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中心和军事堡垒 为何马里布会决定也门战争的命运?

如今,也门战场的局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持续七年的自相残杀,既没有以当事方的失败和折断它的刺而告终,也没有成功的政治方案实现战争未能实现的目标,也没有任何国际努力将冲突转移到谈判桌上并达成各方一致认同的解决方案。因此,也门别无选择,只能在看不到明确结果的情况下继续战斗,直到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在这个阶段,忍耐下来的人将强加他想要的解决方案。显然,战争的持续时间已不再符合沙特支持的也门军队的利益,因为完全改变地面军事平衡非常复杂,战争从猛烈的攻击转变为绝望的防守。

自今年年初以来,被指控接受伊朗支持并于2014年9月起控制首都萨那以及人口最多的大部分北部省份的胡塞武装,最近几周开始了频率增加的猛烈攻击;旨在控制北部政府军的最后据点马里布石油省。马里布对胡塞武装来说非常重要,控制它意味着战争将在政治和军事上向他们倾斜。沙特方面也认为当前的战斗对它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它的失败意味着阿拉伯联盟在也门的作用结束,这使得在未来的谈判中很难获得任何战略收益。

七年的战争

胡塞武装向马里布进军 (半岛电视台)

无论如何,马里布不是也门的第一个问题。该国经历了大约7年的长期战斗,超过233000人被夺走生命,80%的人口(约3000万人)依赖支持和援助,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高级专员表示,也门目睹了当今世界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虽然2011年2月的也门革命是为了建立一个当时革命者梦寐以求的稳定和民主的国家,但也门在激烈内战的影响下四分五裂,分裂成几个敌对的小国。

在北部,胡塞武装控制了22个省中的12个;在俯瞰红海的西南地区,由已故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的侄子“塔里克·萨利赫”领导的联合部队控制着沿海地带的战略要地塔伊兹省和荷台达省;南部过渡委员会控制着亚丁市(临时首都),它是一个非官方机构,于2017年在阿联酋的支持下成立。至于即将卸任的也门政府,它仍然控制着该国最大的地理区域,但大部分都是位于太平洋东部的沙漠地带;而沙布瓦省和哈德拉穆特省名义上属于亚丁,但在南部过渡委员会的全面控制之下。

分歧以及军事和安全动荡正在困扰着胡塞武装控制之外的地区,更不用说也门和沙特政府之间隐藏的政治分歧了。虽然房地产市场蓬勃发展的首都萨那的街道似乎几乎没有受到冲突的影响,但这里的平静清楚地解释了为什么胡塞武装选择了战争而不是和平的道路,以及近年来他们的战略如何从防御转向攻击,利用沙特对也门军队支持的下降,以及在几场战斗中空中支援的缺乏。自2020年初以来,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重点是将战斗从山区转移到城市,这一战略似乎已经扭转了力量平衡。

也门政府在2020年3月宣布过渡委员会为自治政府,政变的幽灵开始徘徊,胡塞投入精力在该国北部进行致命的战斗,以恢复在2016年失去的所有地区。胡塞武装进行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战斗,从焦夫(al-Jawf)石油省(也门北部最大的省份)开始,夺取该省后,部队前往被称为“也门心脏”的贝达(al-Bayda)省,这一进展对在当地未能取得任何成果的也门军队构成重大挫折,合法政府在北方的最后据点马里布省门口的最后一章才刚刚开始。

自去年3月以来,马里布目睹了胡塞武装与阿拉伯联盟支持的也门军队之间的激烈战斗。胡塞发言人最近宣布从西部到达该省的最后前线,此时恰逢南部发生激烈战斗,胡塞武装使用了无人机,促使沙特阿拉伯进行大规模空袭,以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胡塞武装推进到达市中心。就胡塞武装而言,他们并不关心人员损失并继续前进,徒劳的外交努力仍在尝试达成政治解决方案,以阻止这场致命的战斗,众所周知,军事结束意味着一方明显的失败。

马里布的政治和军事重要性

马里布对于胡塞组织具有特殊的军事和政治价值,除了是胡塞武装在也门北部宣布的最后一个军事目标外,正式控制它意味着也门局势回归到2015年之前,当时胡塞武装占领且完全控制了22个省中的12个省。从广义上讲,这是一次巨大的政治和理论上的胜利,因为它意味着阿拉伯联盟7年前发动的战争的失败,以及恢复也门政府合法性的主要目标的失败。尽管本轮围绕马里卜的战斗始于今年年初,但胡塞武装收复这座坚固的城市的努力可以追溯到2016年。

与其他战役不同的是,胡塞武装虽然遭受了人员和物质损失,但并没有撤出在马里布的阵地,也门军队也是如此,他们正在打一场激烈的消耗战,拒绝撤退。这表明这座城市对双方存在的重要性。对胡塞武装来说,夺回马里布的重要性不在于它是北方合法政府的最后据点,而在于它对赢得以石油(也门经济的主要驱动力)为核心的新一轮决定性经济战争的重要性。这与促使胡塞武装为收回拥有巨大石油储量的焦夫省进行血腥战斗的原因相同。

因此,胡塞武装想要控制马里布并夺取油井,利用石油来支持战争经济,这与沙特阿拉伯在2015年进行激烈的闪电战争并从胡塞手中夺回这座城市的原因相同。因此,也门政府及其背后的阿拉伯联军正不惜一切代价阻止马里布的沦陷,不仅因为这里有国防部和参谋长的总部,还因为失去它意味着合法政府失去了最重要的经济资源(石油和天然气)。沙特阿拉伯担心推翻马里布会打开胡塞武装向其他石油省份转移的胃口,例如哈德拉毛和沙布瓦,这两个地区与马里布形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三角,自战争开始,军事行动便在此基础上进行。

胡塞武装也将马里布视为在也门南部打开新缺口的一扇门,也是巩固旧阵地的一种方式。然而,该组织面临的挑战是马里布一直躲避它,不仅因为它是政府军的中心,也因为这座城市是也门伊斯兰改革党的据点,该党隶属于穆斯林兄弟会,与胡塞武装有着明显的意识形态敌意。因此,马里布一直处于合法政府和伊斯兰党势力的控制下,对胡塞武装在萨那的控制构成了生存威胁,萨那实际上已成为胡塞的政治资本。至于马里布陷落的情景,也门政府只能面临战争天平完全倾向敌人一方,这便是最近冲突加剧的原因所在。

此处值得注意的是,过渡委员会的势力并未参与本次战斗,本次战斗堪称也门战争中最重要的一场战斗。阿联酋支持的过渡委员会正受益于马里布可能落入胡塞武装手中的好处,即削弱也门政府的地位并消除其盟友伊斯兰改革党的势力。最重要的是,随着胡塞武装寻求在也门北部建立联邦政府,马里布的陷落将也门南北分裂打开大门。这与过渡委员会在南部建立联邦国家的目标一致。总而言之,马里布沦陷为也门成为南北联邦打开了大门,双方都将代理其最重要的盟友(伊朗和阿联酋)进行统治,除了完全破坏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阿拉伯联盟的目标之外,这很可能会降低实现10年前促使也门人参与革命的雄心壮志。

战争何时结束,谈判何时开始?

虽然也门战火已经过去7年多,但沙特距离实现其军事干预目标,即从胡塞武装手中收复也门首都的目标,仍有巨大差距。至于也门本身,它仍然深陷混乱和分裂的泥潭,特别是阿联酋的议程实际上与阿拉伯联盟的议程分离,仅照顾自己在南部海岸的利益。在也门政府失去对地面的控制权之际,胡塞武装拒绝在没有完全实现目标的情况下与被击败的一方进行和平谈判;一个没有焦夫省和马里布省石油的国家,也没有荷台达的海港,是一个不能满足他们野心的国家。

另一方面,由于不可能实现的军事胜利,沙特官方认定继续战争不符合其利益,而此时胡塞武装的军事能力日益增强,这促使沙特打开政治大门并与他们谈判,尽管它直到这一刻才承认他们。胡塞寻求通过谈判获得国际合法性和承认他们作为最终解决也门冲突的一部分,但胡塞迄今为止拒绝在没有完全实现军事目标的情况下完全参与和平谈判,特别是因为它相信目标即将实现。

胡塞武装不止一次拒绝了沙特的和平倡议,最近的一项是沙特在美国总统乔·拜登上台后于2020年3月宣布的,其中包括胡塞提出的最突出的要求,例如:开放萨那机场并缓解对荷台达港口的围困。然而,胡塞武装还要求彻底停火,阿拉伯联盟从也门领土撤出,这一要求直到此刻才与当地现实相称。沙特认为,宣布失败的时机尚未到来,除了默认胡塞武装的力量外,仍有打击它的可能,另一方面,胡塞押注于沙特将在马里布失利。

各方的力量平衡 (半岛电视台)

预计马里布之战将决定该国未来政治和军事现实的情景。如果马里布落入胡塞武装手中,胜利者将强加他宣布的旧条件,将也门政府排除在任何即将进行的谈判之外,因为也门政府在当地没有任何军事力量。胡塞武装押注于达成最终解决方案,以保证他们的政治代表集中化,作为未来治理也门的合作伙伴,而沙特阿拉伯拒绝了这一条件。

同时,马里布沦陷本身将在军事上延长年复一年的战争,这可能会推动地区国家承认北方人和南方人的自决权,尤其是哈迪总统本人开始倾向于这一想法,组建总统委员会为也门制定联邦模式,以此作为结束战争的唯一解决方案。因此,这些天在马里布发生的战斗,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也门的未来,以及踏上也门领土寻求政治和经济目标的几个地区国家的未来,但似乎并非所有目标都能实现。鉴于内部严重分裂和目标不一致的地区战线,似乎无法期待整个战争的翻页。

最后,自近半个世纪前爆发以来,这场持续时间和强度空前的战争仍在继续,这自相矛盾地反映了伴随阿拉伯街头革命和共和思想兴起的类似重大地区变革,再一次证明了,在地理上看似边缘的也门在影响阿拉伯政策路线和被影响中发挥着核心作用,其作用的程度不亚于该地区东部和西部其他中心国家所扮演的角色。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胡塞武装在今年9月初对也门马里卜地区发动进攻,并控制了也门南部一个关键地区,同时导致数千平民流离失所。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14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