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迪奥拉、齐达内、安切洛蒂和阿莱格里 传奇应该回归吗?

让我们做一个简单的测试,假设你在一天紧张的工作后坐在电脑前,决定看一些内容来放松一下。你会选择开始一个你可能喜欢也可能不喜欢的新系列,还是你会开始观看您非常喜欢的系列的第二部?

最好是联系穆里尼奥

当然,我们知道大多数情况下你会选择续集,但无论你选择什么,你都明白我们的意思,你以前没看过的新系列需要一些耐心才能将缓慢的开始过渡到兴奋和期待的阶段,而且因为开头总是让自己怀疑值不值得等这么久,浪费时间会让人失望。

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任何事物的续集,不是因为人们确信它一定会成功,也不是因为人们确定他们会喜欢它,这只不过是我们欺骗自己的心理技巧。事实上,我们总是选择续集,因为承担责任的是电影或电视剧的制作者,而不是我们。

好奇心驱使你追新剧集是你的责任。如果事实证明你要看的电影或连续剧很糟糕,特别是在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你会责怪自己。但如果续集发生同样的事情,你会责怪作者或导演,仅仅因为他们给了你一个隐含的承诺,让你以为可以重复第一部的乐趣,而这恰恰是你第一次看某个电影时所没有的感受。

这不是关于续集本身,它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最重要意义——“熟悉”的展现。续集在某种程度上是有道理的,但还有比观看成功系列第二部更令人倍感亲切的事情,比如再看一遍之前看过好几次的成功系列。这是最简单也最让人放心的选择,所以很多人宁愿再看一遍《老友记》或《老爸老妈浪漫史》,也不愿再看新出的剧季。当然,这仅适用于新续集不是由文斯·吉利根制作和编写的情况。

旧系列给了我们确定性并消除了惊喜。与社交媒体平台上许多名人告诉你的相反,人类是喜欢习惯、重复和例行公事的生物。这剥夺了他们的惊喜,但也保护他们免受愚蠢的挫折。我们看之前看过的旧系列一开始就避开了预测游戏。

违反禁令

人类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将未来变成过去,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变成美好的回忆。用未知的未来代替已知的过去是令人放心的选择,但是,我们会发现我们对过去的记忆是混乱和不准确的,并且我们经常高估自己的记忆力,想象如果我们回到过去就会赢,我们不会重复同样的错误。

这正是在训练场上产生令人沮丧的二次经历的原因。那教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一切太有诱惑力,在第二次实验中,他们不需要证明自己,往往会以加冕英雄的身份回归,带着权威和更多的条件前来救援。也许这就是都灵阿莱格里身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许多人在早期都对他的经济打法提出了质疑。

穆里尼奥

穆里尼奥对此进行了精彩的描述,他说仅仅是因为俱乐部要求他回来的;这句话意味着俱乐部知道他的能力。这种自信非常有吸引力,可以让任何教练的自尊心大增。正如葡萄牙人在一次采访中所描述的那样,这是一种美妙而充实的感觉。

“不要回来……永远不要回来……留在他们想象的传奇中,不要回来!”——荷兰教练鲁德·古利特

除此之外,回归通常是尊严的报复,例如穆里尼奥在切尔西的情况。回归是俱乐部对他离开后所经历的混乱的承认,也是对他曾执教蓝军的表现比这7年间所有教练都优秀的含蓄认可。7年是他离开和回归的时间差。我们人类很难拒绝这样的叙事,无论其正确性如何,它都像诗意的正义一样吸引人。

当然,穆里尼奥和切尔西都没有成功计算出等式,葡萄牙人没有复刻他之前的成功,仅仅是因为他的能力已不足够重现辉煌。在他回归的第三个赛季,一切崩溃得很快,包括他在球迷心中留下的精神遗产,他与俱乐部的关系变成了一场公开的战争。

(社交网站)

问题通常是,公众不知道第一期和第二期之间发生的变化,但有时从球迷的角度来看,唯一的变化是救世主的回归。矛盾的是,如果实验没有产生预期的结果,他很容易成为批评的目标。预期的结果究竟是什么?当然,重复同样的成功。

巨大的希望

这是第二个问题,教练对回归受到的赞赏感到自豪,并承认他比前任的优势,以至于他没有注意第二个时代最重要的事情是管理公众的期望,而这种期望往往是不合理的,往往是新闻不顾一切地试图重现过去。

公众忘记了马拉多纳直到1986年世界杯之后才成为马拉多纳,而不是之前。事实上,当时帮助他和国家队取得成功的最重要因素是他在第82届世界杯上的表现令人失望,以至于很多人要求比拉多将他提出基本阵容外。不管你喜不喜欢,最大的成就是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产生的,这当然有其道理。

期望是一个非常相对的概念,这就是危险的藏身之处。曾为美国和日本滑雪队、美国网球联合会和其他机构担任顾问的精神病学家吉姆·泰勒撰写了Train Your Mind For Athletic Success一书,他也赞同同样的观点:期望是有害的,有时甚至是破坏性的。事情就这么简单。

期望不是通过理性的方法来做出的,相反,期望是从过去零散混乱的心理形象中产生的,往往是情绪化的,缺乏逻辑。当齐达内回到皇马时,关于他的记忆又回来了,球迷们期待看到他之前的成功,或者至少是一些成功的重演。球迷并没有预料到在对战切尔西的第一、第二回合如此“轻松”地输球,无论失败是如何合乎逻辑。

齐达内

这是当一家俱乐部第二次雇用某位教练时首要期望促使教练做出的改变,他们的重点从努力做到最好(这是任何教练甚至生活中任何人的逻辑追求)转向专注于试图再现相同的结果,而两者之间存在巨大差异。

“回到米兰的决定是我职业生涯中做出的最糟糕的决定!”——意大利教练法比奥·卡佩罗

问题在于,重复相同的结果(这种情况并不经常发生)可能无法保证粉丝的满意度。事实上,重复同样的成功往往会对第一次的成就产生负面影响,这会让球迷认为只要重复,成功就很容易,这不仅是错误的假设,而且往往是盲目的。最重要的是,它贬低了教练在俱乐部努力工作留下的精神,就好像因成功而受到惩罚一样。

我们仍然记得去年夏天的事情

阿莱格里回归拯救尤文图斯,巴萨球迷要求佩普回归拯救俱乐部,热刺正在谈判波切蒂诺让他回归拯救俱乐部,而安切洛蒂继齐达内回归皇马之后也回归拯救俱乐部,如果不尴尬,本来大巴黎也可以谈判图赫尔以拯救俱乐部。

足坛著名记者乔纳森·威尔逊将这一切比作游乐园中的旋转木马,俱乐部像孩子一样骑马或坐者马车,一段时间球迷感到无聊并谴责他们的失败、灵感枯竭或任何表面的说法,然后俱乐部换了一匹马,直到人们再次感到无聊,如此循环。问题是马匹没有变化,而且数量有限,所以重复是不可避免的,即使一开始的选择并不合适。

安切洛蒂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在通过ESPN以及俱乐部内部消息来源进行的长时间深入分析中,亚历克斯·柯克兰和罗德里戈·法耶兹解释了齐达内离开的情况,他对球员,尤其是老球员过于宽容,一直信任他的老后卫,完全未能利用佩雷斯的新交易,未能利用年轻球员更新球队的血液,无论在开始时跌跌撞撞的球员,例如维尼修斯和罗德里戈,还是那些离开这里前往其他俱乐部以证明他们能力的球员,比如哈基米、西奥·埃尔南德斯和马科斯·略伦特,甚至那些齐达内点名后很快就对他们失望的球员,比如从法兰克福借调的卢卡·约维奇和租借的马丁·奥德加德。

在佩雷斯看来,正是齐达内的这种停滞状态,以及球员流动性差,促使俱乐部尝试聘请一位与他风格不同的教练。皇家马德里的永久规则是每个教练都对他的前任做出反应。

第一个信号于2019年10月来自马德里。在小组赛负于巴黎圣日耳曼并与布鲁日俱乐部平局后,与佩雷斯关系密切的报纸发表报道称,他想签下刚刚被曼联解雇的穆里尼奥。佩雷斯需要一位教练来重新建立他对球员流动性的控制,结束齐达内浮出水面的松懈。

(社交网站)

这就是佩雷斯在西班牙语中所说的“强手”,这也是他在齐达内第一个任期结束后于2018年10月求助于严酷训练球员的孔蒂的原因,恢复他们在安东尼奥·本托斯离开后失去的光芒,这位严厉的体能教练对齐达内前三个赛季球队在比赛最后阶段展现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和体能作出了巨大贡献。当然,在拉莫斯领导球员反对他的“尊重是赢得的,而不是强加的尊重”的著名言论前,孔蒂的选择是可用的。

安切洛蒂显然与这一切相矛盾。这是威尔逊所说的旋转木马的一个明显例子。事实上,他在第一个任期内受到的反对与佩雷斯目前对齐达内的反对一样:缺乏纪律和严谨,简单、单方面的训练,以及对球员鲁莽行为、蔑视营养和健身规定的容忍,尤其是伊斯科和马塞洛.

纸牌屋

首先,安切洛蒂同意将他执教皇马的年薪减半(从1250到600万欧元)的事实告诉我们,这个人正试图以体面的方式结束他的职业生涯,让他能够在大球队,而不是埃弗顿这样的球队结束旅程。谁都知道,首先是安切洛蒂,他现在的政策不会让他取得多大成就,这种心态也很可能不会让皇马取得多大成就。

这就是欧洲最大的足球俱乐部,甚至世界上最大的球队在运营中的脆弱性和随机性。2014年世界杯,斯科拉里回到巴西时,抱负和期待都非常高,谁能比2002年夺得世界杯冠军的人更能带领球队在自己的土地上赢得另一届世界杯?结果是:“见鬼去吧,菲利佩!”在马拉卡纳体育场发生了德国7-0制胜的足球丑闻后,巴西报纸“O’Dia”也将此登上了头版头条。

(社交网站)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斯科拉里,成功复出的例子还是有的,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海因克斯执教拜仁慕尼黑的绝无仅有的复出案例,而阿莱格里可能会成为这些成长中的一员。下赛季放轻松,尤其是在国米因债务积累而迅速崩溃,以及孔蒂离开之后,孔蒂是唯一可以挑战尤文图斯夺冠的人,如果他至少保持原样的话。

尽管如此,这种成功仍然有限且罕见,并且仍然是例外而不是规则。吉姆·泰勒重申,任何运动员听到的最糟糕的话是:“我相信你会成功。”这意味着尽可能多地在他的肩膀上施加压力。虽然你认为你在安慰他,但实际上他很害怕可能让你失望,这会在心理上摧毁他。泰勒说,即使是身体上,压力也会导致与之相关的肌肉损伤、关键时刻的呼吸急促以及沮丧的抑郁发作。

好吧,似乎整个欧洲都“肯定他们会成功”。到目前为止,瓜迪奥拉似乎是这些人中最谨慎的,因为他拒绝返回加泰罗尼亚,或者说他似乎是最自私的。当然,这取决于你怎么看,他拒绝可能是因为他不是文斯·吉利根或约瑟夫·海因克斯,或者说他比他们更聪明。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训练国家队是足球教练面临的最困难的挑战之一,因为没有时间准备比赛,也没有机会与最好的球员达成交易和合同;因此,国家队主帅必须选择最好的因素,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佳的方式组建他的球队,以便在重大赛事中出现杰出的水平,包括世界期待已久的即将于周五开赛的欧洲杯。

2021年6月10日
更多体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