护。殖民主义、种族清洗、种族主义和战争罪行在道德上都是不可接受的,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人认为,他们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是这些行为的根源和理由。我同意这个观点,反对人是基于他们的所作所为,而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份,这可以称为反犹太复国主义。但是,如果你根据犹太人的身份反对人们,那么我们在这里就只谈论反犹太主义。

  • 你批评将犹太复国主义视为一场民族运动,相反,你认为这是一场殖民帝国主义运动。怎么看这个观点?

定义犹太复国主义的最佳方式是将其理解为一个项目和殖民定居运动。从本质上讲,犹太复国主义与欧洲人在北美、澳大利亚和南非等地的追求没有什么不同,他们最终由于种种原因离开了,其中包括宗教迫害,并选择了新的土地作为他们的居所和家园,但主要问题是,这些地方已经被其他原住民居住。在所有情况下,定居者的运动都受到一位学者所谓的“排斥原始公民”逻辑的推动。在巴勒斯坦情况下,这个项目是巴勒斯坦人的流离失所和替代他们,以有利于欧洲犹太人。

  • 巴勒斯坦人在 1948 年后自愿离开他们的土地,这是真得吗?

不,这不是真的,但他们成为了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在 1948 年初准备的种族清洗过程的难民和受害者,这个过程持续了九个月,直到当年年底。当时,巴勒斯坦一半以上的人口被驱逐,一半的村庄和大部分城市被摧毁。

  • 以色列一直将自己视为一个民主国家,而是中东唯一的民主国家。这个说法是真的吗?

这是另一个神话,以色列是一个占领数百万人并剥夺他们50多年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的国家,他们无权反对或决定自己的命运,这不是民主国家。一个根据法律和政治将其巴勒斯坦公民(48年阿拉伯人)视为二等公民的国家不是民主国家,即使我们搁置以色列67年占领土地这个问题,以色列的大部分土地都是巴勒斯坦公民无法触及的,许多地区,例如定居点,都是犹太人的专属区域。此外,2018 年的以色列国籍法明确规定,巴勒斯坦人根本没有集体权利,并且,他们在法律下的个人权利与犹太公民的权利也有所不同。

  • 巴勒斯坦人在加沙遭受的苦难是因为哈马斯,还是因为以色列对加沙及其居民的围攻和轰炸?

苦难是因为以色列拒绝接受加沙人民的民主选择,对他们的选择做出了回应,并对他们进行了严酷的围困,这已成为对加沙地带居民的生存威胁,因此,加沙人民努力斗争,试图提醒世界,以解除对他们的封锁。与法塔赫一样,哈马斯也感到有责任保护巴勒斯坦人——无论他们身处何处,特别是在以色列侵犯圣地之时。

  • 在您看来,两国方案是唯一可能的解决方案吗?您不认为两国方案旨在消灭巴勒斯坦国吗?

我认为两国方案已经死亡,1967 年之后,就有机会建立它,但现在,约旦河西岸地区拥有 60 万定居者,以色列右翼政府多年占据主导地位,未来没有任何改变的机会,无论你是否认同这个方案,它都已经变成了无用的解决方案。我还认为,以色列正在以“两国方案”为借口,通过强迫巴勒斯坦人居住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加沙地带的班图斯坦两个小单位内,继续其流离失所和替代定居项目。

  • 最近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和圣城再次发动侵略,根据十大神话,您如何看待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认为,所有这些神话的回声在上次袭击中就已经出现了,我们仍然有一个定居者殖民国家,它与当地人作战,将当地人视为外国人,这个国家在这方面得到西方政府的支持,也许以色列的内部支持受到了这些神话的启发。但另一方面,世界各地有如此多的人对巴勒斯坦人表现出惊人的团结,似乎有很大一部分人不再相信以色列传播的神话。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以色列军队在加沙地带北部、东部和南部地区发起了数十次突击行动,其中许多行动针对的是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及其军事派系卡桑旅领导人住所,与此同时,巴勒斯坦各派对以色列南部城镇以及以色列军事基地发动了导弹袭击,尽管有越来越多声明谈及双方即将实现停火,但仍出现了上述事态发展。

2021年5月20日
更多巴勒斯坦问题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