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吉·佩鲁马尔:足球史上最大罪犯的故事

2011年2月20日星期日早上,天气寒冷,罗瓦涅米的一切都被雪覆盖;这个小村庄靠近北极圈边界,位于芬兰三大主要河流的交汇处,游客可以乘坐哈士奇牵着的雪橇,观赏灿烂的北极光。

当天早些时候,一名来自炎热多雨的东南亚地区的男子跑进村庄警察局并告诉接待人员,一位名为威尔逊·拉吉·佩鲁马尔的新加坡男子持假护照已经进城,然后他迅速离开,没有回答接待人员的任何问题。

拉吉·佩鲁马尔

罗瓦涅米警察见状,决定对佩鲁马尔进行监视。三天后,这名男子走进镇上唯一的足球场附近的一家法国餐厅。警察看到他和球队的三名球员坐在一起,严重骚扰着他们。

第二天,罗瓦涅米警方在确认佩鲁马尔护照是伪造的后决定逮捕他,并将此事报告给芬兰足协(FAF),后者决定告知国际足联发表。一周后,国际足联安全负责人克里斯·伊顿抵达芬兰村庄,与世界不同,伊顿确切地知道佩鲁马尔是谁。

威尔逊·拉吉·佩鲁马尔

佩鲁马尔是“国际足联的头号通缉犯”,伊顿多年来一直在追捕他,称他是亚洲非法足球博彩组织最强大的分支,他设法将数亿人从欧洲赶往东方,贿赂数百名球员、官员和教练,操纵欧洲等地世界杯预选赛的数十场比赛以及欧洲联赛的官方比赛,包括德国、土耳其和意大利参加的比赛,以及从 1996 年亚特兰大到2019 年阿布扎比特奥会的许多奥运会比赛,还有欧洲冠军联赛的几场比赛。

2011 年在芬兰被捕后,佩鲁马尔被驱逐到匈牙利,在那里他成为当地警方的线人,帮助他们揭露新加坡的博彩组织,他的国家依赖中国“投资者”的巨额资金。然后,他开始透露伙伴和负责人的名字,他泄漏的内容是如此可怕和庞大,以至于令人无法想象,甚至有人称再也无法享受足球比赛。

这是对阅读这份报告的隐含警告,以防您没有注意到阅读后果。

赢文化

佩鲁马尔在匈牙利度过了三年,在此期间,意大利调查记者亚历山德罗·里吉和伊曼纽尔·皮亚诺与他同行。这次旅行以佩鲁马尔逃跑结束,然后他于2014年在芬兰再次被捕,他在更名后试图购买一家名为亚特兰蒂斯的俱乐部

在他逃跑之前,意大利记者撰写了一本关于佩鲁马尔的过去和非法足球博彩交易的书。这本书被称为Kelong Kings,指建造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海岸上的简陋房屋。

东南亚海岸的Kelong房屋

这本书对于任何足球迷来说都是一本可怕的书,甚至对于任何有理智的人来说都可能是可怕的,也许您以前从未听说过它或者我们在这里谈论的任何事情,这主要是由于我们经常选择相信幻觉而不是真相;承认有其他规则控制这么多人观看了很长时间的足球比赛的结果,是我们无法承受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幻觉成为唯一的选择,因为另一种选择超出了我们的接受范围。

事实上,芬兰是佩鲁马尔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因为他在2007至2009年和2008至2011年期间参与了两起操纵芬兰联赛结果的事件,此事在国际足联档案中被称为“亚洲门”。然而,故事的开始要追溯到1995年,当时佩鲁马尔正在操纵东南亚国内联赛的成绩,同年,他的上司派他去英格兰篡改足总杯两场比赛的结果,但他未能说服伯明翰和切尔西的守门员伊恩·贝内特和迪米特里·卡林留下深刻印象。

我在19或20岁的时候就被博彩吸引了。我沉迷于它,然后我讨厌输球,所以我决定操纵比赛来获胜。

(威尔逊·拉吉·佩鲁马尔)

食草者

果然,这本书扬起了很多灰尘,然而不过是一时的灰尘,很快就散去了。认识到非法投注对足球比赛的影响程度不仅会消除观众的乐趣,而且会导致许多富人损失数十亿美元。

Kelong Kings

在书中,佩鲁马尔声称,他操纵了尼日利亚和洪都拉斯在2010年世界杯预选赛中的比赛结果,以确保他们进入决赛。他甚至操纵了尼日利亚在 1996 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夺冠的决赛。此外,他还牵扯到“欧洲刑警组织” 2013年的调查;在所谓的“否决行动”中,欧洲刑警组织对全球15个国家的680场比赛进行了调查,其中380场在欧洲,大约425名裁判受到怀疑。

这些调查一经启动,50名不同国籍的人被逮捕,包括球员和前球员、俱乐部和国家联合会官员以及教练。可疑比赛包括世界杯欧洲赛区预选赛中的比赛、欧洲冠军联赛中的比赛,被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拒绝披露细节。但丹麦一家日报声称,其中一场是利物浦对阵匈牙利德布勒森的比赛,这场比赛以红军1-0获胜告终,匈牙利门将被指控作弊。

问题不在于佩鲁马尔声称的内容,而在于参与此案的国际足联调查员之一特里·斯坦尼斯所说的话,他证实佩鲁马尔提供给他们的在担任线人期间获得的有关芬兰和匈牙利的所有信息后来都被证实是准确的。

佩鲁马尔知道哪些足球协会容易渗透,哪些球员接受贿赂

在2014年第二次被捕后,佩鲁马尔在接受美国CNN的独家采访时,吹嘘自己在亚洲非法博彩组织工的权力、实力和影响力,因为他知道每周将要进行的所有世界比赛,无论是友谊赛还是正式比赛,无论是较低级别的比赛还是顶级联赛,在2008年之前,这对许多人来说都是无从得知的信息。

然后,佩鲁马尔决定要针对哪些比赛,并通过世界各地(尤其是东欧)的神秘合作者网络采取行动。这个网络包括许多退役球员,他们负责与足坛成员取得联系。佩鲁马尔知道哪些足球协会容易渗透,哪些球员接受贿赂,以及哪些俱乐部遭受了金融危机,不介意“调整”一些比赛结果来解决危机。

有时我会坐在替补席上,向教练下达命令并告诉球员该做什么。就这么简单,而且没有安全保障。

(威尔逊·拉吉·佩鲁马尔)

一只手的鼓掌

1990年代中期互联网发明后,佩鲁马尔的活动开始扩大;他成立了一家假公司,写信给各国足协以“调整”比赛结果,因为国际比赛能令他赚最多的钱。

他的第一次国际尝试是在1997年与津巴布韦国家队一起操控一场与马来西亚国家队的比赛。这次尝试失败了,但根据佩鲁马尔的说法,六名津巴布韦球员已同意以10万美元的价格以0-4输掉比赛。如果1997年您尚未出生,您可能不知道,那时的马来西亚国家队和现在没有什么不同;一支球队即使球员的平均年龄只有9岁,也不可能以0-4输掉任何比赛,因此成功后的预期收益极其丰厚。

前面提到的“亚洲门”丑闻是佩鲁马尔与津巴布韦的第二次尝试,发生在第一次尝试的整整十年后。他以确保在 2007 年至 2009 年整整两年的比赛结果的方式,贿赂了足协的球员和官员。

当我读到津巴布韦的文件时,我感到很震惊。我对自己说:不可能这么容易、这么清楚、这么普遍!

(特里·斯坦斯,国际足联“亚洲门”案件调查员)

在这两次事件之间,佩鲁马尔成功地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全球关系网络,这使他能够在世界杯各大洲预选赛、奥运会、女足世界杯、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金杯赛,甚至非洲国家杯中“调整”国际比赛的结果。佩鲁马尔将这个过程比作共同鼓掌;他伸出一只手,与他合作的所有国家足协伸出一只手。

国际足联调查员特里·斯坦斯曾处理过许多指控佩鲁马尔的案件。他指出,佩鲁马尔的手机中有38个国家足球协会的联系信息,如果查看他的笔记本电脑,这个数字上升将到50个,占在国际足联注册的足协的四分之一。

我对某些国家足协的权力大于这些国家统治者对他们国家足协的权力。

(威尔逊·拉吉·佩鲁马尔)

条条大路通罗马

这个故事的可怕之处在于,以上并不是它最丑陋的方面。事实上,任何研究非洲足球的学者都会发现上述所有内容在某种程度上是合理的。令人恐惧的是,类似的事情正在意大利发生,而且规模更大。佩鲁马尔不仅是“国际足联的头号通缉犯”,还是意大利足协的头号通缉犯。

当佩鲁马尔于2011年被捕时,对调查人员来说最重要的名字是“丹坦(音)”,另一名华裔新加坡人。据佩鲁马尔称,“丹坦”在新加坡领导了整个行动,包括几起令人震惊的丑闻,强烈打击了当时的意大利足球。比如2011至2012赛季的意乙假球丑闻,其中牵连到退役球员朱塞佩·西诺里和克里斯蒂亚诺·多尼,以及2014至2015赛季的意乙卡塔尼亚丑闻,球队因此被降级。由于抓捕“丹坦”困难,此案多年一直未结。

我们看到的是,足球不再是一项运动,而是一项业务,我们所做的是试图从这项交易中赚钱。所有人都想赢,所有人都愿意做任何事情来获得他们想要的结果。

(威尔逊·拉吉·佩鲁马尔)

新加坡博彩团伙头目丹坦

BBC调查记者乔纳·费舍尔前往马来西亚,试图了解这个博彩世界并追踪佩鲁马尔向欧洲媒体提供的线索。据悉,“丹坦”的工作模式是,欧洲人做所有的前期工作,在与球员、教练或官员达成一致后通知他,涉及金额估计为20万欧元。之后,他将获得的信息告知中国组织,他们雇佣的数十名投注者,坐在巨大大厅的电脑屏幕前,对这场比赛进行大量投注。

在马来西亚期间,费舍尔试图找到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的答案;为什么丹坦没有被逮捕?在这一切之后,这个被意大利法庭称为“领袖”的人如何自由行动的?他得出的结论是,当地政府的“不配合”。实际上,所有这些故事在官方层面上都是新加坡的耻辱,因为它被认为是世界上腐败最少的国家之一。

费舍尔联系了一位曾在新加坡为犯罪分子辩护的律师,特别是被控操纵比赛的赌徒。这名律师给出的不逮捕丹坦或将他交给意大利当局的原因简单明了;新加坡和意大利此前没有签署引渡协议,因此不可能在新加坡对丹坦定罪。

赌注

关于这个故事,唯一有趣的事情是,2011年使佩鲁马尔震惊的是,他诚实地下注,但输得一塌糊涂。

“调整” 比赛结果对佩鲁马尔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开始失去乐趣和兴奋。他进入球员更衣室,像教练一样指挥他们,操纵球员,获得他想要的结果。一切就这么简单。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银行账户逐渐膨胀,这些事情令他感到无聊。他开始对NBA的芝加哥公牛队和英超的曼联队下注,他知道他们的比赛是合法的,没有被篡改,但问题是他在投注方面的技巧远不如操纵比赛的能力。一名国际足联调查员表示,在短短3个月内,佩鲁马尔就在投注中损失了1000万美元。这可能是这个故事最大的讽刺。

佩鲁马尔后来所做的就是试图弥补他的损失;他在新加坡和中国的上级给他预付款来“调整”比赛,但他保留这些钱,希望比赛能以理想的结果结束而不会被篡改。当然,这不太可能发生. 根据国际足联的调查,结果是在2010年前的某个时间点,佩鲁马尔欠一位老板100万美元,欠另一位老板150万美元,前第三位老板约33万美元。

这一切都让佩鲁马尔变得更加鲁莽、仓促,其中一个表现是在2010年多哥和巴林的一场比赛中,他故意派出了一群业余选手代表多哥,以便被弱小的巴林队轻松击败并以3-0领先,这场比赛引发了很多争议,新加坡的老板对他的能力产生了质疑。

当佩鲁马尔最重要的合作者“桑迪亚·拉吉”进行他一生中最大规模的一次行动时,佩鲁马尔的垮台时刻来临了。拉脱维亚、玻利维亚、爱沙尼亚和保加利亚将进行两场友谊赛,仅有一点经验的“桑迪亚·拉吉”在两场比赛前拒绝透露裁判姓名,引起了拉脱维亚足协主席的怀疑,后者通知了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双方开始通过“拉吉”的个人电子邮件联系他。

(半岛电视台)

2011年2月20日星期日上午,“拉吉”将发生的事情告知了“丹坦”,后者认为佩鲁马尔已经开始与国际足联合作,并允许拉吉报告此事。事实上,“拉吉”是那个来到罗瓦涅米警察局告诉他们一个名叫威尔逊·拉吉·佩鲁马尔的新加坡人带着假护照来到城里的人。

如果我的对手决定在前面刺向我而不是在后面刺向我,我会他表示钦佩。

(威尔逊·拉吉·佩鲁马尔)

最终,佩鲁马尔在一场漫长的欺诈之旅后被捕,​​但随后前往罗瓦涅米逮捕佩鲁马尔的国际足联安全负责人克里斯·伊顿在为揭露该网络付出巨大努力后辞职,他不止一次表示,这超出了国际足联的能力范围。事实上,面对全球范围内的非法博彩交易,国际足联仍然没有实权。2012 年的非法博彩交易估计为1.5万亿欧元。

2014年,特里·斯坦斯曾表示,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最终的结果将与津巴布韦发生的情况相差无几,球迷离开看台,赞助商紧随其后,比赛在像沙漠一样空旷的球场上进行,一个毫无意义的游戏。遗憾的是,津巴布韦的局势此后并没有好转。五年前,津巴布韦足协主席指责国家队在2016年非洲国家杯期间“打假球”,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夺冠。

结果是你在泥泞中听到了一个不光彩、不诚实的游戏,而它的观众没有意识到他们在看什么。

(特里·斯坦斯,国际足联调查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半岛电视台的一项卧底调查显示,犯罪分子如何通过购买英格兰足球俱乐部进行洗钱。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10日
FC Barcelona president President Josep Maria Bartomeu arrives to Joan Gamper training camp, near Barcelona

一年多前,“巴萨门(Barcagate)”一词在西班牙、国际和阿拉伯体育媒体中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这一丑闻导致加泰罗尼亚警察逮捕了巴萨前主席何塞普·马里亚·巴托梅乌以及球队许多管理人员。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2日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