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使此行能否成功解决复兴大坝危机?

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右)与索马里总统哈桑·谢赫·马哈茂德讨论复兴大坝的危险 (通讯社)

在经历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后,埃及重新开始谈论复兴大坝问题,此前已经有过一次关于埃塞俄比亚在大约两周前开始第三次蓄水大坝的讨论,还就大坝未来会受到的影响进行了一次科学辩论。

周日,埃及接待了美国非洲之角问题特使迈克·哈默,此访问之行的目的地还包括阿联酋和埃塞俄比亚,旨在支持通过外交解决复兴大坝问题的努力。

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表示,他与索马里总统哈桑·谢赫·马哈茂德的会谈涉及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的文件。

在周一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塞西表示,双方就在开展国际河流项目时采取单边政策存在危险一事达成一致。

塞西强调,沿岸国家必须坚持合作和事先协商的原则,以确保在符合国际法相关规则的情况下不对任何一方造成伤害,并需要形成具有约束力的法律。根据联合国安理会2021年9月发表的主席声明,需要就大坝的蓄水和运营达成一致,以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

美国特使

另一方面,周日埃及官方通讯社宣布迈克·哈默开始访问开罗,作为其访问埃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埃塞俄比亚的首站。

美国驻开罗大使馆发表一份声明称,哈默的访问将从7月24日持续到8月1日,旨在提供美国的支持,就与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有关的问题达成外交解决方案,以实现所有各方利益的方式并为实现该地区更多的和平与稳定做出贡献。

根据声明,哈默还将在亚的斯亚贝巴与非洲联盟进行磋商,在非洲联盟的主持下,与大坝有关的谈判正在进行中。

“美国非洲之角问题特使迈克·哈默前往埃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埃塞俄比亚

第三次蓄水

开罗大学非洲水资源研究所教授阿巴斯·沙拉基表示,文艺复兴大坝的第三次蓄水工作于7月11日开始,卫星图像显示储存了20亿立方米的水。

沙拉基上周六在埃及MBC电视台播放的“谈话”(Al-Hekaya) 节目的电话连线中预测,由于降雨增加,未来两周内将储存30亿立方米的水,而且在八月的第一周结束后水会从中间通道流过大坝的最高处。

沙拉基是埃及立场最优秀的捍卫者之一,他强调,在高的大坝背后蓄水能够使埃及公民处于完全安全的状态,但这并不妨碍埃及主张自己的权利,以及除非是在协议的基础上否则不支持任何蓄水或者运营计划。

科学辩论

大坝问题的最新进展就是埃及裔美国人行星科学家埃萨姆·海基(Essam Heggy) 和他的科学团队与3位科学家(两名埃及人和一名埃塞俄比亚人)面对面地就复兴大坝对埃及水资源短缺加剧这一负面影响进行科学的辩论。

此前,海基及其团队在专门研究环境问题的科学期刊《环境研究快报》(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上发表了一篇新的科学论文,以回应对此前关于因建设复兴大坝预计会在埃及产生的水资源短缺问题的研究的一些质疑。

这些质疑来自于三名研究人员发表的评论,他们分别是:坦帕湾水务局的埃塞俄比亚的蒂鲁苏·阿西夫(Tirusu Asif) 以及埃及的来自曼苏拉大学的艾哈迈德·阿达维(Ahmed Al-Adawy) 和来自南谷大学的萨克尔·努尔(Saqr Al-Nour),他们俩目前在国外工作。

海基及其团队之前的研究题为“埃及的水资源短缺以及在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注水期间减少水资源短缺情况的拟议政策”,并解释称,虽然大坝为埃塞俄比亚提供了十分具有希望的发展机会,但尼罗河不断变化的水流量将造成埃及面临每年约310亿立方米缺水量,即相当于埃及总水资源预算的40%。

该研究引用了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来减轻水资源短缺的影响,在大坝蓄水期间,埃及的缺水情况可能会恶化。

过去几天,两个团队不断讨论,海基及其团队表示,他们已经证明,三位研究人员评价中的指控完全是基于最近发表的3项具体研究的部分内容和数据,还有来自社交媒体和一些可信度不佳的电视节目的指控。

与此同时,这两名埃及研究人员否认了针对海基的研究所发表的评论采用了埃塞俄比亚或者埃塞俄比亚裔美国人蒂鲁苏·阿西夫博士的观点,此前其中一名研究人员艾哈迈德·阿达维被注销了推特账号,该账号上可窥见他们双方及其支持者之间的大部分争议。

军事威胁的结束

在这种情况下,政治活动家和工程顾问马姆杜哈·哈姆扎(Mamdouh Hamza) 谴责埃萨姆·海基的及其关于建造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造成埃及人水资源短缺的研究。

哈姆扎解释称,海基及其团队为证明复兴大坝的危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法律上要求埃及参与复兴大坝项目以保护其免受损害。

这位埃及政治活动家援引水坝工程学教授穆罕默德·哈菲兹的话称,水流到达副坝(the Saddle Dam)能够使混凝土大坝储存大量的水,意思是对大坝进行任何的军事行动不仅意味着会淹没苏丹,而且这样也会改变其河道。

尽管谈判暂停,埃塞俄比亚仍继续单方面建设大坝,而埃及和苏丹坚持首先就大坝的蓄水和运营达成三方协议,以确保尼罗河年度水流量的持续,而埃塞俄比亚则强调寻求解决其能源短缺危机。

由于建设、运营和蓄水方面的分歧,从大约10年前就开始推进谈判进程,而数月前由非洲联盟主持的大坝谈判失败,埃及和苏丹与埃塞俄比亚针对此事相互指责。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埃及媒体 + 社交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