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美国无法谴责杀害希琳·阿布·阿格莱的事件?原因在于长达半个世纪的美以关系

拜登(右)在上台之前便以大力支持以色列而闻名 (法国媒体)

自半岛电视台记者希琳·阿布·阿格莱在本月11日早上被杀害的消息传出的第一刻起,拜登政府就在采纳巴勒斯坦人的说法的问题上犹豫不决,最终它倾向于采纳以色列人的说法,并呼吁“开展联合调查以查明这一事件的真正原因”。

在美国新闻网络和社交网站播出了以色列占领军袭击拥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希琳·阿布·阿格莱的葬礼的画面之后,美国的立场已经转变为对以色列的愤怒阶段,但是仍然没有任何美国官员站出来谴责这起暗杀事件。

回到今年3月份,美国在记者遇害问题上则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立场——当美国记者布伦特·雷诺于当月24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郊外遇害时,拜登政府迅速对俄罗斯表示谴责。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在推特上表示,“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记者和电影制片人等非武装人员,在乌克兰被克里姆林宫的部队打死或打伤。”

普赖斯补充称,“我们向所有受这一骇人听闻的暴力事件影响的人们表示哀悼。这是克里姆林宫实施无差别暴力行动的又一个可怕例子。”

而普赖斯在希琳·阿布·阿格莱被杀害后发布的推文则截然不同——“我们对美国记者希琳·阿布·阿格莱在约旦河西岸的遇害感到悲痛并表示强烈谴责。必须立即展开全面调查,并追究肇事者的责任。她的死是对世界各地媒体自由的侮辱。”

就像这样,美国在这两种情况下给出了明显不同的反应。在雷诺死后,美国国务院表示这是“可怕的事情”,并且立即谴责俄罗斯以及克里姆林宫,尽管俄罗斯方面否认对雷诺之死负有任何责任,并且华盛顿也没有要求进行任何调查;而在希琳遇害的事件上,华盛顿根本没有提及“以色列”的名字。

普赖斯在12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以色列人拥有必要的资源和能力开展全面的调查”,并指出了让以色列人开展调查的必要性。

尽管已故的希琳·阿布·阿格莱拥有美国公民身份,但是华盛顿并未表示愿意在有关她被谋杀的事件中加入调查员的行列,其中唯一的原因是,这样的举措可能会激怒以色列方面。

白宫发言人简·普萨基证实,华盛顿准备考虑任何协助调查的请求,她还表示,“我们准备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协助其中任何一方,但是双方均未请求我们的协助。”

令人不安的画面

简·普萨基在最近以白宫发言人的身份露面时表示,“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些画面,我们知道,今天在耶路撒冷举行的送葬仪式中出现了令人不安的画面。我们对本应和平进行的送葬仪式受到冲闯而感到遗憾。在这个敏感时刻,我们尊重送葬者及逝者家属。”

普萨基仍然避免谴责以色列在葬礼上的行为,甚至避免谴责以色列占领军对武力的过度使用。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则在推特上写道,“我们对于以色列警方干预巴勒斯坦裔美国人希琳·阿布·阿格莱的送葬队伍的画面深感不安。每个家庭都应该在有尊严、畅通无阻的情况下与亲人和至爱告别。”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则表示,对希琳·阿布·阿格莱葬礼上出现的画面感到“非常痛苦”。

就这样,没有任何美国高级官员谴责以色列,拜登政府得出结论认为,以色列应当自己调查这起事件,而许多评论员认为,这表明该政府对于了解真相和追究肇事者责任的问题漠不关心。

以色列游说集团

在2003年,当以色列的推土机将美国活动家雷切尔·科里压死之后,时任以色列总理的阿里尔·沙龙向小布什政府承诺,将会对此展开“全面、可信和透明的调查”。

但是,最终的调查结果就是以色列国防军的一份机密报告,该报告得出结论称,科里的死只是一场“悲剧性的事故”。

当时,这份报告分发给了美国国会议员,而前众议员布赖恩·伯德(来自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人)提出了一份决议草案,要求美国对科里之死开展独立调查,但是美国众议院的领导人拒绝通过这项决议草案,而布赖恩·伯德认为,国会领导人的犹豫态度主要是因为担心激怒以色列游说集团。

在希琳·阿布·阿格莱遇害之后,美国境内最大的以色列游说集团AIPAC发表声明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拒绝分享与希琳·阿布·阿格莱之死相关的证据,这是令人愤怒的,在开展全面而客观的调查之前,就将希琳·阿布·阿格莱遇害一事完全归咎以色列,这完全是一种宣传上的欺瞒,美国领导人应当对此予以谴责,并呼吁巴勒斯坦人开展合作以揭露真相。”

拜登和以色列:支持的记录

部分美国评论员认为,乔·拜登对以色列历史上最右翼和极端主义政府的持续支持,为我们看到的以色列侵略行动提供了掩护。

评论员们指出,早在希琳·阿布·阿格莱遇害的数日之前,华盛顿便对以色列定居者和右翼极端分子在阿克萨清真寺广场上的暴力行为保持沉默,并且没有发出任何谴责。

拜登总统对以色列的全力支持,令许多曾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给他投票的人员感到震惊——特别是在民主党进步左翼的支持者中,但是,在回顾拜登的政治记录之后,我们就会发现,他采取这样的立场似乎非常自然。

拜登拥有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政治工作经验,他的政治记录中存在很多在阿以冲突和巴以冲突中采取亲以色列立场的情况。

自1973年在十月战争前夕首次访问以色列以来,拜登便坚定不移地支持对以色列的安全承诺,在其担任特拉华州参议员期间,还帮助确保了对以色列安全的坚定支持。

拜登在参议院期间,一直在努力确保以色列获得最多的援助,他还经常表示,向以色列提供经济和军事财政援助,是“我们能对这30亿美元所进行的最佳投资”,同时,他还一直反对向以色列的邻国出售先进的武器。

在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执政期间,拜登担任副总统一职长达8年,当时,他也是推动为先进的以色列军事技术提供支持的主要倡导者,例如“铁穹”反导弹防御系统等等。

在2016年,拜登主导在华盛顿和特拉维夫之间签署了一项前所未有的谅解备忘录,为期10年,价值达380亿美元,用于向以色列提供军事援助,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此类军事援助计划。

拜登还积极主导旨在反对剥夺以色列合法性的努力,无论是在国际组织中,还是通过美国境内的抵制运动——包括要求撤资和实施制裁等。

自2021年1月入主白宫以来,拜登承诺恢复指导美国应对以巴冲突的外交原则,包括支持两国方案和反对以色列建造更多的定居点。

拜登强调,不会撤销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关于将美国驻以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决定,也没有撤销关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决定。

就近一年前,当以色列在去年5月针对加沙地带实施侵略并杀害数百名无辜平民期间,拜登总统强调称,他认为“以色列有权在数千枚火箭弹落在其境内时发起自卫”。

以色列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

盖洛普机构自1975年以来每年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以色列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超过了美国总统。

该机构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以色列在美国人中的支持率为69%,这一比例接近拜登总统本人在美国人中支持率的两倍——拜登的支持率在今年4月下降至38%。

部分评论家认为,在以色列并不关心华盛顿利益之时,美国对以色列的大力支持将会损害美国的利益。

部分人列举了以色列对美国的所作所为,包括在上世纪60年代摧毁“自由”号驱逐舰,以及向中国泄露美国军事和技术机密,此外还曾多次监视美国军队,并且明确拒绝拜登政府在理论上支持的两国方案。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