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霸权”:土耳其如何挑战俄罗斯在中亚的强势地位?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 (半岛电视台)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 (半岛电视台)

在伊斯坦布尔的古老旅游区拉莱里,成千上万张混合着土耳其人与亚洲人特征的面孔吸引着路人的注意,但是,更引人注意的是他们保留在彩色石头铺成的街区道路上的日常活动。这些外国人大多都是商人,他们将廉价的土耳其商品堆放在箱子中,并准备通过廉价货机完成货物运输,或者是选择路过的大巴进行运输,以节省部分资金。

事实上,土耳其有很多商品供这些商人带给他们位于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国家和地区的亲戚,其中包括廉价的衣服、皮包及其他让购物者翘首以盼的商品。但是,土耳其与这些国家之间的关系,已经远远超越了这些简单的商业活动——从巨额的商业投资和庞大的能源项目,到大学、宗教学校以及文化服务机构,土耳其的软实力在中亚以突厥民族为主的国家内表现得非常突出。土耳其人希望通过他们与该地区人民之间存在的民族根源、共同文化和密切的历史联系,扩大土耳其在这些国家内的外交、政治和经济影响。

土耳其一直非常重视成为该战略地区内具有影响力的参与者——该地区的人口超过2亿,共同生产总值接近2万亿美元,地区领导人渴望摆脱前苏联的阴影,并建立独立的国家身份、执行自由的经济政策,但是,让该地区对土耳其而言尤为重要的是,它与能源安全之间的紧密联系,此外还有推动双方发展紧密合作的、政治和安全层面上的大量共同挑战。

土耳其的软入侵

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阿尔马兹别克·阿坦巴耶夫(右)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尽管存在古老而深厚的文化纽带、语言和共同的民族血统,但是俄罗斯在前苏联时期对该地区长达一个世纪的统治,却阻止了土耳其与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发展。当苏联于1991年解体之后,人们曾期待土耳其能够在该地区对抗俄罗斯的过程中发挥作用,但是俄罗斯对该地区的控制力仍然很强,而土耳其也不得不应对包括经济问题和镇压叛乱在内的一系列非常紧迫的国内问题。因此,尽管土耳其是第一个承认中亚国家独立的国家,但它却忙于国内事务,无暇对外展开积极的外交活动。

即使是到土耳其开始复苏之时,由于在该地区拥有霸权的俄罗斯人的竞争仍然存在,土耳其想要在该地区建立重要关系的任务也绝非易事,但是,在苏联解体30年之后,土耳其人利用俄罗斯影响力的减退而悄悄地进入了该地区,并最终得以在中亚各国找到立足点,以不断提升自己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这项转变的出现正值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2002年在土耳其的上台与崛起,与此同时而来的还有该国外交政策的根本性变化,其中包括重新评估该国在中亚地区的定位,而这也是土耳其扩大它与其他存在紧密的民族和文化联系的国家关系的宏大计划的内容之一。在2009年,土耳其与中亚国家领导人在阿塞拜疆举行会晤并签署了成立“高级别战略合作委员会”的条约,以加强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利益,而该委员会也成为这些突厥民族国家在历史上自发建立的第一个联盟

2012年成立的“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

当土耳其通过2019年宣布的“新亚洲”特别倡议,明确表示将优先考虑它与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之后,这种势头在近年来不断发展并获得了更强大的动力,随之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外交活动,以及土耳其在地区国家内注入的巨额经济投资——从土耳其大型公司实施的重大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到活跃在经济各个领域内的数千家土耳其小型公司,这些经济活动使土耳其与地区国家之间的贸易额在2019年增加至85亿美元。而在文化方面,由土耳其政府资助的学校已经成为了中亚国家学生的首选,而高校的情况也同样如此——随着中亚大学协会的成立,地区许多最负盛名的大学纷纷加入其中。

土耳其与地区的联系不仅仅限于经济和文化方面,而且还已扩展到安全和政治领域。在这个领域内,土耳其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长期存在的冲突中予以阿塞拜疆的有力支持,便是土耳其与周边亚洲国家之间军事和安全关系深度的最佳证明。在去年秋天爆发的纳卡地区冲突中,土耳其的火力和无人机在帮助阿塞拜疆收复大部分被亚美尼亚占领的领土,并改变南高加索地区力量平衡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总体而言,土耳其通过双边防御计划,为来自中亚国家的数百名军事人员提供了安全培训和军事援助,并积极参与该地区许多国家的军队现代化项目。

俄罗斯的“软肋”

随着土耳其影响力在中亚地区的不断发展,它在这片由俄罗斯占据优势的土地上进入了一场艰难的竞争。当俄罗斯意识到土耳其在该地区采取的战略行动之后,它也已采取了部分措施以保持并增强自身影响力。该地区的大多数国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都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的成员国,因此,俄罗斯事实上拥有加强其在该地区存在所必要的政治掩护。

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召开峰会

为了提高在该地区的军队战备力,俄罗斯于2020年在其位于吉尔吉斯斯坦的军事基地内部署了无人机,并在该基地内部署了两架配备了先进防御系统的米-8MTV5-1直升机,这款直升机还拥有特殊的夜视瞄准系统,以方便其在低空飞行,并在非专业的地点安全起飞和着陆,另一方面,俄罗斯还对该基地内的导弹防御系统进行了现代化改造。而俄罗斯在塔吉克斯坦的军事基地也得到了先进的S-300导弹防御系统。

上述的军事行动引起了人们对俄罗斯动机的猜测,俄罗斯的这些行动乍一看是源于将地区国家纳入其势力保护范围的传统思想,而俄罗斯也的确自2012年起就已开始加强其在地区内现有的军事基地和其他相关的军事力量。同时,它还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框架内,以各种方式对该地区的军队提供支持,例如军售、联合军事演习和军事训练计划等等。

在历史上,俄罗斯往往通过所谓的保护“软肋”政策来洗白其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军事影响,而该政策认为,中亚国家的领土经常被那些希望以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为目标的势力作为跳板,其中包括与之竞争的力量以及反对莫斯科的武装叛乱组织,因此,俄罗斯必须在这些国家内积极派驻武装部队,以防止俄罗斯领土受到武装冲突蔓延的侵害,甚至是来自冲突激烈地区的武器和毒品走私的威胁,例如邻近的阿富汗。

但是,鉴于今天的中亚国家已经享有更为稳定的安全环境,俄罗斯相关军事部署的背后显然存在不同寻常的原因,并且肯定超出了对俄罗斯边界构成直接安全威胁的借口。其中最有力的证据是俄罗斯尽全力在该地区领土及领空内部署的防御和武器系统,而这些系统最初的设计目的并不是应对这类传统威胁。此外,鉴于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的最新进展,部署在该地区的俄罗斯部队仍然无法实施有效的干预,以防止发生任何可能威胁俄罗斯周边安全的重大地区冲突。

那么,俄罗斯最近在中亚地区的军事部署,便很可能与那些希望在该地区站稳脚跟的地区大国发起的竞争相关。而这种竞争似乎不仅仅限于土耳其,因为俄罗斯主要担心的是中国在中亚地区不断提高的影响力,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正是受到很大影响的国家,与此同时,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也在寻求发展俄罗斯霸权范围之外的技术关系,并将中国视为潜在的重要合作伙伴。

俄罗斯已经意识到,它为地区国家经济发展作贡献的能力正日益下降,并且无力在援助、融资和投资方面与实力雄厚的中国进行竞争,这种现状加剧了俄罗斯人对中国影响力的恐惧。此外,在基础设施状况不佳以及急需其无法独自承担的重大投资的情况下,俄罗斯在该能源丰富地区对天然气生产和出口业务所拥有的霸权也面临着威胁,而这也给中国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该地区带来了充满希望的机遇,而中国也渴望利用其自然资源、商业过境点和大型市场来推广中国的商品,因此,中国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中亚地区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这却引起了克里姆林宫的警惕,因为它认为,扩大经济影响,往往只是扩大包括安全和军事领域在内的其他领域内的存在的序幕。

数据为这个事实提供了一些证据。例如,在2016年-2020年期间,中国对塔吉克斯坦的武器销售份额增加至18%,而这项比例在2010年-2014年期间仅为1.5%,还在该国非公开地建立了军事设施。此外,还承诺为阿富汗附近的杜尚别边境保护行动提供支持,包括提供军事设施和设备,从而引起了俄罗斯的不满。克里姆林宫希望传达出来的信息非常明确,那就是俄罗斯仅仅能够容忍其在中亚地区的经济扩张,而不会对将这种经济存在转化为军事影响的企图视而不见。

美国:寻求立足点

在这场激烈的竞争之下,俄罗斯如今已开始对其在中亚地区不断减弱的影响力进行密切的审视,并将自己定位成冲突期间潜在的调停者与和平制造者,同时还是区域稳定的保障者。在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似乎并不反对与新的竞争对手土耳其展开合作,并接受土耳其作为该地区潜在的合作伙伴,只要此举能够帮助自身遏制中国的影响力和伊朗的行动,因为较土耳其而言,这两个国家让俄罗斯产生了更多的担忧。

但是,尽管俄罗斯和土耳其拥有共同的利益,但是从历史和地理的角度来看,两国仍是地缘政治上的竞争对手。从战略层面而言,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国,它与美国和西方所拥有的共同政治与安全利益,远远大于它与俄罗斯之间的共同利益,尽管近年来它与欧美国家之间的关系尚未达到最佳状态。鉴于这些事实,俄罗斯当然会将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存在视为对其影响力的长期威胁——哪怕这并不是目前最为紧迫的威胁。另一方面,土耳其在中亚地区不断增长的影响力,可能也为美国在俄罗斯势力霸占的地区取得根本性的突破而提供了宝贵的机会。

数十年来,克里姆林宫对这些前苏联国家的牢牢掌控,使得美国无法在中亚地区建立任何有意义的关系,而该地区对美国却至关重要,因为它处于美国最强大的两个竞争对手——俄罗斯与中国——之间的地理缓冲区域。尽管美国在2002年之后已于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建立了军事基地,以辅助它在阿富汗境内的军事行动,但是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仍然非常有限,它的侧重点主要是确保能够长期进入地区的基地和军事设施,以应对阿富汗在当前和未来可能产生的安全威胁。

因此,土耳其为美国提供了一个机会,以在这个它长期想要突破的地区得以存在。尽管土耳其距离取代在该地区根深蒂固的俄罗斯或该地区的主导经济参与者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美国的支持将使土耳其有信心在相对长远的时间内,在这个重要的地理位置上取得进一步的进展。土耳其与美国之间可以通过有效利用软实力工具来进行合作,而这种合作将能够建立强大的战线,以抗衡俄罗斯与中国在当地强大的影响力。

此外,中亚地区当前的政治环境也为这种潜在的合作取得成功提供了真正的机会。该地区的各个国家希望改善其经济状况,将军队现代化,并发展基础设施、提高能源生产和传输的资本,同时,这些国家内的人民又希望接受西方的民主价值观及其政治领导结构——尽管其程度不同。他们希望能从俄罗斯的旧势力中解放出来,并在世界政治舞台上保持一定程度的独立性,鉴于克里姆林宫手中的传统底牌已经失效,我们不难预想中亚地区即将面临一种新的地缘政治秩序,从而使该地区自前苏联解体之后的30年内所处的根深蒂固的状态第一次受到挑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土耳其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卢在上周参与电视节目期间展示了部分文件与证据,表明一位来自土耳其人民民主党的议员,曾保证让一名库尔德青年加入恐怖主义阵营。但此事发生在人民民主党成员身上并不奇怪,因为该党与库尔德工人党之间的密切关系在土耳其无人不晓。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