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民主绿洲 以色列为何是地球上最后的殖民大国?

在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与以色列之间最近爆发的战争给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施加了更大压力并加剧了特拉维夫政治危机之前,内塔尼亚胡过着最快乐的日子,他成为自以色列在被占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犹太复国主义国家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以色列总理,超过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后者担任以色列总理长达 8475 天。内塔尼亚胡还成功地克服了对他的指控,成为在担任内阁主席期间被指控犯有罪行的第一位以色列总理,而他的前任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被迫辞职,在被起诉之前,奥尔默特在监狱中被关押了一年多。

内塔尼亚胡——与他的前任奥尔默特不同——在媒体所谓的“世纪协议”掩护下成功地取得了广泛的政治和外交成果,《新消息报》政治分析家纳胡姆·巴尼亚( Nahum Barnea )表示,这项“世纪协议”非常慷慨地“满足了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定居点的安全需求,内塔尼亚胡能够从美国获得他的前任无法获得的收益,收益清单包括承认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直到隔离墙的主权,承认以色列对整个西岸的安全控制,并承认在不平等基础上的土地交换。”

《国土报》主编阿洛夫·本 (Alof Benn) 将“世纪协议”描述为“实现了内塔尼亚胡的大部分政治梦想,主要更新是美国承认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要求,这具有法律、安全和历史意义,白宫首次赋予合法性,将以色列法律强加于定居点和约旦河谷。”

随着 2013 年“关系正常化”列车的启动,以及以埃及军事政变为首的阿拉伯地区反革命的开始,内塔尼亚胡领导的以色列似乎正在该地区和世界取得某种巨大的政治影响,甚至达到了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以色列描述为世界上最成功民主国家之一的程度。但现实与纳胡姆·巴尼亚所发出的警告保持一致,“内塔尼亚胡在库什纳和弗里德曼热情协助下取得的成就是令人不安的礼物,这导致了犹太民主国家的终结,直到犹太复国主义结束。”

许多以色列人和美国人以及一些阿拉伯人,长期以来一直声称以色列是阿拉伯专制沙漠中的“民主”绿洲。然而,多年来,以色列并没有证明这一点,反而证明其是基于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民的根基已延续几个世纪)与伴随欧洲殖民主义移民浪潮从国外带来犹太人实施种族隔离的国家,与原始中东犹太人没有联系。事实上,以色列只不过是殖民“定居者”模式的延伸。

种族主义和大屠杀中孕育的民主

2018 年 7 月 19 日,以色列议会通过犹太民族国家法案,该项法案规定“以色列是犹太民族国家,规定在以色列犹太民族独享自决权”,并强调称,国家将努力确保犹太人民的安全和保障,并致力于在散居犹太人中保护其文化、历史和宗教遗产。此外,致力于在被占领土内将巴勒斯坦人民的种族隔离和排斥进程合法化。

但更危险的是,以色列国将犹太人定居点视为国家价值,因此,努力鼓励和促进定居点的建立和发展,换句话说,这项法律已将定居点运动和在被占领巴勒斯坦的定居点建设转变为享有以色列议会立法保护的合法运动。

这项法律是在为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以色列国)内的犹太人重建法律并赋予其合法性框架内提出的,这些犹太人由来自世界各地的异质民族组成,居住在(以色列)国并拥有公民身份,这是基于围绕他们对巴勒斯坦土地主张的意识形态动员,为“犹太人”创造一种同质性,根据以色列说法称,这个民族以传教士和文明信息聚集在其现代国家周围。

但这个项目的问题在于,其显然与所谓的以色列国民主面貌相矛盾,事实证明,这个项目只是将以色列内部及其周围的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民排除在外,并阻止他们重返家园和他们近百年前被盗的土地,让-克洛德·米尔纳 (Jean-Claude Milner) 在他的《民主欧洲的犯罪倾向》一书中进行了上述解释,根据米尔纳说法称,中东和平只能通过“以和平方式解决巴以冲突来实现,这种和平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摧毁以色列。虽然欧洲民主成功地实现了和平,但其也采取了一条道路,通过在巴勒斯坦为犹太人建立一个国家,其将摆脱犹太人问题负担,同时消除了与大屠杀罪行相关的罪恶感。

米尔纳在书中提出了与西方流行的关于以色列民主信仰相反的一种信仰。根据米尔纳的说法,以色列的优点在于其体现了欧洲民主原则的对立面,同时也是其项目的外部延伸。极权主义意味着国家吞噬社会,与西方民主的概念相矛盾,作为一个吞噬和取代巴勒斯坦人民的项目,其本身已成为“以色列民主”的特征,这使得“雅克·朗西尔”在他的《厌恶民主》一书中说,“犹太人和民主处于激进对立的状态”。

现代化与殖民主义及犹太复国主义

“生者视犹太人为死者,国人视其为陌生人、闲散者和乞丐,穷人和被剥削者视其为百万富翁,爱国者视其为无家可归的人。”波兰犹太复国主义活动家利奥·平斯克 (Leo Pinsker) 1882 年这样写道,平斯克在他的言论中只是表达了当时席卷欧洲的对犹太人的情感,因为他们是为封建领主、贵族和当权者谋福利的孤立群体。 1946 年,在表达欧洲人对犹太人恐惧的一句话中再次重申了这些感受:“犹太人可以成为我们所鄙视、恐惧和轻视的一切化身,他们是反对社会和政治条件的布尔什维克革命的先兆,但同时,这里也存在着一个奇怪的悖论,即象征着腐败的西方民主的自由精神。在经济层面上,犹太人被认为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象征,与此同时,犹太人被指责“是懒惰的和平主义者” ,但由于奇怪的巧合,犹太人有时也被指控为点燃战争之火的永恒煽动者。

当时西方人良知认为犹太人是民主繁荣的主要障碍,必须说出其腐败精神。卢布林大学教授安娜·祖克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解释了这个“犹太障碍”,将犹太人称之为欧洲的“流动阶层”,他们是了解上层社会阶层对下层社会感受和情绪的途径,也是下层阶级对上层阶级感情和情感的主体表现。

祖克详细地谈及波兰十八世纪的感性意象冲突,作为反映普遍社会现象的模型,对解释欧洲内部的反犹太主义具有重要意义,因为“波兰犹太人总体上是贵族和显贵的仆人,从事平民所厌恶的各种事情,这意味着犹太人在心理和社会意义上为真正地主形成了‘中间群体’和‘保护盾’。”

另一方面,地主对待犹太人就像对待社会下层的所有仆人一样,“他们把犹太人、农民和城市平民视为野蛮人,污秽、无知和贪婪,因此,犹太人被完全孤立。由于犹太人在经济上扮演重要角色,避免完全与其他社会下层仆人混在一起,而犹太人仔细而严格地遵守了他们的社会孤立规则。”

另一方面,农民和城市平民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待犹太人。犹太人为地主所执行的功能本质上不仅仅是一种经济服务,而是一种预防性服务,代表着保护贵族和地主免受民众的愤怒和骚动,心怀不满的人没有向真正的压迫者复仇,而是动员,将愤怒倾倒在犹太调解人身上。至于下层阶级,他们视犹太人为敌人,这是他们认识的唯一剥削者,除了犹太人压迫之外,这些阶级没有经历过直接的不公正,因此,这些阶层认为犹太人和统治阶层关系 友好,因此,同样地位低下的犹太人成为针对社会上层阶级侵略目标也就不足为奇了。“犹太人作为无知调解人被枪决,因此,成为受压迫阶级暴力的主要目标。”

尽管如此,欧洲社会并没有看到犹太人的特性与中世纪欧洲的特性有任何不同,现代国家试图将其拆解并融入同质化的现代欧洲社会。但是欧洲现代性在寻求消除文化特质的过程中开始消除这些群体的经济利益,破坏了他们与世隔绝和重新融入现代工业社会的屏障。因此,犹太人摆脱了孤立,他们在此前无法生存的纯基督教社区获得财产和租用不动产,并成为了欧洲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显然,“犹太人团体卷入了最激烈的历史斗争,即前现代世界与推进现代性世界的斗争,这种斗争第一次表现在旧秩序各阶级所表达的实际对立冲突中,当时新的社会秩序即将连根拔起,剥夺他们的遗产,将他们从安全的土地上连根拔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加入现代性和技术现代化的列车并没有在整个欧洲同时进行,因此,西欧犹太人在融合和社会进步方面领先于东欧的犹太人,东欧犹太人未能融入现代化社会中,也未能从孤立中解放出来,然后他们迁移到西方,对西欧犹太人的特权以及这些社会中的社会平衡构成了威胁。

迈希里:犹太复国主义是西方殖民主义的延续

在这场冲突中,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 Herzl)出现在被同化的西方犹太人中,他发现,西方和西方犹太人需要迅速摆脱东欧犹太人,但他发现了一个许多人忽略的事实:在西方殖民主义框架内迁移的必然性,这是将犹太人转移到欧洲以外并雇佣他们以换取他们支持和保护的唯一出路。正如埃及思想家阿卜杜勒·瓦哈卜·迈希里(Abdel Wahhab El-Messiri )所言,赫茨尔成功地制定了一种表达犹太人民的有机民族话语,这是一种难以捉摸的说法,被认为是西方国家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之间无声契约的福音,以一种让东方犹太人满意而不会吓到西方犹太人的方式进行,这使得欧洲殖民主义有可能将犹太复国主义项目付诸实践。

迈希里表示,尽管犹太复国主义在犹太复国主义思想中明显存在,但犹太复国主义本质上是一种世俗的、功利主义的、唯物主义的思想,尽管基督教或浪漫序言围绕着犹太复国主义思想。归根结底,这种犹太复国主义思想把犹太人视为没有神圣性的有用物质,对犹太人在西方世界的存在持否定态度,认为必须杜绝这种现象。因此,设计了这种说辞,呼吁犹太人结束宗教被动,转向巴勒斯坦,以一种不受犹太信仰约束或等待神圣命令的物质主义、世俗计划行事。因此,犹太复国主义计划同时与天主教基督教和东正教犹太教的教义不相容。

欧洲接受和采纳犹太复国主义计划的关键在于,其为未融合的犹太人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即无用的犹太人剩余劳动力,与此同时,犹太复国主义计划与所有欧洲国家在 20 世纪上半叶所接受的殖民意识形态是一致的,犹太复国主义项目的神奇公式变成了:“一个有用的、被抛弃的民族,被转移到欧洲以外地区为西方谋福利,这是一个完整的世俗公式,不承认土地或人类的神圣性,也不承认任何道德。这也是一个正常的殖民项目,就像任何西方殖民项目一样,旨在通过将西方政治文明形成中出现的一些社会问题输出到亚洲和非洲来解决它们。”

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完全将其理解为对犹太人问题的殖民解决方案,正如迈希里援引赫茨尔说法将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称之为“殖民思想”

在这种情况下,犹太复国主义与许多白人定居的意识形态,甚至与纳粹主义没有什么不同。南非的白人定居者“有一种排斥黑人的确定性生物学种族意识形态,尽管与他们的价值观明显冲突,但他们仍使用基督教序言来为他们的行为辩护。同样,纳粹拥护异教意识形态,试图复兴德国前基督教历史,早于非雅利安人的渗透。”

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完全将其理解为对犹太人问题的殖民解决方案。1921 年英国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出版的题为“犹太复国主义:对新批评回应”的出版物,阐明了上述理论,该出版物一开始就认可后来发展所确立的真理,即“犹太复国主义不同意自决原则,因为这个原则只是意味着接受(目前每个省份和城镇的种族构成)”。上述出版物中还提出质疑称: “有没有认识到,只有在那里大多数实际人口同意下才能对落后领土进行殖民化?如果真是这样,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国家会被殖民化。 ”该出版物其其想法辩护说:“如果将自决原则执行到其抽象的逻辑结论,并征求当地居民的意见,那么一切扩张都是不可能的,欧洲人民就会自由游荡,漫游大西洋的这一端,而少数美洲原住民仍然在美国无国界的广阔土地上自由漫游。”本-古里安将犹太复国主义定居者对巴勒斯坦人发动的暴力战斗,比作白人定居者对野蛮自然和最野蛮印第安人发动的战斗。

迈希里援引奥斯卡·拉比诺维奇的话说,犹太复国主义项目旨在通过将“从英国到非洲和亚洲的犹太移民流”分流来解决犹太人问题,并旨在通过“建立一个犹太政府中心”来加强对重要英国之路(伦敦-新加坡-墨尔本)的俯瞰,与此同时,迈希里援引赫茨尔的说法将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称之为“殖民思想”。

根据迈希里说法称,大多数犹太复国主义者意识到了犹太复国主义项目的殖民、定居者替代性质,“无地之民换无民之地”的口号正是这些特点的体现。此外,从一开始,赫茨尔的作品中就出现了明显的替代倾向,当时他谈到使用“本地人”杀死大型蛇类和其他掠食者,然后让他们在其他国家工作,暂时居住,直到他们完全消失。

在他的《犹太复国主义思想史》一书中,迈希里根据殖民者由于殖民入侵而对被压迫人民造成的扭曲程度不同,将现代殖民主义的类型分为三种类型,首先是“新殖民主义”,即殖民超级大国通过受其支配的傀儡政府和国际组织来控制人民的命运和财富,其次是传统的殖民主义,即入侵国派遣军队占领一个国家,剥削其人口作为廉价劳动力来源,并夺取其自然资源,将其转变为剩余商品市场,并利用其战略地位(如英国殖民主义的情况),第三种类型也是最严重类型,即“定居者殖民主义”,因为这里的占领采取定居群体的形式,拥有所有的社会、经济和文化机构,给土著人民蒙上沉重的阴影,使他们成为二等居民或奴隶,或者更糟的是,彻底消灭他们。

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和反革命

自从埃及和以色列签署戴维营协议和奥斯陆协议之后,以色列开始利用这种局势,将其存在和政治影响与专制的阿拉伯政权联系起来

在赫茨尔和贝尔福之后,“犹太”国家成为犹太复国主义基本公式的一部分。 “以色列”国取代了从欧洲转移到中东的犹太人“隔都”。迈希里从几个方面总结了犹太隔都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国家的相似之处,最重要的是其中:第一,隔都居民以基于功能群体世界观特征对二元论深刻怀疑态度看待外部世界,而犹太复国主义基于犹太人和外邦人的二元论采纳了这种观点,这在以色列安全理论中非常明显,在以色列所有战略思想中都很明显(今天的外邦人在犹太复国主义认知地图中以阿拉伯人为代表)。

其次,以色列继承了中东隔都的作用,隔都不仅在经济上具有生产力,而且在社会结构中也起到了中介作用。犹太功能社区作为地主和平民之间的调解人所扮演的角色,与以色列在当今西方国家与阿拉伯世界之间扮演的角色是一样的。

自从埃及和以色列签署戴维营协议和奥斯陆协议之后,以色列开始利用这种局势,将其存在和政治影响与专制的阿拉伯政权联系起来,因此,特拉维夫成为美国在该地区的代理人,然后继续殖民巴勒斯坦并同时通过国际和阿拉伯掩护压迫巴勒斯坦人民,尽管如此,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结束时爆发的阿拉伯革命对这种局面构成了严重威胁,引起了以色列政治、安全和情报界的高度关注。因此,以色列在其盟友倒下时采取了远处观望立场,只要阿拉伯革命口号远离“巴勒斯坦问题”,只要革命口号指向阿拉伯内部腐败和暴政问题,以色列就不会政治介入。

这种情况在 2011 年 9 月 9 日晚上彻底改变了,数千名埃及示威者包围了以色列驻开罗大使馆,然后在建筑物周围的混凝土安全墙倒塌后,部分示威者冲进了大使馆。那次事件之后,“反革命”开始明确与以色列合作路线,并开始通过一系列军事政变平息阿拉伯国家的革命,并为残余分子提供各种支持,而旧政权的残余势力构成以色列占领国的“战略宝藏”。

在这种情况下,米尔纳关于“犹太人和民主处于激进对立”的说法——即指与殖民主义和定居点相关当前犹太人存在形式——再次得到证实。迈希里分析证实,犹太复国主义本质上是一种与民主所基于的自决原则相冲突的殖民计划,对这个计划唯一可能的反应就是抵制,旨在让西方国家资助这个计划的成本上升,并且在西方国家眼中变得一文不值,这个计划因此而变得没有未来。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拥有未来”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在2日夜间向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宣布,他已成功与“变革集团”政党签署联盟协议以组建新一届政府,从而将外界注意力引向了将于下周举行的以色列议会会议上,届时,议会将对拟建政府进行投票。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3日

以色列在地中海公海水域袭击马尔马拉号船队事件已经过去了大约十一年,该船队由三艘载有来自不同国家人权活动家船只组成,旨在向巴勒斯坦人运送物资,并旨在通过抵达世界上最大的开放式监狱“加沙地带”取得象征性胜利,但这些船只在国际水域被以色列占领军包围,随后遭遇袭击,9名人权活动人士被杀,其他人受重伤,其中一人在很短时间内就失去了生命。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9日

法国出版社Liberatia和《Orientxxi》杂志分别出版了一套专门讨论中东事务的作品,第一本于6月初发行,作为 1970 年春天巴勒斯坦法塔赫运动出版的一份重要而激动人心著作的法文译本,题为《巴勒斯坦革命和犹太人》。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12日
更多历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