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以色列试图诱使伊拉克实现关系正常化?

2021年9月24日对于伊拉克犹太人、美国公民活动家约瑟夫·布劳迪来说并不寻常,这一天,他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土地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布劳迪承认自己曾在2003年与美国军队讨论过在伊拉克的工作机会,并没有否认走私从伊拉克博物馆劫掠的古代圆柱印章。布劳迪还是“和平交流中心”的创始人和负责人,花费了几十年时间推动阿以关系正常化。这次,他动员了300多名伊拉克人参加在埃尔比勒举行的会议;期间,与会者表达了对伊拉克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希望。

布劳迪不太在意参与者可能会被逮捕,或者受到武装团体的死亡威胁,甚至是失去工作。伊拉克寻求我们的帮助。” 他说:“我们知道这会引起巨大的争议和强烈反对,但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想在伊拉克这样做的人向我们寻求了帮助。”

无论如何,这次会议记录了伊拉克前所未有的罕见公开表态。除了此前埃及和约旦与以色列签署的“和平协议”之外,去年,阿拉伯人还和以色列人签署了四项正常化协议,阿拉伯世界近一半人口生活在与以色列有公开外交关系的国家。布劳迪和以色列人意识到,正常化进程中最大的地缘政治奖品将是巴格达,一个有着反以色列民族主义和泛阿拉伯历史的土地,以及受以色列敌对者伊朗影响的礼物。

埃尔比勒会议:“黑暗中的一枪”

在埃尔比勒会议上,一位伟大的伊拉克拉比的后代——布劳迪置身于会议布置和浮夸细节之外,眺望着数十名穿着传统服饰的伊拉克人坐在豪华酒店餐桌旁的景象。具体来说,布劳迪正在研究神职人员、大学教授和伊拉克青年会产生什么样影响,他们第一次以清晰的声音表达了对新伊拉克的渴望,在新世界,所有人都与“邻居”和平相处,即使如今的伊拉克仍然将“宣传犹太复国主义”定为犯罪,并对违反者施加惩罚,甚至死刑。

布劳迪所说的“探索性外交”在这次定性会议上首次取得成果。此前,“和平交流中心”的代表在伊拉克推动了一场存在两条不同轨道的宣传运动,其中一个是“易卜拉欣协议”轨道,它打开了该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大门,另一个是拒绝正常化,这意味着冲突和不稳定的继续,黎巴嫩和叙利亚等国就是这种情况。

维萨姆·哈尔丹

我们可以看看谢赫维萨姆·哈尔丹的例子,在会议参与者受到威胁后,他现在在库尔德斯坦受到保护。哈尔丹是正常化活动的主要参与者,他与同伴一起动员巴格达、尼尼微、巴比尔、萨拉赫丁、迪亚拉和安巴尔共7个省的公民参加此次会议,并说服他们加入布劳迪推广的第一条轨道。

哈尔丹对会议当天上午《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并不感到满意;文章呼吁与以色列实现正常化,并赞扬了这样做的阿联酋。他在会议上发表的讲话中指出,“伊拉克必须承认以色列,否则它会变得像黎巴嫩那样,被民兵完全吞没”,这是对伊朗支持的敌视以色列的团体的暗示。 在他之后,伊拉克文化、旅游和文物部高级研究员萨哈尔·泰伊对与会者说:“为了地区和平,承认以色列是友好国家是必要和不可避免的。我们希望与以色列和平相处。”

总而言之,埃尔比勒会议参与者所产生的结果,对于支持以色列的美国压力团体和研究机构来说是一项巨大的成就,甚至对多年来举行类似会议的以色列自己来说,都是一项没有想到的成就。他们认为现在是时候将“与以色列实现和平”作为伊朗对伊拉克霸权的替代方案,尤其是在伊拉克试图摆脱伊朗的影响并恢复与阿拉伯国家关系的情况下。会议组织者混合了支持恢复伊拉克犹太人权利的伊拉克群体,以及规模较小且更具争议性的希望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群体。

埃尔比勒会议揭示了以色列人对伊拉克和获取宝贵的关系正常化的诸多希望。会议结束后,以色列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立刻在推特上说,“数百名伊拉克公众人物,逊尼派和什叶派,昨天聚集在一起,呼吁与以色列和平相处。这个邀请来自下层,而不是来自上层,来自人民,而不是政府。承认伊拉克犹太人遭受的历史不公正尤为重要。以色列向和平伸出了手。 ”外长亚伊尔·拉皮德也在会后表示,“伊拉克的会议是希望和乐观的源泉,以色列一直在寻找扩大和平圈子的方法。”

(社交网站)

在雷达之下:以色列和伊拉克之间的关系

自从以色列于1948年宣布建国以来,伊拉克迅速与它决裂,而伊拉克犹太人则受到政府的压力,要求他们放弃公民身份并离开该国。以色列人没有忘记伊拉克历史上发生的一切,1948年和1967年,政府派军队与占领国作战,萨达姆·侯赛因政权于1991年初(海湾战争)向以色列多个地区发射了43枚“飞毛腿”导弹,特拉维夫首当其冲。

然而,与库尔德地区的关系长期以来一直吸引着以色列人,他们认为库尔德人不是阿拉伯人,可以就共同利益与他们会面。但这只是通过一小部分从伊拉克移民到被占领土的库尔德犹太人,他们多次尝试联系原来的家园,在过去几年中形成重要的联系。尽管以色列人(单方面)支持库尔德人的事业,希望有一天能得到回报,但在萨达姆·侯赛因当政期间,此事从未超出个人与家庭联络的直接界限。

美国入侵伊拉克后,以色列的示好开始结出硕果。在阿以战争结束,通往美国之路途经以色列,而占领国本身已成为该地区关键的军事和情报大国后,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地区的自治政府为获得这些优势,与以色列进行了有限的合作。例如,尽管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和巴格达之间就库尔德石油的单一出口渠道存在众所周知的争端,但以色列在2015年宣布每年从该地区进口1900万桶石油。此外,当时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支持该地区通过2017年的公投独立。尽管库尔德斯坦从一些石油收入和以色列训练“佩什梅格”(库尔德武装力量)的军事专业知识中受益,但它没有与特拉维夫交换公开的热情,并在这方面坚持阿拉伯和伊拉克的红线。

2018年5月,占领国在脸书上建立了一个名为“伊拉克方言中的以色列”的Facebook页面,目的是“在以色列和伊拉克人民之间建立沟通和实现富有成果的对话,展示以色列的真实面貌”

但以色列从未停止尝试。2018年5月,占领国建立了一个名为“伊拉克方言中的以色列”的Facebook页面,旨在“在以色列和伊拉克人民之间建立沟通和实现富有成果的对话,展示以色列的真实面貌”。2019年,以色列还将伊拉克从包括黎巴嫩、叙利亚、沙特阿拉伯、也门和伊朗在内的“敌对国家”名单中删除,并签署了授权与巴格达进行贸易往来的法令。

然后,以色列与伊拉克和解的努力于2019年1月开始取得成果。当时有消息称,由15名政治和宗教人士组成的3个伊拉克代表团秘密访问了特拉维夫,会见了以色列政府官员和学者,并访问了特拉维夫,参观了纳粹大屠杀遇难者纪念碑。伊拉克驻华盛顿大使法里德·亚辛在“阿拉伯文化与对话中心”举行的座谈会上发表的声明,使事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他说,“在伊拉克和以色列之间建立关系有客观的理由。”这让亚辛受到了伊拉克官员做出的激烈回应。

另一方面,伊拉克世俗党派乌玛党领袖米塔尔·阿卢西成为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最重要倡导者。阿卢西正在与占领国进行第一轮关系正常化访问。伊拉克议会前议员在阿联酋与以色列签署正常化协议后表示,“伊拉克需要走出战争和极端主义的阵营,摆脱伊朗霸权及其对什叶派宗教政党的操纵,这将损害伊拉克的利益,我们需要建立安全稳定,并在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情况下,发展与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政治合作。”

米塔尔·阿卢西是伊拉克世俗党派乌玛党的领导人,他是与以色列实现正常化的最重要倡导者之一

美国祝福伊拉克正常化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伊拉克埃尔比勒会议召开的同一天说,“美国将努力支持和扩大‘易卜拉欣协议’。”当然,美国认为扩大承认以色列的地区范围是为了实现重要而古老的战略目标,其中最重要的是形成有助于孤立伊朗的地区联盟。

那些寻求实现伊拉克和以色列之间关系正常化的人以巴格达需求投资和资金,弥补石油收入的急剧下降,使对这个多年来经济枯竭的国家的投资增加为由。伊拉克一方面缺乏流动性,另一方面失业率上升至36%,这导致三分之一的伊拉克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所有这些原因促使伊拉克青年在2019年10月走上街头,谴责悲惨的经济状况和猖獗的腐败,这些事态发展诱使一些人相信与以色列的正常化一方面将带来以色列、美国和海湾地区的经济利益,另一方面,有助于减少伊朗的作用,后者是当前伊拉克政府议程上的一个目标关键。

尽管如此,伊拉克作家和政治分析家伊亚德·杜莱米认为,伊拉克还没有准备好采取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步骤,因为伊拉克需要一个不受地区影响(尤其是伊朗影响)的清晰、稳定和独立的政治体​​系,他说:“该国需要一个能够采取这种措施的政治体系。今天在伊拉克,有几种力量控制着其政治和主权决定,这些力量相互交叉,并不和谐,有时甚至是相互斗争的,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同意正常化这样的步骤。从这里来看,正常化似乎不合逻辑或遥不可及,即使是在埃尔比勒举行的混蛋会议上,每个人都否认了这种可能。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考验伊拉克民心和统治者的过程,而且统治力量宣布他们反对正常化。”

埃尔比勒会议呼吁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半岛电视台)

根据杜莱米的说法,尽管伊拉克公民遭受着种种苦难和整体生活水平的恶化,尽管存在与占领国实现关系正常化可能有助于改善伊拉克公民状况的各种传言,尽管一些人称向以色列示好是为了逃离伊朗使许多对伊朗干预感到厌倦的人勉强接受关系正常化,埃尔比勒会议的唯一好处是彰显了伊拉克民众对此类事件的压倒性拒绝。

然而,这并没有发生,埃尔比勒会议后的骚动证明,无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伊拉克的民族常数都不会轻易触及此事,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合作受到前者对有限利益渴望的制约,尤其是它实际上从与伊朗、土耳其、海湾和欧洲等地区各方的关系中获得了更大的利益,然后公开的库以关系正常化将成为一种负担和毫无意义的噪音。

归根结底,正常化仍然是伊拉克的政治和社会禁忌,尽管2003年后的政权中少数人有这种愿望。每个人现在都意识到重新定义与地区和国际大国的关系,对巴格达和库尔德斯坦而言,是建立稳定和繁荣的政治和经济体系的真正关键,而不是向以色列讨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而需要研究人员拿出勇气的最重要领域之一,就是以色列在构建阿拉伯世界、阻止阿拉伯人民自决命运以及建立民主经验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评论作者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4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