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能否追究俄罗斯环境罪的责任?

乌克兰生态和自然资源部表示,被毁坏的军事装备和弹药、爆炸的导弹和空中炸弹,用重金属等化学物质污染了土壤和地下水 (路透)

随着乌克兰的法医调查人员发现可能构成战争罪的杀戮证据,另一种专家正在努力记录俄罗斯战争对环境的影响。

乌克兰负责环境保护的部门在上个月的一次简报中表示,毁坏的军事装备和弹药、爆炸的导弹和空中炸弹,用重金属等化学物质污染了土壤和地下水。

总部位于日内瓦的Zoï Environmental Network副主任尼古拉·杰尼索夫是绘制战争相关破坏的团队中的一员。

截至4月底,该组织已在城市、城镇和村庄等大约600个居住点报告了3300起事件。

“(情况)当然非常严重,”杰尼索夫告诉半岛电视台。 “最重要的是,这会对人们产生影响。但在环境中也存在这种情况。”

多年来,环境污染一直困扰着乌克兰。

这个前苏联国家拥有15座核反应堆,1600多家化工、石化和制药企业,以及148座煤矿。

它还是世界第六大小麦出口国和全球主要软商品生产国,包括玉米和葵花籽油。

据乌克兰国家紧急事务部称,自俄罗斯入侵于2月24日开始至4月27日,在13473公顷(33293英亩)的调查区域内发现了79169枚爆炸装置、1955 枚飞机炸弹和567.4公斤炸药。

根据基辅中央政府的估计,重建乌克兰城市的成本可能高达6000亿美元,但国家环境监察局表示,仅土地资源污染造成的损失就高达7700万美元。

“战争规模和风险成本是如此巨大,这与我们多年来在欧洲看到的任何事情都完全不同,”杰尼索夫说。

起诉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他的官员可以为赔偿打开大门,但与环境破坏有关的罪行很少被带到法庭。

专家说,乌克兰的冲突可能会改变这一点,并标志着针对冲突与环境损害和人类苦难之间联系的更强有力的立法的开始。

绘制环境破坏图

记录和绘制可能的环境犯罪被认为是确保问责的基石。

乌克兰和国际组织,包括Zoï Environmental Network、Ecoaction、CEOBS、PAX、Environment-People-Law、Truth Hounds和OSCE等等,正在使用开源信息、卫星图像、政府公告和媒体报道来拼凑证据。

总部位于基辅的Ecoaction主任娜塔莉亚·戈扎克告诉半岛电视台,该非营利组织对200起可能构成环境犯罪的事件进行了事实核查。

这些信息将提交给一个政府工作组,该工作组包括环境部、军事专家和检察官等,其目的是准备将案件提交国际法院。

其他组织表示,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也将收到他们的数据。

“我们的想法是要求赔偿,而要做到这一点,乌克兰必须采取某些措施,”戈扎克说。

一旦冲突平息,地图将指示实地分析的重点。

戈扎克补充说,乌克兰还在起草新的立法,为自然资源损害的经济评估设定一个共同框架。

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
顿巴斯各地处于哪方势力的控制之下?
战争研究所表示,预计乌克兰军队将在伊久姆发起反击,以击退俄军;俄罗斯军队正在从哈尔科夫撤离 (半岛电视台)

2014年,普京对乌克兰的煤炭和钢铁产区顿巴斯发动了进攻,向这片肥沃的土地开火,使环境保护的许多工作陷入瘫痪。

这包括煤矿的管理。可以防止有毒的水填满矿井和污染地面饮用水的抽水过程已被停止。

2015年,联合国估计在顿巴斯高度优先的环境修复成本为3000万美元,另外还有4000万美元用于恢复供水和卫生设施。

普京最近将俄罗斯全面入侵计划的重点重新集中在该地区,这里拥有约4500家采矿、冶金和化工企业。

“我们估计这个问题现在非常普遍和严重,”戈扎克说。

受污染的水也可能影响与乌克兰共享第聂伯河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

在一个核国家发动战争还会造成被放射性物质泄露波及的风险。

Zoï的杰尼索夫说,间接地,俄罗斯已经在遭受附带损害。

西伯利亚最近爆发了猛烈的森林火灾,上个月鄂木斯克地区报告了近300起事件,“但俄罗斯现在扑灭火灾的能力非常低,它的重点现在在国家西部,”他表示,当地的油库和其他设施一直是乌克兰报复性袭击的目标。

将证据提交法庭

对环境损害的赔偿很少见。

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与1990年至1991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有关。海湾战争结束后,联合国得出结论,伊拉克应对环境和公共卫生损害负责。

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国际环境法中心(CIEL)负责人卡罗尔·穆菲特告诉半岛电视台,俄罗斯,作为联合国安理会拥有否决权的成员国,不太可能遭受类似的待遇。

虽然国际刑事法院将成为起诉战争罪和其他严重罪行的自然场所,但俄罗斯不承认该法院的管辖权。

穆菲特说,“近几十年来,在此类冲突之后,我们反复看到的是,国际法庭可以用于处理单独的冲突,”例如1994年卢旺达种族灭绝和1990年代巴尔干冲突。

因此,环境犯罪可以成为解决可能的俄罗斯战争罪行的更广泛试验的一部分。

然而,要证明环境破坏是由于俄罗斯采取的军事行动造成的,乌克兰需要提供基线数据。

根据Ecoaction的戈扎克的说法,保护区和农田进行了这种监测。

“但在有化学设施的情况下,情况可能要复杂得多,”她说,因为土壤和地下水质的控制通常是不可用的。

此外,《日内瓦公约》和其他有关武装冲突中环境破坏的国际立法在涉及(处罚等的)相称原则和“军事必要性”原则时也很谨慎。

穆菲特说,证明军事行动是不必要的并且损害是可惩罚的“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漏洞,可能很难解决”。

但如果入侵乌克兰被认为是“一场本质上明显非法的战争”,“什么是合法的军事目标就变得根本(无关)”,他补充说。

新的环境保护措施

一项长达十年的联合国项目旨在加强与武装冲突相关的环境法律保护,但遭到成员国的强烈反对,但对乌克兰的入侵凸显了战争构成的威胁以及现有法律框架保护环境的弱点。

总部位于英国的冲突与环境观察站 (CEOBS) 的政策主管道格·威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是未来保护环境的新规范标准如何制定的问题。”

自2013年以来,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 (ILC) 开展了一个PERAC项目(与武装冲突相关的环境保护),迄今已确定了28项原则草案,这些原则草案阐明了广泛主题的法律框架,这些主题的范围从占领期间的环境保护、冲突后评估到敌对行为和国家问责制。

PERAC的草案制定工作将于今年结束,并在联合国大会上进行投票。

“这是自1970年代越南战争之后,关于冲突和环境的法律框架的最大项目,”威尔说。

虽然这些原则不具有约束力,也不会回溯性地适用于乌克兰,但冲突可能会促使坚定地反对者,包括美国、法国、英国和加拿大,产生必要的政治意愿,以接受这些原则并在未来的冲突中给予环境更好的保护。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人们早就应该认识到环境的重要性,”威尔说。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