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战争十年后 世界从中汲取的10个惨淡教训

伊德利卜农村的难民营(半岛电视台)
伊德利卜农村的难民营(半岛电视台)

爆发十年后,恐怖的叙利亚战争从头条新闻中消失了,此前,西方国家犹豫不决参与其中,俄罗斯人忙于支持“罪恶”政党,而地区国家干预叙利亚战争是为了自私地维护其狭隘的短期利益。

英国《卫报》资深撰稿人西蒙·提斯代尔(Simon Tisdale)在文章开始谈及了上述观点,并在文章中对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冲突局势进行了分析,作者表示,结果是“陷入僵局”,近乎冷酷的冲突,其特点是断断续续的暴力、深深的痛苦和战略冷漠。

提斯代尔表示,美国和欧洲政治人物和西方公众通常将他们的注意力从这场冲突中转移,与此同时,俄罗斯在支持错误政党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而伊朗、以色列和土耳其等国家介入叙利亚战争主要是为了捍卫自己利益。

根据提斯代尔说法称,尽管如此,彻底停止战争的这种失败仍然对国际安全、民主价值观和法治具有严重的长期后果,更不用说对叙利亚公民产生的影响。

作者表示,无论此事与人类苦难、难民、战争罪行、化学武器有关,还是与恐怖主义有关,叙利亚战争的多重和有毒遗产是全球性的、有毒的和持久的。

提斯代尔强调称,叙利亚战争是一场全球战争,并表示,十个理由表明十年来持续的痛苦和混乱已经给其他所有人带来了伤害:

一,平民苦难

自2011年3月至今,估计失踪和被杀平民数量相差很大,从大约11.7万至22.6万,但这一现代杀戮领域的广泛范围无可争辩。联合国本月报告称,“被任意拘留在叙利亚的成千上万平民仍被强迫失踪,在拘留期间,成千上万其他人遭受酷刑、性暴力或死亡,”更不用说叙利亚经济和城市遭受的破坏,以及1200万人面临的饥饿和贫困灾难。

在列出上述信息之后,提斯代尔对此评论称,“也许这样的统计数字已经丧失了引起预期冲击的能力,但仍然具有全球意义的基本伦理问题是:为什么允许这种屠杀继续下去?”

二,难民

自战争开始以来,叙利亚有超过一半人口(2200万)流离失所,其中约有660万人在国外寻求庇护,而数百万人发现自己被困在伊德利卜冲突力量之间,与此同时,欧洲的极端权利及其对移民的偏见正日益引起人们的同情,死亡每天继续到达欧洲海岸。作者对此提出质疑称:我们如何才能继续承担这一责任?

三,有罪而不罚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及其助手被指控犯有各种各样的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他们经常(非法地)用杀人机器对准平民、救援人员、卫生工作者和医院,但应对他们进行审判的国际刑事法院,被俄罗斯使用其否决权所束缚。

四,化学武器

叙利亚政权频繁使用违禁化学武器以对全球条约提出了挑战,并在国际上产生了严重影响,其中最重要的是严重削弱了1993年《化学武器公约》。

五,ISIS组织

战争的永恒受益者是ISIS组织,该国于2014年入侵叙利亚和伊拉克部分地区,尽管国际联盟最终压制了ISIS组织,但这种意识形态启发了全世界的反西方圣战组织,西方国家对ISIS组织重返的回应仍然是危险的局部回应。

六,俄罗斯和美国

这场战争标志着中东力量平衡从美国到俄罗斯的明显转移。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拒绝进行军事干预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抓住了这次机会,迅速营救了阿萨德,此前,联合国领导的和平进程于1月崩溃,拜登政府似乎认为挽救叙利亚已为时已晚,如果他找到可以纠正这个错误的人,那就太好了。

七,阿拉伯之春

西方国家最初对在2010年至2012年之间推翻突尼斯、巴林、埃及、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独裁者和专制政权的尝试表示同情,但伊斯兰主义者的介入使得西方撤退,全球民主是最大的失败者,而叙利亚体现了这种损失。

八,土耳其

土耳其军队驻扎在边境地区,以防止难民进一步涌入,并阻止叙利亚政权对伊德利卜的袭击,但其也可以阻止库尔德人的自治,例如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发生的事情。叙利亚的泥潭破坏了安卡拉与美国、北约和欧洲的关系,这引发了一个问题:谁让土耳其输了?

九,以色列与伊朗

以色列担心伊朗革命卫队和效忠德黑兰的武装力量在叙利亚和黎巴嫩集结,其对与伊朗有关的目标进行了数百次空袭。至于以色列和伊朗,叙利亚已成为多场冲突的高级战区,这两个国家并不在于叙利亚人民的福祉,大马士革的长期衰弱对这两个国家有利。

十,联合国的失败

未能结束叙利亚战争严重破坏了国际机构,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已经严重丧失其信誉,此外,联合国为实现和平所作的努力也受到了严重破坏,尽管如此,如果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大国”真得想要制止冲突,就可以这样做,但这些国家并没有尝试结束叙利亚战争,这是叙利亚战争的“最可耻遗产”。

来源 : 英国《卫报》

相关文章

新一轮叙利亚谈判今天在俄罗斯黑海度假胜地索契启动,谈判在“阿斯塔纳机制”框架内进行,议题涉及政治、人道主义和军事问题,包括宪法起草、伊德利卜局势和难民危机。

2021年2月16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