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高于健康:食品公司如何控制我们的营养系统以提高收益

我们对食物的观念在不断发生变化——尤其是在最近几十年内,我们的饮食也在随之发生变化。从无脂肪食品到以健康脂肪为基础的生酮饮食,从低热量饮食到对蛋白质的痴迷,商店货架上的商品一直反映着这种变化,但不变的是食品公司赚取的巨额利润——他们一直都知道如何利用我们的观念并加以调整,旨在获取更多的利润。

当我们担心脂肪的时候,公司已经准备好了大量的低脂产品,从而给他们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当我们开始担心糖的时候,货架上又已经摆满了低糖零食。这些情况这让我们产生了怀疑:他们是在帮助我们建立健康的观念,还是仅仅希望提高产品销售额以从中获得经济利益?食品行业又是如何盈利的?

无辜的糖

在上世纪50年代,随着冠心病的蔓延,科学研究的趋势也开始转向研究这些疾病与快餐中的糖与脂肪消耗之间的联系。“糖研究基金会”在1965年发起了一项冠心病病因的研究项目。

这项研究的成果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并指出脂肪和胆固醇是造成这类疾病的主要原因,但另一方面,它又低估了将糖与这些疾病联系起来的证据的重要性,此外,这项研究也没有透露该基金的资金和作用对研究结果的影响。

在上世纪70年代,制糖业也发起了一项旨在降低蔗糖危险性的研究计划,这项计划怀疑脂肪才是造成冠心病的罪魁祸首,这样一来,脂肪就成为了造成这种疾病的唯一问题,低脂肪产品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法进入了市场,而这些公司也在继续盈利。

蛋白质热潮

随着蛋白质对健康的重要性在近期不断显露,以及对其作为危害最小的安全食品的需求不断增加,再加上当前出现的一种对素食的痴迷,各大公司开始扩大使用先进技术以生产植物蛋白。在这样的情况下,达能公司收购了“WhiteWave”公司,以制造美国最为畅销的豆奶,而联合利华与荷兰瓦赫宁根大学也合作研究出利用细胞增殖生产类似肉类质地的蔬菜条。

此外,加州的“Impossible Foods”公司使用植物制作的汉堡在味道和营养价值上已经堪比肉类,预计它在今年的月产量将接近50万公斤。而到明年,肉类替代品市场的总价值也预计将达到49亿欧元。

加拿大的市场研究显示,仅在过去10年内,希腊酸奶的销量就翻了一番,花生酱的销量在2013年至2018年间增长了65%,而蛋白质补充剂的同期销量也增长了4倍。

在这样的背景下,“英敏特”市场研究公司(Mintel)进行的一项名为“蛋白质狂热”的研究发现,近四分之一的北美人愿意为富含蛋白质的食物而支付更多的费用。如今已经能够购买富含蛋白质的能量棒了,而在过去,它们只是登山者方便携带的专用食物。

食品公司是否在塑造我们的观念?

蒂姆·斯佩克特:《一匙食物:为什么我们对食物的了解往往是错误的?》

这将我们引向了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这些公司真的控制我们的食物体系以实现其利润最大化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蒂姆·斯佩克特在他的著作《一匙食物:为什么我们对食物的了解往往是错误的?》中指出,除了资助大量的营养研究之外,跨国食品公司还通过捐赠和赞助等方式对营养专家施加影响,那么,是什么影响了我们接收到的信息的可信度?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营养专家凯瑟琳·科利尔顿进行的一项研究证实了这一点。凯瑟琳证实,食品行业的公司致力于影响食品和公共卫生政策,以实现他们的经济利益,进而还会资助某些领域内的研究,有时是为了将公众的注意力从与不良健康结果相关的产品上移开。她还表示,部分研究人员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是多么容易受到利益冲突或无意识风险偏见的影响,而这些东西会对他们的工作产生负面影响并损害他们的名誉。

既然食品企业赞助与食品相关的科学研究可能会导致偏见,并引起专业人士与媒体届的担心,但是关于如何预防或管理研究人员之间以及资助营养研究的公司和机构之间的利益冲突,国际上仍然没有达成共识,特别是鉴于政府对这项研究的支持非常薄弱。

我们的信息未经证实……而这就是目标

除了资助对有害食品的科学真相提出质疑的研究之外,食品、饮料公司和其他公司还宣扬这样一种信念,即只要得到了足够的信息,每个人最终都要为自己的消费决定而负责。烟草业提供了这种“个人责任”理念的经典案例: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决定是否吸烟,只要他们能够意识到其中的危害。但是,这种理念往往忽略了一个事实,即糟糕的个人决定,最终会让所有人都付出代价,而他们也许是父母、妻子或孩子,此外,为死者照料其留下的孤儿寡妇,也是在让整个社会买单。

不仅如此,行业大亨们正在投入他们的影响力与金钱来制造一种状况,即消费者只能访问不完整和不准确的信息。在美国医生迈克尔·赫歇尔·格雷格发布的视频中,他向我们展示了几十年来烟草公司如何成功地破坏了有关吸烟危害的科学证据,从而减少公众对健康问题的担忧,以换取营销他们的产品。此外,这位医生还阐明了烟草行业如何故意采用战略破坏吸烟者清楚理解吸烟造成的危害的能力。在最后,格雷格问道:食品行业是否同样如此?

事实上,我们被丰富的信息所包围,但我们缺乏工具来区分真与假、现实与夸大。我们在不完全了解其营养成分的情况下购买了包装好的食品,即使我们试图进行区分,食品行业也已经让我们花费了10亿美元,以建立易于区分好坏食品的“信号系统”。

蒂姆·斯佩克特 (Tim Spector) 在他的前一本著作中指出,食品制造商总是倾向于根据一般营养比例以当前形式标记产品成分,这为他们提供了极大的灵活性,避免了对过度加工食品的注意力的不断增长,并使我们对于所吃食物的了解和信息保持在低位水平。

对负责为美国超过100万名儿童提供营养教育的“Head Start”项目中的近200名教师进行的一项测试证实了这一点,在这181名教师中,只有4名正确回答了与营养知识相关的5个问题中的4题。与此同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无法回答哪种营养素所含卡路里最多的问题,其中54%的人员赞同一个观点,即很难知道关于营养的信息有哪些是可信的。

这将我们带向了英国考文垂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心理与营销》杂志上发表的一篇关于消费者混淆营养知识与进食行为的影响的论文,这篇论文指出,消费者无法区分可靠和不可靠的营养信息来源,这经常会使他们在相互矛盾的信息中感到沮丧和困惑,尽管他们重视摄入健康食品,但是信息的矛盾与不可信任迫使他们依靠食品广告和其他的商业来源来获取清楚的信息。

我们的困惑很正常

玛丽恩·内斯特尔:《食品政治:食品工业如何影响营养与健康》

纽约大学营养与食品研究与公共卫生系研究员玛丽恩·内斯特尔在其著作《食品政治:食品工业如何影响营养与健康》中指出,这了获取利润而争夺消费者的注意力并赢得他们的满意度,这会影响我们的健康。美国有充足的食物,食品行业努力说服人们摄入超出其需求的更多食物,而无视这可能会对他的健康和幸福产生什么样的负面影响。

玛丽恩·内斯特尔指出,食品公司在2000年实现了超过9000亿美元的销售额,这种成果将推动它们向官员施加压力以扩大市场,因此,它们也向儿童进行销售。内斯特尔强调,当涉及到食品的生产与大量消费时,战略决策往往是由经济利益所驱动的,而非基于科学的指导。因此,难怪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对需要摄入什么食物来维持健康处于“非常困惑”的状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2014年世界杯期间,德国医院的心肌梗塞病例数显着增加。足球是否对心脏健康构成威胁?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29日

1980 年代末,亨利·杰斯顿为他最喜欢的计算机爱好者杂志 Softtalk 撰稿,他形容自己是一个“不那么专业”的计算机用户,他很欣赏介绍性的杂志风格和通俗易懂的文章,尤其是对于像他这样的人而言,他最近购买了一台个人电脑,只是在学习编程,他用一个简短问题作为其信函结尾,“请注意,你有可以用于治疗眼睛疲劳的方法吗?”

Published On 2021年7月4日
更多医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