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弹:有关俄罗斯使用该武器的传言中的关键点

2022年5月18日,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的马里乌波尔,一名俄罗斯士兵在伊里奇钢铁公司冶金厂内被摧毁的地区巡逻时架好了武器 (美联社)

根据乌克兰的说法,俄罗斯军队在该国不同地区多次使用磷弹。

就在上周五,乌克兰军队指责俄罗斯在莫斯科从其位于黑海蛇岛的前哨基地撤出军队之后,又向该岛投放了这类弹药。

乌克兰官员安东·格拉什琴科表示,在今年5月,他们在马里乌波尔使用了这类武器,该市目前已完全被俄罗斯控制。

在入侵开始一个月后的3月24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向北约发表的讲话中指出,俄罗斯在当天早上使用了“磷弹”,并炸死了成年人及儿童,但他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

虽然受到国际法的限制,但是对磷弹的使用并不算违法,而使用该武器的说法意味着俄罗斯对其邻国发动的这场战争中令人不安的一面。

虽然它们可以用于战场,但不能用于平民地区。

磷弹内含有白磷和橡胶制造的混合物,白磷在国际公约中并没有被当作化学武器而受到禁止,它既可以用作燃烧武器,也可以用来制造烟雾弹。

美国、以色列、叙利亚和土耳其等国此前曾因被指控使用该武器而引发争议。

佐治亚理工学院萨姆纳恩国际事务学院副教授玛格丽特·科萨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磷弹是一个广泛使用的术语,用于故意使用白磷作为燃烧弹(火箭、炮弹、迫击炮)的成分,或者无意中用于制造烟雾弹的弹药。”

白磷和橡胶的混合物与空气中的氧气接触就会点燃。它会产生高达1300摄氏度(2372华氏度)的火焰,并伴随着浓密的白色烟雾。

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的副研究员丹·卡泽塔表示,这就是为什么磷粉仍然是“制造高密度高效烟幕的最快方法之一”。

他还表示,在上个世纪,白磷弹药一直存在于“大多数主要军队的军火库”内。

但当用在平民身上时,磷弹就会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人权观察”指出,“白磷能烧到人体的骨头,烧到体内,甚至在绷带拆除后又重新燃烧”,“它对人体有毒,可以通过皮肤渗入血液,并导致肾脏、肝脏和心脏中毒,甚至导致多个器官衰竭。人们可能仅仅因为吸入白磷就会死亡。”

该组织在其网站上表示,磷弹袭击释放的烟雾还会伤害或者严重刺激眼睛,并使眼睛对光高度敏感,该组织还补充称,“最后,接触白磷还能导致面瘫、癫痫和致命的心率失常。”

磷弹引起的火灾不能用水扑灭,只能用沙子等方法来扑灭。

卡泽塔指出,“白磷的问题在于,它通过燃烧产生烟雾。而其燃烧温度极高,很难被扑灭。”

而尤其残忍的是,这种炸弹中含有的白磷和橡胶的混合物,会粘在受害者的皮肤上。一旦接触到磷,受害者就会试图消除燃烧点。然而,由于磷弹与橡胶明胶混合在一起,这种粘性物质会粘在皮肤上,并使伤口进一步恶化。

科萨尔指出,“如果一些白磷残留在体内,那么,在再次暴露在空气中的情况下,例如在治疗期间,它就会重新燃烧。这种情况极度令人痛苦,如果一个人接触到它,就会造成疼痛的烧伤。”

白磷通常会导致3度烧伤,有时甚至是骨头烧伤。袭击的受害者可能会因烧伤或吸入有毒气体而慢慢死亡。美国有毒物质和疾病登记署(ATSDR)警告称,那些幸存下来的人通常不得不在余生中与严重的损伤作斗争,例如肝、心脏或肾脏的损伤。

科萨尔表示,“这取决于如何使用,以及在什么条件下可以将使用白磷弹药的潜在伤害降到最低或者完全消除……或者如果他们故意滥用这种武器,那么它将能造成重大的伤害。”

至于俄罗斯是否真的使用了磷弹,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既无法证实也无法否认。然而,有各种各样的图片和视频显示了使用这种武器的情况。

据报道,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检察官办公室负责人伊戈尔·波诺乔夫尼今年3月在推特上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了一枚磷弹的爆炸。

此外,据说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东部使用了磷弹。

乌克兰警察局长奥莱克西·比洛奇斯基在Facebook上发帖称,这种炸弹最近在位于卢甘斯克以西近100公里的波斯帕纳村被使用过。

乌克兰副外长埃米娜·泽帕尔(Emina Dzheppar)今年3月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内容是黑暗的天空中出现的一场“光雨”。

泽帕尔写道,“入侵者使用了磷弹。当它爆炸时,它会释放出一种燃烧温度超过800摄氏度的物质。”

但是,正如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科萨尔所指出的那样,“目前还没有办法核实”这类视频的真实性。

卡泽塔表示,“在现代,白磷在数十次甚至数百次冲突中被大量使用”,“六氯乙烷等化学烟雾的出现减少了它作为烟雾剂的使用,但却并没有完全消除它。”

美国在2003年至2011年的伊拉克战争中使用了磷弹。

根据以色列发布的声明,它在2006年的黎巴嫩战争和2009年的加沙战争中也投掷了磷弹,以立即制造烟雾。

卡泽塔表示,“如果磷弹本身主要被用于制造烟雾,那么它们就没有被禁止。与民间和都市流传的说法不同的是,它们并非化学武器,因为它们并不像有毒物质那样发挥作用,而是通过发热来造成破坏,这使得它们在国际法上的地位不如化学武器那样突出。燃烧性武器的使用属于另一项国际条约的管辖范畴,即所谓的3号议定书,但是,很少有国家签署或批准这项条约。”

尽管国际法一般允许使用磷弹,但是根据1949年《日内瓦公约》的1977年附加议定书关于禁止无差别攻击的规定,禁止对平民使用燃烧弹或以容易造成“附带损害”的方式使用燃烧弹,但是据报道,在乌克兰就出现过这种情况。

科萨尔指出,“国际法禁止用任何致命的军事武器蓄意袭击平民。”

然而,她又补充称,在战争的迷雾之中,证明意图即使并非不可能,也会是非常复杂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