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的腐败问题有多严重?

乌克兰领导人亚努科维奇、泽连斯基、波罗申科都被控未能制止腐败 (美联社)

在3年前(2019年)的5月20日,泽连斯基在其就职演说中略带讽刺地表示,他的选举胜利证明,乌克兰人已经厌倦了那些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因为他们在过去28年的时间内创造了一个充满机会的国家——“窃取、贿赂和掠夺的机会”。

这位前喜剧演员在竞选中承诺打击腐败,他还补充称,“让我们建设一个充满其他机会的国家。让我们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让游戏规则诚实透明,并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乌克兰长期以来一直与腐败和寡头政治联系在一起,而俄罗斯也利用这些话题,作为它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的部分理由。

然而,分析人士指出,乌克兰今天已经在反腐败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并且认为俄罗斯没有资格批评乌克兰。

根据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发布的2021年清廉指数,乌克兰在总共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22位,接近赞比亚、加蓬和墨西哥等国,而丹麦和芬兰等国排名第一。

而在2019年,乌克兰还是欧洲第二大腐败国家。俄罗斯则在最腐败的国家中排名第136位。

但是,伦敦城市大学国际政治高级讲师科恩·斯洛特迈克斯认为,“我们在讨论乌克兰的腐败问题时需要非常小心,因为如果我们不小心行事的话,就只会增强俄罗斯的宣传叙事,而后者将腐败作为其发起军事行动的理由之一。”

他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当我们把乌克兰与非洲国家进行比较时,情况尤是如此。西方国家经常利用腐败问题来强迫非洲国家继续服从,并为之提出特别的措施和发展援助条件。”

在2019年举行的就职典礼上,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乌克兰人已经厌倦了那些“创造偷窃、贿赂和掠夺机会”的政治人士 (美联社)

毫无疑问,腐败问题仍然困扰着乌克兰的社会和政治局势,但是乌克兰人每天都在不断地站出来反对政府的不当行为,并呼吁法治、民主和命运自决,例如发生在2004年的“橙色革命”,以及亲欧洲的抗议者们在10年后发起的“欧洲广场”运动。

“橙色革命”是一系列的罢工和抗议活动,它与2004年乌克兰总统选举中亲俄候选人维克托·亚努科维奇的选举舞弊指控相关。

发生在2013年至2014年期间的“欧洲广场”运动,则是当时的乌克兰政府决定不与欧盟签署“欧盟-乌克兰联合协议”的结果。这些抗议活动以亚努科维奇辞职而告终。

斯洛特迈克斯指出,“就乌克兰而言,欧洲广场运动主要是由民众改变政治体制和解决乌克兰腐败问题的愿望所引发的。”

前苏联的遗产

但是早在亚努科维奇时代之前,乌克兰就已经出现了广泛的制度性腐败。

贿赂或者“礼物”在公共系统中非常常见。乌克兰人不得不通过贿赂官员来获得更好的公共服务,例如教育或医疗,或者防止被剥夺这些服务。

拉夫堡大学外交和国际治理讲师克里斯蒂安·尼托乌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指出,“遗憾的是,这种广泛存在的制度性腐败问题很难得到解决,这至少需要一代人甚至更多代人的持续努力。”

“前苏联的遗产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为公民们必须学会如何驾驭一个非正式关系和规则体系,而在这个体系内,每个人在纸面上都拥有平等的权利,但是在实践中,有些人却比其他人更享有‘平等’。”

“这些情况并非乌克兰独有,大多数后苏联时期的国家都曾经历过,也包括俄罗斯在内,但是,乌克兰与摩尔多瓦,是比较极端的例子。”

上万人加入了乌克兰的广场抗议活动,并最终导致亲俄总统亚努科维奇的下台 (路透社)

然而,自2014年的“欧洲广场”运动以来,乌克兰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政府一直在与经合组织合作以减少腐败,并采取了一系列的反腐败措施,其中包括制定反腐败战略和实施刑法改革,以使乌克兰符合国际标准。

此外,乌克兰的两大反腐败机构——预防腐败机构和国家反腐败局,也已宣告成立。

这些措施收紧了针对政治人士和政府官员的收入申报要求。

此外,在2014年之后,乌克兰与欧盟的关系更近一步。

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意味着乌克兰在更广泛的法治和司法领域内实施了改革。

尼托乌指出,“实施这些改革的进展缓慢但却稳定”,“其主要成就包括加强检察官或法官的独立性,以及为检察官提供更多的资源和自主权来打击腐败。”

与此同时,乌克兰与俄罗斯的经济关系在战争期间已经几乎完全切断,从而消除了高层腐败的另一项来源。

乌克兰还采取了教育年轻一代的措施,以解决社会上普遍存在的结构性腐败问题。

然而,改革仍有不足之处。

尼托乌认为,“乌克兰目前正在经历一场战争,因此很难给它贴上腐败国家的标签。但是,与社会上普遍存在的结构性腐败相关的问题,以及腐败本身,很可能仍然存在,而且在冲突结束后还会继续存在。”

腐败是让乌克兰人对其前总统波罗申科感到不满的原因之一。

结果就是,他们在选举中投票支持新面孔和新规则,从而导致泽连斯基胜选。

这位年仅44周岁的乌克兰总统一直在口头上支持实施欧盟所要求进行的改革。然而,其政府常常被视为在寻求制定保护乌克兰寡头利益的法律。

尼托乌解释称,“在其任期内,透明国际的调查发现,乌克兰公众眼中的腐败程度有所上升。在政策和学术领域内,泽连斯基经常被批评为受到乌克兰寡头的控制,而这些寡头在波罗申科担任总统期间并没有特权地位。”

然而,曼彻斯特大学政治学高级讲师奥拉·奥努奇却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泽连斯基在解决乌克兰腐败问题上也留下了他的足迹。

“泽连斯基能够通过一项终止政治豁免权的法律,这就是其重大的政策成功之一,因为这种豁免权长期以来都保护着政治腐败。”

他还指出,“银行业和其他商业领域内的改革也令人印象深刻。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改革,包括在司法系统方面,但是,乌克兰在这方面已经进行了很多的改革,而且比俄罗斯采取了更为积极的举措。”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