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与土耳其和解 我们能否见证塞西与埃尔多安近期会晤?

2013 年 5 月,一架从阿勒马扎军事机场——位于开罗以东——起飞的军用飞机,载着 11 名埃及军官前往土耳其,其中一名男子被安排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进行一对一会谈,这是埃及总统府指派的一项特殊任务,作为扩大两国军事关系努力的一部分。那次会议两个月后,土耳其人没想到,被委以此任务的埃及国防部长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将军领导了推翻总统穆尔西的罢免过程,然后利用海湾资金打击土耳其在该地区的计划,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安卡拉反抗并试图推动安理会对塞西实施制裁,但未能成功,作为回应,埃及将土耳其大使驱逐出境,由此开始了自两国建国以来最为严重的政治紧张局势。

但在经历了前所未有会晤八年之后,两国之间的政治对话强度发生了变化,随之而来的是,双方的相处工具都发生了变化,特别是随着两国低级别外交代表所维持经济利益的延续。土耳其最近派出了一个高级外交代表团,以恢复两国关系,并完成旧安排,以实现两国战略和解,特别是实现东地中海冲突和解,这是埃尔多安此前与塞西进行短暂会晤时讨论过的任务,但塞西当时有其他安排,可能直到现在都没有动摇的信念。尽管如此,似乎时机已经成熟,两国需要在多个问题上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并将过去十年来的个人偏好和愿景去中心化。

意识形态差异与地缘政治摩擦

去年8月,开罗与希腊签署了划定海上边界协议后,安卡拉和开罗之间的分歧达到了高潮,这项协议激怒了土耳其,安卡拉认为该协议无效,因为协议中包括土耳其认为是其大陆架内的区域,土耳其于2019年在的黎波里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海洋划界协议后,埃及与土耳其之间已经恶化的关系不断加剧。然而,随后发生的事件却让土耳其感到意外,因为埃及官方媒体公布的与希腊签署的海上划界协议文本显示,与安卡拉所认为的有所不同,该协议并未违反土耳其大陆架,公布的文本也很明显,两国之间达成的协议只不过是就部分区域划定的边界,并增加了一项条款,允许两个签署国中的任何一国未来与邻国谈判划定边界时修改该协议,这是土耳其接收到的积极信号,即该协议表明土耳其并没有完全从埃及协议制定者心目中消失,因此,土耳其赶紧打开了与埃及政府谈判的新大门。

面对与埃及和解的这些预期收益,在过去的六个月中,土耳其改变了塞西执政七年期间不断升级的基调。土耳其已开始寻求与埃及建立新的关系,旨在实现土耳其在多个地区问题中的战略目标,并认为目前的主动权在于埃及。支持土耳其政府的土耳其记者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谈及他们对最近和解现实程度的看法,他们认为,目前的和平进程只能被称之为该地区两个相互竞争政权之间的谨慎和解。因此,现在谈论两国关系转变为温暖关系的可能性还为时过早,其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土耳其仍然希望从埃及得到更多,但事实上,其中大部分要求无法得到满足,因为这些要求损害了埃及总统塞西政权的联盟利益。”

此前,埃及对土耳其倡议做出了谨慎回应支持,尽管安卡拉已表示愿意满足开罗提出的一些要求,最明显的是,土耳其在其领土上对埃及反对派电视频道施加限制,并迫使其缓和针对塞西的批评,但开罗也不得不做出自己的善意姿态,比如遏制国内的反土耳其宣传,发起一些外交举措,例如两国外长进行电话交谈,以及埃及总理向埃尔多安致感谢信等等。因此,这似乎为消除两国之间在利比亚和东地中海等核心领域建立外交伙伴关系道路上的荆棘铺平了道路,与此同时,有关两国发生军事冲突甚至是发生间接冲突的可能性预期,也逐渐消退。

土耳其的战略目标

在土耳其代表团最近访问开罗期间,土耳其人与埃及人就海上边界的划分进行了谈判,这对安卡拉来说是一个战略问题,其海岸长达 1200 公里,切断了地中海最大区域,但其海上边界受到希腊主权下数十个岛屿的限制。此外,1982 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赋予所有国家,无论是大陆国还是岛国,在其主权范围内拥有 12 海里(约 22 公里)长,以及深度为 200 海里(30.4 公里)的专属经济区,鉴于地中海面积狭小,各国与部分国家之间的距离达不到200海里,所以采用中线作为计算大陆架的标准。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款有多种解释,许多国家为了在其框架内巩固其水资源收益而进行了尚未结束的外交战争,而一些国家则完全拒绝该公约,正如土耳其所采取的举动。安卡拉坚持认为陆地是大陆架的主要衡量标准,而不是属于它的岛屿,但希腊以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则采用了另一种版本,将岛屿作为衡量标准。土耳其与希腊在东地中海的争端围绕着距希腊500公里、距土耳其海岸仅2公里的“卡斯特洛里佐”岛展开,以及阻止土耳其根据国际法从其专属区域中受益的因素展开。因此,土耳其拒绝签署联合国协议,同时,安卡拉在其认为根据海洋法规定属于土耳其的专属区域内进行勘探活动,并因此而受到了欧盟的制裁。

如果土耳其说服埃及签署一项偏向于土耳其愿景的海事协议,至少在“卡斯特洛里佐”岛问题上偏向土耳其,这将对其在东地中海的对手造成重大打击,并造成地区局势,迫使希腊在海上问题做出让步,特别是因为希腊在与意大利划定边界期间已经做出了类似的让步。这样的协议将确保土耳其摆脱水域封锁和区域孤立,也可能阻碍以色列东地中海(Eastmed)天然气管道项目,该项目是土耳其“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的竞争项目,后者旨在将 310 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从阿塞拜疆输送到欧洲,以色列的天然气管道项目挑战了土耳其成为区域能源中心的雄心。至于埃及,鉴于其依赖液化气出口,理论上不会受到管道竞争的伤害,但将从阻碍以色列项目中间接受益。

谈及经济问题,经济利益在过去八年中幸免于两国之间的冲突影响,因为埃及政权无视议会呼吁取消与土耳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要求,去年一月达成的这项协议,实际上相当于免除土耳其商品的关税。反对该协议的埃及批评者认为,这项协议完全有利于土耳其出口商,而以牺牲埃及工业为代价。两国之间每年的贸易额接近 50 亿美元,而且预计还会增加。与此同时,埃及与利比亚共同成为土耳其向非洲出口物流中心的侯选国,这是安卡拉希望将其产品转移到总人口约 10 亿的 53 个非洲国家计划的一部分,这项计划一方面有助于埃及向非洲南部扩展计划,但如果埃及也决定将其产品出口到非洲大陆,则可能会引发与土耳其的商业竞争。

两国有限和解与有限收益

尽管如此,目前仍有许多因素阻碍了埃及和土耳其两国政权形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尽管存在着重要领域推动两国接触。首先,当然是意识形态差异,这体现在土耳其对政治伊斯兰教的支持以及在其领土上接待穆斯林兄弟会领导人,而埃及则完全镇压这一趋势。在两国首都之间多年的媒体争吵之后,塞西和埃尔多安之间也存在明显的个人恩怨。因此,通过最近的谈判达成两国双赢的方案似乎很困难。东地中海问题是土耳其与埃及会谈的首要任务,埃及提出了安卡拉尚未接受的“困难条件”。而据沙特“阿拉伯之家”网站援引埃及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开罗坚持让塞浦路斯和希腊加入与土耳其就海上边界划定进行的任何谈判,并表明不希望与那些与其保持良好关系的国家发生冲突,如果埃及与土耳其达成的协议至少可以切断与希腊的海域,那么关系当然会变得紧张。

否则,埃及与土耳其签署的海事协议将扩大土耳其的专属经济区,并支持土耳其成为区域天然气贸易中心的计划。这意味着从长远来看,两国之间拥有相同的目标。自埃及于 2019 年年中宣布实现天然气自给自足以来,竞争已经开始,但埃及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计划于 2025 年投入使用的以色列东地中海管道项目也威胁到开罗的雄心和努力。事实上,土耳其与其邻国之间正在进行的一系列和解,可能会促使土耳其与以色列在能源领域的和解,这对埃及造成的威胁将超过土耳其单独进入竞争所带来的威胁。以色列能源部长已经在这方面提出了要约,直到现在,安卡拉都对此给予无视。因此,埃及最终会更愿意积极与土耳其打交道,而不是造成损失,以利于特拉维夫。

有关利比亚问题,两国之间在不受关注情况下达成了谅解,这有助于就苏尔特市(位于利比亚中部)达成停火协议,此前,安卡拉支持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击败了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武装部队。因此,预计利比亚过渡阶段事态发展可能为两国的协调打开新的视野,但由于多个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重建问题,这也将在利比亚领域内埋下两国冷战的种子,而利比亚重建问题一直是埃及政府近年来的优先事项,埃及希望向利比亚派遣 200 万工人和大约 500 家公司,这些雄心将与安卡拉想要分得一杯羹的愿望相冲突。

从安卡拉角度来看,这种和解的长期战略目标在于寻求弥补其在阿拉伯世界中心国家失去的政治影响力,并巩固其军事行动的合法性,特别是在东地中海地区的行动。至于利比亚,土耳其总统发言人表示,与埃及的和解有助于结束利比亚战争,而土耳其希望清除哈夫塔尔武装力量并撤离所有的雇佣军,但保持土耳其在利比亚的军事存在,这是土耳其代表团最近访问埃及期间向开罗明确表达的信息之一,土耳其外交部长在柏林对此进行了证实,但埃及对此强烈反对,理由是开罗不希望在一个被认为是埃及直接领域国家内存在土耳其军事影响力,再一次,和解为协调、谈判和理解打开了视野,但两国在许多相同问题上都希望拥有影响力,这种竞争关系约束了和解的可能性。

最后,埃及不能忽视土耳其寻求和解的迹象,这强化了其形象,即安卡拉鉴于既成事实最终被迫与埃及相处,此外,埃及与海湾国家关系的稳固性开始受到海湾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分歧的影响,这使得开罗受益于对各方的开放,拥有尽可能多的外交沟通渠道和途径来解决区域问题。有限的和解也给开罗带来诸多好处,包括取消土耳其对埃及参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活动的禁令,向的黎波里利比亚政府施压要求重新开放埃及大使馆、在重建问题上获得满意的答案,当然,还有土耳其对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埃及反对派施压。作为回报,预计安卡拉很快将要求埃及政府限制土耳其反对派运动居伦运动(Fethullah Gulen)在埃及的活动。鉴于此,两国都有足够动力进行和解,但双方都清楚地知道,两国之间和解的道路仍然布满荆棘,尽管和解迹象日复一日地积累起来,但塞西和埃尔多安握手言和的场景仍然遥遥无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长篇阅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