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阿以正常化并孤立伊朗:以色列提前计算拜登访问带来的收益

U.S. President Biden visits Israel
拜登将与拉皮德签署《耶路撒冷宣言》,以重申美国对以色列安全的承诺(路透社)

以色列的许多政治和军事领导人都毫不掩饰他们对美国总统乔·拜登访问以色列和中东地区的喜悦,因为它将实现特拉维夫在过去几年内寻求实现的诸多要求及目标。

据以色列政治分析人士透露,拜登的此次访问传递了多条信息,其中最突出的或许是强调美国对保护以色列安全的承诺,以及扩大中东关系正常化的圈子、建立反对伊朗的区域防务同盟,并且忽视巴勒斯坦问题的政治内核,而是将其限制在人道主义层面上。

拜登于13日下午抵达以色列,从而开启其访问中东地区的第一站。他计划与以色列总理拉皮德签署一份名为《耶路撒冷宣言》的联合声明,以强调美国对支持以色列安全的承诺,以及美国不允许伊朗获得核武器的承诺。

而拜登此次对特拉维夫的访问,正值以色列统治危机恶化之际,并且它将在不到4年的时间内举行第5次议会选举。通过此次访问,它得到了华盛顿的保证——以色列将继续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最重要的战略盟友,并将继续获得来自美国的政治、军事和安全支持。

为表明美以两国在伊朗核问题上不存在冲突,拜登政府暗示称,特拉维夫和华盛顿对伊朗的立场是一致的,并暗示双方已就防止德黑兰获取核武器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必要性达成了一致,同时还承诺会以“伊朗威胁”为借口而建立由美国主导的防务联盟,以遏制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根据以色列事务专家及分析人士的看法,与美国似乎将在外交层面上严格处理伊朗问题不同的是,它选择无视巴勒斯坦问题,并推动扩大以色列与更多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关系正常化协议。

象征性和历史性

专门研究以色列和中东外交政策的以色列研究所所长尼姆罗德·戈恩认为,拜登的访问在以色列被视为具有象征性和历史性,因为它正值美以两国在各种地区问题上加强联盟与和谐之际,并且反映了地区利益的趋同,同时还向中东国家强调,通往白宫的大门必须经过以色列。

戈恩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了以色列试图通过拜登的此次访问而实现的目标,他还指出,这些目标主要围绕着展示两国战略联盟的深度,以及美国对以色列的无条件支持,并赋予其应对任何挑战的国际豁免权。

此外,还要发起建立以美国为主导、以色列为先驱、阿拉伯国家参与的反伊朗防务同盟,同时还要加强对以色列安全和军事工业的合作与投资。

在有关巴勒斯坦的问题上,戈恩解释称,拜登此次的东耶路撒冷之行,虽然传达了有关巴勒斯坦问题的政治信息,但其实质通过支持卫生部门而仅限于人道主义层面,此外,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国人会在巴勒斯坦建国的情况下,承认东耶路撒冷为该国的首都。

他还指出,以色列正寄希望于美国能够成功领导中东地区的联合防御联盟,并通过扩大关系正常化协议以使之包含主要的伊斯兰国家,来加强与所谓的“温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伙伴关系。

支持与和谐

在以色列内部政治层面,政治分析人士阿基瓦·埃尔达尔认为,拜登的此次访问正值以色列议会竞选活动的高峰期,这也可以被解读为对阵营、政党联盟以及任何与美国政府和谐相处的以色列政府的支持,而美国政府正在推动加强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并加大对以色列军事和国防工业的投资。

埃尔达尔认为,以色列看守政府总理拉皮德以及他所属的阵营,很可能会寻求收割此次访问的成果并将其用于当前的竞选活动,无论是在有关伊朗核问题,获得美国不允许伊朗制造核弹的公开承诺,或者继续扩大与阿拉伯国家及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关系正常化和联盟防御,还有不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付出任何代价或让步等等方面取得的成果。

这位政治分析人士认为,从以色列的角度来看,拜登此次访问的成功和成就可归结为拉皮德与拜登联合签署的《耶路撒冷宣言》,以及美国不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向以色列施压,同时还为以色列与沙特阿拉伯之间的合作铺平道路,以建立阿以关系正常化的新阶段。

无论以色列的政治和选举进程如何发展,拉皮德都期待能在今年11月1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收获拜登此次访问的成果,但是以色列事务研究员安坦·沙哈特认为,以色列非常关注两个问题,并将二者置于其优先事项列表之首——其一是伊朗问题,而美国在该问题上的​​立场似乎已越来越接近以色列的立场,特别是在两国之间存在阻止伊朗拥核的半谅解的情况下。

而其中第二个问题则与正常化问题相关,正如研究员沙哈特对半岛电视台记者所说的那样,以色列正常化进程中的主要目标显然是沙特阿拉伯,它是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也是在中东地区、阿拉伯世界甚至全球范围内的重要国家。

沙哈特指出,拜登的此次访问还旨在加强两国之间的军事安全关系,而陪同拜登访问的还有来自27家美国武器制造公司的代表团,他们将共同访问以色列的国防和航空工业系统。

拜登与特朗普

政治分析家、作者苏莱曼·阿布·阿希德认同研究员安坦·沙哈特关于以色列方面对拜登的访问及其未来的影响,在有关成功、失败和疑虑方面的权衡,他还强调,巴勒斯坦问题没有出现在拜登在特拉维夫期间会谈的核心中,这是令以色列满意的最重要的收获之一,因为以色列一度担心华盛顿会对其施压,并要求其重返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的政治谈判。

阿布·阿希德对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拜登政府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尤其缺乏明确的政治计划,在这样的基础上,该问题被边缘化甚至缺位。

他还补充称,华盛顿与以色列之间的和谐,以及通过“软外交”重新对中东地区洗牌,是所谓的“世纪交易”计划的另一层面,而这项计划公开以清算巴勒斯坦事业为目标。

阿布·阿希德认为,美国总统访问以色列和中东地区的核心及内容表明,拜登正在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后尘——将巴勒斯坦事业边缘化,对以色列提供绝对支持和忠诚,扩大阿以关系正常化的圈子,以对抗所谓的“伊朗威胁”为由而强化阿以同盟和“侵略轴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