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协议的恢复是否即将实现?

伊朗否认在其秘密设施内进行核活动 (欧洲通讯社)

最近出现的几项声明都在确认这样一种趋势,即美国和欧盟正继续研究如何应对伊朗为恢复核协议而提出的提案。

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何塞普·博雷尔表示,谈判的时间已经结束,也没有举行进一步谈判的余地,他还强调,“可以谈判的已经谈判过了,现在的问题在于最终文本。”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在早些时候告诉记者们,“让我们明确一点,伊朗对欧盟提出的最终文本表示拒绝。”

与此同时,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安表示,“如果有3个问题能够得到解决,那么我们就可以在未来几天内达成协议。”

而这3个问题分别是:

  1. 解除针对伊朗革命卫队的制裁。
  2. 结束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未申报设施内核活动证据的调查。
  3. 保证美国在2024年总统大选之后不会退出该协议。

随着恢复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努力愈演愈烈,德黑兰正寻求获得保证,以便使自己能够在未来的美国总统退出该协议之际获得相当的补偿。

在美国退出该协议之后,伊朗倾向于放弃它在该协议中的核承诺,并且扩大了它的核计划。

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的美国专家们一致认为,在相关国家都希望尽快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谈判进程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与此同时,他们对伊朗想法的实质,以及再次恢复核协议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互相矛盾的观点。

无法满足所有人要求的协议

美国前外交官员、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亚伦·大卫·米勒在推特上评论即将达成协议的消息时表示,“似乎存在一丝希望以与伊朗达成协议。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将会出现很多让人不满意的东西,但是正如美国总统乔·拜登所说的那样,不要把我当作无所不能的神,这只是一种替代选项,而其他的选项可能会更糟。”

前五角大楼官员戴维·德罗什则表示,无法确定成功恢复核协议的可能性。

德罗什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这项决定将取决于伊朗政府,而后者不受任何程度的民主问责。我可以肯定地说,伊朗目前可以从拜登政府获得的让步,很可能比它在下一届美国中期选举后获得的任何让步都更有利,也比它在2024年取代拜登的新总统那里获得的任何让步都更有利。”

德罗什认为,“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拜登政府一直都非常渴望与伊朗达成协议。伊朗似乎提出了一些无法实现的要求,例如放松美国针对伊朗恐怖主义行为的制裁,或者要求在不签署条约的情况下将该协议永久化,而这不符合美国法律的规定……”

良好的协议,但是……

大西洋理事会“伊朗未来倡议”负责人巴尔巴尔·斯莱文则持谨慎乐观的立场,她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真的认为伊朗总统想要在参加下个月的联合国大会时讨论一些其他的东西,而不只是该国惨淡的经济和它在人权领域内的悲惨记录。”

负责中东事务的美国前助理国务卿戴维·麦克指出,“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这项协议对美国、欧洲和伊朗来说都很不错。与其他选项相比,它对以色列和海湾地区的现状来说要更好。我不清楚俄罗斯和中国的立场,而两国都是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签署国。”

德罗什表示,与伊朗达成协议几乎无法使拜登获得任何国内政治利益。“对他而言,任何让步都将成为其政治上的绊脚石”,而美国境内所有想要恢复伊核协议的人,都将称赞拜登的尝试。长期以来,双方似乎都对达成新的协议不抱太大希望,同时又担心会被外界视为在达成协议的问题上非常失败。

德罗什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他希望该协议这一次能够真正实现“其既定目标,即停止伊朗的核武器计划,同时维持针对伊朗恐怖活动、导弹发展计划和以代理人战争破坏邻国稳定等行为的制裁”,如果无法实现这样的目标,那么这项协议将被视为有缺陷的协议,并且可能会在共和党人2024年再次入主白宫之际,再次遭到抛弃。”

是否即将达成协议?

欧盟在将今年8月15日设定为最后期限时所使用的“更为坚定的措辞”,似乎并非最终性的,伊朗现在正试图通过将今日(19日)设定为美国对其作出最终回应的最后期限,来将最终的决定权交到美国手中。

俄罗斯首席谈判代表米哈伊尔·乌里扬诺夫在推特上表示,“很有可能会超过最后期限,而最终结果将取决于美国如何回应伊朗最新提出的合理提案。”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其中一个选项是让美国对伊朗作出的回应,成为欧盟可能会向各方提交的修订版文本的基础。另一个问题是各国之间将会持续交换意见,而不会为结束相关谈判设定严格的时间限制。”

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都意识到,继续谈判只符合伊朗的利益,因为它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推进其核计划,而不会面临其在放弃谈判的情况下将会面临的全球极限施压运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