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呼至疯狂 球迷大脑内发生了什么?

在悲伤和快乐之间波动的情绪,突然升级的愤怒情绪,然后是过度的快乐,也许在关键时刻,你像个小孩子一样跳起来并提高声音,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这是你所处的圈子,始终将你与你支持并关注其所有比赛的球队联系起来,但事情很快就远不止于此,总体上,你关注足球比赛,在任何一场比赛中为你支持的球队,即使比赛双方对你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

在2012年巴塞罗那对阵皇家马德里的比赛中,仅西班牙的观众就超过1400万人,接近该国人口的三分之一,而全球观众人数达到约4亿人,约占全球人口的5%。是什么让没有参与其中的球迷对这场比赛如此兴奋?随着情感,这种激情如何产生,成为大公司的流动资本?

 多巴胺和兴奋不需要任何比赛努力

1990年代初期,佐治亚州立大学行为科学家保罗·伯恩哈特研究了啦啦队作为一种独特的人类行为特征的秘密,研究表明运动员体内的高睾酮水平会在比赛和赢得重要比赛时引起冲动,粉丝也是如此;也就是说,粉丝的荷尔蒙水平与球员本身相似或接近。

伯恩哈德试图对球迷的生物相互作用获得更清晰的科学认识,他从检查他们的唾液开始,发现睾酮水平确实清楚地反映在球迷的检测结果中,获胜球队球迷的睾酮水平比输球球队球迷高出20%。1994年,伯恩哈德继续他的研究,检测了世界杯决赛巴西和意大利球迷的激素水平,在获胜球队(巴西)球迷与悲伤的意大利球迷之间再次记录了相同比例。

但是伯恩哈特的实验最引人注目的结果不仅是理解了输赢球迷之间的这些差异,而且表明睾酮水平不仅与比赛或愤怒时的力量或优势有关,而是身体也会因行为刺激而释放这种激素,即使它纯粹是一种心理体验,在体育运动中,这种刺激可能是你支持的球队的进球、球员的高超技艺或胜利。

更深层次的来说,粉丝的身体会释放大量神经化学物质,如多巴胺(负责提高警觉、增强意识以及奖励系统的神经递质)、肾上腺素(负责动机性生理的神经递质)和催产素(负责幸福感的神经递质),粉丝无需参与比赛、训练或付出努力即可分享游戏的兴奋。

感到幸福

另一方面,为球队加油还有其他好处。例如,在1970年代,心理学家罗伯特·西奥迪尼对7所大型足球学校的学生进行了一系列实验,他们每场大型比赛后都会在演讲厅会面。 在球队获胜的学校中,身穿与本校球衣颜色相同的服装的学生比在输球的学校多,西奥迪尼旨在以此证明所谓的“分享他人的荣耀(Basking In Reflected Glory)”,穿同色服装是为了高调宣称他与成功者的联系,就好像他是获胜队伍的其中一员,尽管他并没有在这次成功中发挥实际作用。

美国默里州立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丹尼尔·万认为,与运动队交往成为某些人增强自尊的一种方式,有时也成为增强整体心理健康的机会。万及其同事进行了近20项研究,其结果于2006年公布,他们评估了各种不同年龄体育爱好者的心理状态,包括高中生、大学生和老年人。

该研究小组发现参与者的幸福感水平有所提高,这些水平根据心理学家制定的衡量标准确定,例如自尊感、出现积极情绪的频率、归属感和活力感,研究监测到运动爱好者展现了近20种健康迹象。

现代人的部落倾向

此外,还有一些与运动本身无关的因素,即输赢,让球迷爱上他们的球队,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这项运动围绕它建立的人际关系,即你觉得与你甚至不知道他们名字的人有联系,并认为你属于他们。

在这方面,足球作为一种社会行为与人类起源以及人类在十万多年前生活其中的部落主义有关。在相互关联的群体中的存在为他确保了狩猎的回报,并满足他的原始需求,例如保护自我、与其他人(来自其他团体的敌人)竞争时取得胜利。

根据专门研究动物行为及其与人类关系的科学家德斯蒙德·莫里斯的说法,许多运动是狩猎(人类依赖了数万年的生活方式)的象征性替代品,因此能够产生与狩猎时神经激素变化相同的结果。

在足球运动中,球员追逐象征性的猎物——球,他们像一群猎人一样,相互合作以实现共同目标,在这种情况下不是抓住猎物,而是在对方球门中进球,即使球队没有进球这样比赛也很有趣,就像人们即使抓不到猎物也喜欢打猎一样。

在一些学者看来,团队运动是一种当代形式的部落主义,正如西奥迪尼所见,我们的体育英雄就是我们的军队。除了部落归属感,为比赛加油还能获得另一种神秘的社交快感,那就是正在战胜对手的感觉。哈佛大学神经科学实验室主任米娜·塞卡拉认为,运动可能建设在现代人类的部落倾向上。我们可以从较少伤害中获得极大乐趣。

呼吁至疯狂

但有时它可能会发展成负面影响,因为粉丝体验到的热情各不相同,对某些人来说,这种情绪处于中等范围内,而对其他人来说却超出了可接受的范围。国立大学医学院的医生和教授杰罗·佐卢加解释了这一点,我们总是希望用更令人兴奋的东西来刺激我们的大脑,产生类似于吸毒者神经系统内部发生的效果。

因此,有的球迷可能感觉头要炸了,或者头晕眼花,腿发抖,心跳加快,嘴唇发抖,脸红,瞳孔放大。从生理学的角度来看,足球引起的情绪会改变内啡肽、内源性大麻素和多巴胺的水平,这些化学物质在脑细胞之间传递信息,身体在愉悦、压力或感到任何其他情绪的时刻将它们释放,并组织感到疼痛。

但是超过激情的感觉和高度的压力可能会影响身体的健康,并在极端情况下导致死亡,这就是马竞球迷路易斯·安德烈斯·马丁斯身上发生的情况,他是一名14岁的哥伦比亚少年,他边跑边挥舞红白旗庆祝自己喜爱的球队获得决赛资格时心脏病发作。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国家队球迷19岁的娜塔莉·蒙萨尔维身上,她在参与决赛的球队加油时心脏病发作。

另一方面,事情可能会发展到让球迷迷恋他所热爱的运动,以至于为了球而忽视了工作和生活。美国著名电影2005年上映的《极度狂热》,它改编自电影上映10年前出版的一部小说。在电影中,由美国女演员巴里摩尔饰演的林赛感到困惑,因为她的新情人是个好人,很善良,真的很爱她,但他却沉迷于支持一支名为波士顿红袜队的棒球队,以至于他几乎因为比赛、球迷会议和活动而错过了一切,而到头来他可能会错过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他所爱的女人。

我们会因为上瘾的行为而错过真正重要的事情吗?其实,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有时我们意识到了,但大多数时候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开始时,我们去寻找我们沉迷其中的事物,而没有意识到我们错过了重要机会,这种痴迷可能是对足球队或歌手的痴迷,也可能只是对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痴迷!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Soccer Football - La Liga Santander - Sevilla v FC Barcelona - Ramon Sanchez Pizjuan, Seville, Spain - February 23, 2019 Barcelona's Lionel Messi celebrates scoring their third goal to complete his hat-trick REUTERS/Marcelo del Pozo

社交网站因巴萨球星梅西取得的巨大成就而沸腾,西甲联赛的一场焦点战中,塞维利亚坐阵皮斯胡安球场迎来巴萨的挑战,梅西连进三球上演帽子戏法并送出一个助攻,帮助巴萨客场4-2大胜塞维利亚,这是梅西职业生涯中第50个帽子戏法。

Published On 2019年2月24日

就像生活一样,足球也不乏奇幻的故事。实际上,任何有一群人不断从事的活动都必定会产生这样的故事,就好像这是与足球无关的社会定律,是人类彼此互动的必然结果。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30日
更多体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