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世界陷入“混乱” 一个新的“四方组织”出现

“西亚四方会谈”是多国采取的“对冲”战略的一部分——各国都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寻找新的伙伴关系 (法国媒体)

印度、以色列、美国和阿联酋的国家及政府首脑启动了所谓的“西亚四方会谈”的首次会议,并且可能会宣布一项关于可再生能源储存设施的合作项目,以及另一项关于建立食品走廊的合作项目。

这场将在14日举行的会议也被称作“I2U2”会议,它将聚集印度和以色列的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亚伊尔·拉皮德,以及美国和阿联酋的总统——乔·拜登、穆罕默德·本·扎耶德。这项新的结盟的背景包括,在这个通胀高企、食品和燃料价格飙升、颠覆传统商业模式的疫情等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中,存在着经济和政治层面的风险。

前印度驻沙特阿拉伯、阿曼和阿联酋大使塔尔米兹·艾哈迈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加入“西亚四方”是许多国家采取的“对冲”战略的一部分。艾哈迈德表示,“世界正处于动荡之中,没有人知道什么会管用。因此,各国都在多头下注,并加入和组建它们认为对自身最有利的组织。”

此次峰会将在拜登7月13日至16日访问以色列、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以及沙特阿拉伯行程的第二天举行。这是拜登自去年一月上任以来,首次访问中东地区。而印度总理莫迪则将以虚拟方式参加此次会晤。

根据印度政府在12日发布的一份声明,“I2U2”会议旨在鼓励6大共同领域内的投资,即水资源、能源、交通、空间、健康和食品安全。这项声明指出,它打算动员私营部门的资本和专业知识,以帮助实现基础设施的现代化,发展工业清洁能源,改善公共卫生,并促进关键的新兴和绿色技术的发展,声明还补充称,“这些项目可以作为经济合作的典范,并为我们的企业家及工人提供机会”。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上个月在华盛顿特区向记者们介绍了该组织的经济议程。

普赖斯表示,“这些国家都是技术中心”,而且印度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

对这场峰会的期待

印度新德里的智库——安纳塔阿斯彭中心(Ananta Aspen Centre)的研究员帕米特·帕尔·乔杜里表示,在上述领导人都将参加14日的峰会的情况下,这被视为将所谓的“西亚四方会谈”制度化的一项举措。而“西亚四方会谈”又反过来提供了一个框架,有助于将“政府之间的理想转化为具体的项目,以允许企业之间的互动”。

例如,这场会议可能会宣布在可再生能源存储领域内的投资项目。

一位未获授权接受媒体采访的印度能源部官员表示,“可再生能源的储存是最关键的。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技术”,他还补充称,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力没有得到储存,便立即与电网连接。这位官员还指出,新的商业合资项目将会研究这种至关重要的存储技术。

这可能有助于印度在2070年之际实现净零排放的努力,而这正是印度总理莫迪去年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宣布的目标。当时,印度还宣布了到2030年之际,将其可再生能源产能从2022年3月份的157GW提高超过3倍,并达到500GW的计划。

能源、环境和水理事会智库的能源金融项目负责人阿琼·杜特表示,“储能技术在推动电力和移动行业脱碳方面发挥着关键的作用。通过帮助管理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间歇性,储能可以促进可再生能源更深入地渗透至电网中”,“在复杂的地缘政治形势下,对许多国家而言,将关键技术的供应链进行更大程度的分散,是其优先事项之一。”

预计这场峰会还将宣布在印度和阿联酋之间建立食品走廊。这条联合走廊的核心是阿联酋投资者的计划,例如总部位于迪拜的艾马尔集团(Emaar Group),将会在印度的大型食品园区投资高达50亿美元,并在合同农业、农产品采购和相关基础设施方面再投资20亿美元。虽然有关建立该走廊的想法早在3年前便已提出,以确保阿联酋的粮食安全,但是鉴于当前的全球粮食危机——其中部分原因在于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导致乌克兰的粮食出口滞留在其港口,这一想法已经变得更加重要。

除了伊朗核协议之外,乌克兰战争、不断上涨的通货膨胀和食品价格,也是此次峰会上各国领导人讨论的主要议题。

为阿联酋的粮食安全建立联合粮食走廊的想法,受到了印度与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合作在印度南部帕杜尔建立战略石油储备的启发。与粮食走廊项目相关的印度官员表示,阿联酋也可以在印度建立粮食储备。

印度前农业部长希拉吉·侯赛因(Siraj Hussain)表示,“印度和阿联酋之间的粮食走廊对两国都有好处。”

在2020年,印度出口了包括粮食、糖、水果、蔬菜、茶叶、肉类和海鲜等在内的食品,价值18.9亿美元,而其进口食品价值则为3.63亿美元。

根据最新发布的政府数据,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阿联酋已经是印度第三大贸易伙伴,仅次于中国和美国。

随着印度-阿联酋自由贸易协定的生效,两国之间的货物贸易预计将在未来5年内达到1000亿美元以上,而服务贸易则将在未来5年内达到150亿美元以上。印度还考虑与以色列达成一项自由贸易协定,而这一切都可能会给地区性的四方会谈带来额外的推动力。

侯赛因补充称,“与印度达成的正式协议可以在多种食品上为阿联酋提供长期的食品安全。”

与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一样,印度也是2017年为遏制中国影响力而建立的“四方对话”机制的成员之一 (盖帝图像)

西亚“四方会谈”

一旦这两项声明得以宣布,就将会给这个被批评人士斥责为“缺乏逻辑”和“缺乏战略价值”的组织,带来一定程度的可信度。

印度能源部门的官员表示,“我们相信,将会出现更多的项目,以巩固该集团的地位。这些将是实际的努力,并表明I2U2不仅仅是一个空话俱乐部。”

“I2U2”组织的第一场会议于去年10月18日举行,当时,印度外长苏杰生访问以色列,并与当时的以色列外长拉皮德参加了会谈,此外,阿联酋外长阿卜杜拉·本·扎耶德、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也分别从各自首都参加了这场会谈。

以色列对去年10月份的讨论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四国已经“决定为经济合作搭建一个国际论坛”,以探索“在交通、技术、海上安全、经济和贸易等领域内开展联合基础设施项目以及其他联合项目的可能性”。

“I2U2”是在《亚伯拉罕协议》的推动下启动的,而该协议是由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政府在两年前促成,旨在使以色列与包括巴林、阿联酋和摩洛哥在内的阿拉伯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

与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一样,印度也是2017年为遏制中国影响力而建立的“四方对话”机制的成员之一。

但是关于中国是否是“I2U2”在西亚集结的一个因素,分析人士们的意见并不一致。

总部位于新德里的智库——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的分析师阿克肖布·吉里德哈拉达斯认为,西亚四方会谈“反映了拜登政府对遏制中国政策所持有的积极态度”。

“对华盛顿而言,其对头是分类的,其中,伊朗是历史型的,而俄罗斯是周期型的,中国则是新战略型的”,他在该智库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并补充称,在中方增加其与阿联酋和以色列之间的接触的情况下,华盛顿希望“扼杀”中国在该地区的存在,无论是通过军事手段还是政治手段,或者是贸易手段。“尽管它与阿布扎比、特拉维夫存在历史性的长期联盟关系,但是却仍然担心中国对该地区的影响力。”

而研究员乔杜里则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阿联酋是“I2U2”的“主要驱动力”,它渴望塑造海湾地区在后美国时代和后石油时代的未来。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阿联酋希望成为一个经济和技术的中心,这就是为什么印度、以色列和美国在这项努力中非常重要的原因。”

来自新德里尼赫鲁大学的教授、西亚事务专家库马拉斯瓦米对此表示赞同。

他还指出,“印度与以色列、美国和阿联酋的双边关系良好。这个组织现在已经上升为一个区域组织。这对以色列和印度来说是一种新情况,因为以色列在签署《亚伯拉罕协议》之前,从来没有加入过该地区的任何一个区域组织。”

在签订协议之前,印度必须保持与以色列以及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独立关系。库马拉斯瓦米表示,现在,因为有了这些协议,印度可以加入一个“与过去完全不同”的地区协议,他还补充称,“I2U2”补充了印度在全球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的愿望。他还强调,“这并不是一个反伊朗或反中国的组织。”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