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公民身份作为武器”:缅甸军方针对异见人士

自2021年2月发生军事政变以来,由敏昂莱领导的缅甸军方遭遇了顽强的抵抗 (美联社)

自今年3月以来,缅甸军政府宣布终止33名知名异见人士的公民身份,批评人士认为此举侵犯了人权,并且违反了国际法。

此举针对的目标包括拒绝为军方工作的外交官员、为反对去年政变而成立的平行政府成员、直言不讳的知名人士及活动人士。根据缅甸官方媒体发布的3份公告的内容,这些人员的公民身份被终止,因为他们“做出了可能损害缅甸利益的行为”。

缅甸军方于2021年2月夺取了政权,在此之前,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LD)在选举中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是军方拒绝承认这一胜利。这场政变引发了一场政治危机——数十万公务员罢工、数百万人走上街头举行抗议,并且在残酷的军事镇压之后,和平示威者也拿起了武器。

在被剥夺公民身份的人员中,包括缅甸驻联合国大使觉莫吞——他在政变不久后戏剧性地宣布继续效忠被推翻的政府。他被允许保留其在联合国的席位,而缅甸军方正努力争取国际社会的正式承认。其他被剥夺缅甸公民身份的外交官员包括缅甸驻英国大使左绥敏(Kyaw Zwar Minn)以及缅甸驻美国大使馆二秘德塔缅仪山(Thet Htar Mya Yee San)。

这项政策还针对民族团结政府的重要成员,后者是一个由2020年11月选举产生的部分政治人物组建的平行内阁。

民族团结政府发言人及国际合作部部长萨沙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军政府试图伤害我们,这种让我们失去国籍的绝望企图是完全非法的,这不会阻止我和我的同事们为长期遭受苦难的勇敢的缅甸人民所做的工作。事实上,此举进一步加强了我们的决心。”

“人权观察”亚洲分部副主任菲尔·罗伯逊表示,这项政策只是军方“将公民身份作为武器”的最新例证。

缅甸驻联合国大使觉莫吞(Kyaw Moe Tun)也是被军方剥夺公民身份的33人之一,这项声明已经官方媒体发布 (路透社)

他还表示,“目前仍有许多活跃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的上一代民主抗议活动人士未被恢复缅甸国籍”,他还表示,在恢复民主之前,这些问题不太可能得到解决。

国际特赦组织负责研究的地区副主任埃默琳·吉尔表示,如果终止公民身份会让受害者失去国籍,那么这就“不符合国际法”的规定。

吉尔指出,“这可能将是缅甸军方针对的那些人员将得到的结果,因为这个国家并不允许双重国籍的存在。”

她还补充称,取消公民身份“似乎是该国报复氛围的一部分,军事当局在国内动用任何手段——无论其多么残忍或非法——来压制反对政变的人士”。

萨沙指出,剥夺人们的国籍,一直是实施“种族灭绝”的缅甸军方采用的一项策略。

他表示,“数十万缅甸人——尤其是我们的罗兴亚兄弟姐妹——遭受了同样的命运。他们在出生的国家内过着无国籍的生活。而这却是他们唯一知道的国家。”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的许多成员此前曾为军方在2017年对罗辛亚人实施的暴力镇压进行辩护,而美国在最近宣布这场行动为“种族灭绝”的罪行。

缅甸民主运动中的许多人,将以穆斯林为主的罗兴亚人称为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并试图以此洗白罗兴亚人缺乏公民权利和待遇的问题。大赦国际曾将罗兴亚人受到的对待称为“种族隔离”。而昂山素季甚至曾在海牙国际法庭上维护军方的行动。

在缅甸境内,主要以穆斯林为主的罗兴亚人被指控为非法移民,其中数十万人在2017年的残酷军事镇压之后逃离该国。然而,在去年的军事政变之后,缅甸民主运动改变了原有立场,并承诺给予他们充分的公民权利 (美联社)

但是在去年的军事政变之后,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改变了原有的做法,并承诺将保护罗辛亚人的人权、承认他们在缅甸的公民身份。

护照被取消

缅甸军方并不是唯一利用公民身份作为武器,来对付反对者和批评者的一方。

东南亚其他国家的活动人士和政界人士的公民权,也同样面临着威权主义的限制。

在2019年,柬埔寨外交部取消了12名著名反对派政治人士的护照,似乎是为了阻止他们返回该国。据报道,泰国外交部也在2021年吊销了部分政治活动人士的护照,目的显然是要阻止他们逃离泰国。

罗伯逊表示,柬埔寨和泰国侵犯了公民“行动自由的权利,以及进出自己国家的权利”,并呼吁两国“立即停止”这类做法。

他还指出,“从取消护照到缅甸当前剥夺公民身份的行为,这只是一小步之差,在这两种情况下,流亡者都将被阻止返回自己的祖国。”

柬埔寨救国党副主席莫淑华(Mu Sochua)拥有缅甸和美国的双重国籍,而她也是被柬埔寨当局吊销护照的人员之一。

莫淑华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没有什么比剥夺国籍和返回出生地的权利更令人痛心的事情了”。当柬埔寨救国党主席根索卡(Kem Sokha)被捕并被控叛国罪之后,她在2017年逃离了缅甸。而在2019年,她被禁止回国。需要指出的是,根索卡的案件普遍被认为是出于政治动机。

莫淑华表示,“我在一夜之间离开了柬埔寨,离开了我的家,我的国家,离开了我照顾的人们,最重要的是,我丈夫在美国去世后,我把他的骨灰带回了柬埔寨。”

她还表示,在离开柬埔寨之前,她会在节假日或者其他重要场合,去丈夫的墓前焚香,以寻求他的精神支持。

东南亚的其他政权也将公民权利作为目标,其中,柬埔寨取消了包括莫淑华在内的几位反对派政治人物的护照。图为莫淑华在2013年的选举之后参加民众集会 (美联社)

由于被拒绝进入柬埔寨,莫淑华再也无法参与这些重要的仪式。

“对于居住在境外的人而言,护照是你与祖国之间的唯一联系。对任何国家的任何公民来说,它都代表着你的法律身份和国家身份。甚至是你的骄傲。最重要的是,拥有护照是你正当的宪法权利。”尽管莫淑华也拥有美国的公民身份和旅行证件,但她表示,她的至少5名同事现在根本没有任何旅行证件。

莫淑华表示,她一直就缅甸的局势与萨沙保持联系。“独裁政权之间会相互学习。他们属于同一个俱乐部。”她还认为,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在“许多层面”都未能阻止成员国采取这类行动。

其他人则警告称,西方政府剥夺了加入ISIS或与该组织存在联系的人员的公民身份,这可能也树立了一个糟糕的榜样。

无国籍与包容研究所(Institute of stateless and Inclusion)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对公民身份政治化的利用产生了惊人的吸引力”,研究指出,在许多欧洲国家以及中东国家,剥夺公民身份越来越多地成为其国籍法的内容之一。

尽管数据不足,但是这项报告发现,在过去的20年内,巴林被驱逐出境的人数最多,而英国也“在被驱逐出境的竞争中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在同一时期内,该国共有212人被剥夺了公民身份。

罗伯逊警告称,“西方国家剥夺在叙利亚和其他地方加入ISIS作战行列的公民身份的行为,制造了一种滑坡谬误(Slippery slope),而像缅甸军方等独裁者,便可以利用它来为自身的非法行动进行辩护。”

尽管ISIS的武装分子可能比亲民主活动人士更不受同情,但是专家们表示,让某人失去国籍并没有法律上的区别。

罗伯逊补充称,“各国政府都应该停止仅仅因为不喜欢某个人的所作所为而将矛头指向公民身份的做法。”

与此同时,像萨沙这样的持不同政见者,也拒绝军方定义自己身份的能力。

他这样说道:“这片土地,这种文化,这个身份,这些遗产,我一直铭记于心。不可能将这一切从我这里拿走,也不可能从我这里夺走,我永远不会放弃这一切。我的身份绝不是由可恶和偏执的军队来定义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