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别对待还是地缘政治?北约为何拒绝乌克兰而欢迎芬兰和瑞典?

反对俄罗斯战争的示威者举着北约旗帜和乌克兰的旗帜 (法国媒体)

自 2008 年以来,乌克兰公开迈出了申请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北约) 的第一步,在这条道路上倾注了许多改革努力,并实施了所需标准,并制定了最重要的政策,其中最突出的是 2019 年批准的一项宪法修正案,该修正案使加入北约成为国家的“战略目的”。

但俄罗斯在 2022 年对乌克兰的战争迅速——而且在最初的几周内——打破了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梦想,以至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完全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并暗示他的国家有可能恢复其“中立”地位。

对“歧视和恐惧”的不满

放弃加入北约的暗示并没有成功说服俄罗斯停止战争,今天,这个问题在乌克兰政界和民众圈子中引发了一些不满,尤其是在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之后。

这种不满基于乌克兰在这方面14年的努力已经化为乌有,而大多数北约国家都欢迎芬兰和瑞典的加入申请,这两个国家几周前才开始申请加入北约。

乌克兰政治分析家亚历山大·帕利表示,“如果没有对俄罗斯的恐惧,就不会有这种区别对待,”指的是由于害怕与俄罗斯发生直接对抗,乌克兰加入申请一再被拒绝。

亚历山大·帕利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继续说,“许多北约国家依赖于不合理的恐惧,尽管友谊比与俄罗斯的战争更糟糕,因为它会破坏未来。”

分析人士认为,乌克兰战争证明俄罗斯太弱了,无法与苏联的实力相提并论,而乌克兰曾是苏联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俄罗斯具有侵略性,这也是芬兰和瑞典要求加入北约而北约也对此表示欢迎的原因之一。

“地缘政治”决定取决于局势

但乌克兰的其他人完全拒绝这一论点,他们认为,将其与芬兰和瑞典的努力进行比较没有意义,政治分析家维克多·塔兰(Victor Taran)表示,以不满和指责的态度对待这两个国家申请加入北约事宜是不对的,“在任何其他原因或因素之前,成为北约和欧盟成员的决定曾经是——现在仍然是——地缘政治。”

维克多·塔兰补充说,“每个国家都有其现实局势,这促使芬兰和瑞典看似很快加入北约,但对于联盟中的其他国家来说,在某些时候是困难的,甚至包括土耳其,而土耳其是北约中军事力量第二大强国,仅次于美国。”

塔兰表示,芬兰和瑞典的标准是欧洲大西洋标准,甚至在加入之前就是这样,但是,乌克兰——在过去几年中——仅适用了 43% 的北约成员国标准,这是由于亚努科维奇总统执政期间(2010 年至 2014 年初)让此前几年的努力付之东流,“从那以后,我们几乎从零开始。”

重新考虑申请

带着乐观的态度,政治分析家塔兰继续谈论 3 个外部因素,使乌克兰成为北约成员国的可能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以及必须在内部适用的因素。

塔兰表示,“乌克兰的成员资格必须得到北约国家的普遍接受,这是它的迫切需要,以及必须提高的标准。”

这位分析师表示,“今天的西方普遍将乌克兰视为一面盾牌,以勇气和效率保护它,例如,西方国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支持乌克兰加入欧盟,我认为,如果基辅对加入北约表现出新的兴趣,西方国家也会这样支持它。”

随着美国暗示加入的机会仍然存在,北约大门仍将向乌克兰敞开,塔兰认为,“乌克兰当局应该重新考虑其举措,并‘雄辩且以令人信服的方式’阐述加入北约的新计划。”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