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答:伊朗与埃及和解的原因及前景如何?

伊朗与埃及之间出现关系正常化的迹象,但是地区当前的运动是会加强还是会排除这种趋势? (通讯社)

伊朗与埃及之间的双边关系在经历过去4年的降温之后,伊拉克最近透露,它正在实施调解以改善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从而加强了相关媒体报道的真实性——这些报道声称双方的安全人员在近期召开了秘密会议。

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安最近在访问叙利亚后发表新闻声明称,加强与埃及之间的关系“符合该地区和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利益”,与此同时,据部分媒体消息人士透露,埃及也拒绝参加任何反对伊朗的区域联盟。

此次有关伊朗与埃及达成和解的消息,出现在美国总统乔·拜登访问中东地区前夕,此外,还有关于建立中东军事联盟以应对伊朗无人机和导弹威胁的消息,而这遭到了伊朗方面的强烈拒绝,并认为这将是挑衅性的一步,会对其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埃及与伊朗两国于1980年断绝外交关系,即在伊朗末代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被推翻的一年之后,后者逃往埃及并在当地获得了庇护。自此11年之后,双方再次恢复关系,但却限于代办和办事处级别。

伊朗驻开罗临时代办 (社交网站)

伊朗的愿景

在这样的背景下,伊朗前任驻利比亚大使贾法尔·卡纳德·巴希认为,对于伊朗而言,埃及算得上是伊斯兰世界的中流砥柱,而伊朗致力于消除那些企图挑拨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关系的阴谋。他还强调,伊朗和埃及在该地区均享有战略地位,加强两国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关系,足以切断那些寄希望于将埃及拉入反伊朗阵营的各方之路。

卡纳德·巴希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鉴于埃及的地理和政治位置,它无疑是主要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平衡纽带。他还解释称,除了埃及在非洲联盟、伊斯兰合作组织和阿拉伯国家联盟内的影响力之外,它还在红海和地中海上拥有多个港口,在这样的情况下,德黑兰和开罗之间的和解,也将对通过苏伊士运河的伊朗船只的活动产生积极影响。

这位伊朗外交官员证实,在埃及前总统安瓦尔·萨达特去世之后,伊朗曾表示希望与开罗建立正常关系,他还解释称,在穆巴拉克时代和穆尔西时代,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曾派遣一些伊朗高级官员前往开罗,但是埃及方面当时并没有表现出弥合分歧的同等愿望。

卡纳德·巴希总结称,德黑兰希望解决与开罗之间悬而未决的问题,但他也排除了两国关系在当下恢复正常的可能性,并将之归因为强大的地区和国际反对势力的存在,而这些反对势力害怕看到德黑兰与开罗之间实现真正的和解。

德黑兰的伊斯兰布里大道(Khaled Al-Islambouli Street)正是伊朗和埃及关系破裂的一个层面 (路透社)

安全重要性

另一方面,德黑兰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拉赫曼·卡哈拉曼波尔认为,对于伊朗而言,与埃及的关系所具有的安全重要性超过了它所具有的经济重要性,他还补充称,伊朗和埃及双方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以加强两国之间的贸易合作。

卡哈拉曼波尔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安全因素是伊朗与埃及关系之中最重要的问题,他还解释称,在解决两国之间悬而未决的安全问题之前,伊朗和埃及之间的旅游往来不会存在任何明朗的前景。

他还认为,美国在中东地区政策的变化和埃及内部安全的建立,都是开罗回应伊朗关于加强双边关系并恢复埃及在该地区历史地位的愿景和行动的催化剂。

埃及的立场

就在伊朗官员谈及与开罗发展关系对双方利益的重要性之际,埃及的官方立场却保持沉默,尽管开罗曾反复表示它绝不会加入任何反对伊朗的地区联盟,其中包括最近提出的有关组建中东版“北约”的项目。

半岛电视台记者向埃及国家安全事务专家、埃及前外交官员穆罕默德·阿卜杜勒-瓦赫德提出了有关伊朗与埃及恢复关系的问题,以及两国关系疏远的原因,还有当前这种关切与挑战的性质,以及双方再度恢复关系的可能性。

关于德黑兰与开罗切断关系的真正原因,穆罕默德·阿卜杜勒-瓦赫德表示,两国之间存在共同的历史和解要点,他还指出,双方断绝关系的最主要原因包括:

  • 海湾国家担心伊朗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尤其是在也门、伊拉克和叙利亚。
  • 开罗坚守对海湾安全的承诺,并将之视为埃及安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伊朗的军事项目,无论是通过发展导弹系统还是核武器,都破坏了该地区的稳定平衡,并对其整体构成威胁。
  • 埃及努力实现该地区的平衡与稳定,并对抗来自伊朗或者以色列的核军备竞赛。
伊朗末代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的妻子在他位于开罗的墓前哀悼,而巴列维在被民众革命推翻后,已于1980年去世 (路透社)

另一方面,伊朗国际法教授、前外交部长助理阿卜杜拉·阿沙尔则将这些原因中最重要的部分归结为:

  • 埃及不允许建立任何开放的关系,并且限制伊朗驻开罗使团的工作和活动。
  • 华盛顿、利雅得和特拉维夫纷纷向开罗施压,尽管后者尽可能地避免被卷入目标联盟。

关于埃及对与伊朗关系正常化所存在的担忧,阿卜杜勒-瓦赫德解释称,埃及与伊朗关系的当前局势,与海湾国家对伊朗在该地区的活动和其对各国内政的干预所产生的担忧相关,他还指出,如果海湾国家与伊朗之间进行冷静的沟通,就有可能在双方之间达成一个能够平静局势的共同模式。

他还强调,未来一段时期需要一个建立信心的过程,特别是因为海湾国家并不介意坐到谈判桌前进行调解,而伊拉克和阿曼目前就在发挥这样的作用,此外,还有拉近双方观点的其他联络。

而阿沙尔则认为,“开罗可能会在和解的过程中面临来自不同势力的挑战与障碍,但是恢复这种关系有利于埃及的利益。”

但他认为,“最近所有的地区调解和接近关系,都以牺牲伊朗为代价,并且全部都是基于反对伊朗的立场。”

恢复关系的可能性

专家阿卜杜勒-瓦赫德认为,埃及和伊朗的两国关系在短期内不太可能恢复,但是从中长期来看则是可能的,但这种可能性仍将取决于多个问题,其中最重要的包括:

  • 美国总统乔·拜登即将对中东地区进行的访问,与此同时出现了有关建立反伊朗联盟的消息,而这些联盟都是为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服务的。
  • 国际秩序的形式,以及乌克兰战争将会导致的结果,中美冲突,尤其是经济冲突,此外还有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的冲突。
  • 埃及的外交政策在经过认真考量之后确立的优先事项与利益。
  • 多年以来,伊朗对埃及的措辞都是温和而良好的,但是决定关系的仍将是利益,而不是带有情感的语言。

另一方面,阿沙尔还排除了埃及和伊朗两国关系恢复的可能性,“只要西方和以色列对埃及的压力仍然存在”,他还预计,拜登针对以色列利益的访问将会进一步加强这种压力。

但是他又认为,在宣布两国关系恢复正常化的情况下,将会出现广泛而多样的合作领域,并且其中以旅游业为首,他还解释称,“有1000万伊朗人想要参观埃及的宗教场所,而除了贸易、工业、农业之外,埃及还能从其他许多领域内受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