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抗议:专家谈论对政权的冲击、变革机会和新政府组建

哈萨克斯坦爆发抗议活动以回应高油价和政府表现不佳 (路透)

为遏制国家经历的危机,哈萨克斯坦总统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宣布了新的政府阵容,同时公布了缩小该国人口之间社会和经济差距的广泛改革措施。

在新内阁中,前总理阿斯卡尔·马明的职位由前第一副总理阿里汗·斯迈洛夫接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前负责人卡里姆·马西莫夫的职位由前国家安全局局长埃尔梅克·萨金巴耶夫接任。

尽管托卡耶夫特意指责上届政府,并将该国爆发抗议活动归咎于它,但他实际上只更换了21位部长中的7位。

新政府的组建清楚表明,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许多支持者失去了在政府中的职位。

无路可退

无论如何,哈萨克斯坦已经走上了一条新的政治和社会道路,未来几个月将揭示新政府是否会重建国家体系,以避免再次发生史无前例的骚乱,这场骚乱在世界进入新年之际爆发。

一些观察家估计托卡耶夫组建了一个忠于他个人的部长政府团队,新政府是否准备对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领导的老一辈精英进行再一次“打击”,这个问题仍然存在。

鉴于哈萨克斯坦在拥有巨额财富的同时有着难以解释的贫困状态,该国的危机揭示了治理机构与人民群众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

(半岛电视台)

沉重的遗产

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事务研究员斯坦尼斯拉夫·普里钦认为,政府必须采取的第一步,也是紧迫的一步,是与需要快速解决的社会问题互动,更公平地分配收入,并创造合适的工作条件,尤其是为失业率居全国之首的南部地区的居民创造合适的工作条件。

他补充说,托卡耶夫总统仍然有寻找最合格干部的任务,即使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表面上放弃了权力,但他通过忠实拥护者仍享有绝对权力,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仍就职于一线和敏感职位上。

(半岛电视台)

干部困境与减缓冲击

普里钦指出,该国存在人员短缺的问题,尽管安全部队在应对动乱时就像处于“睡眠状态”,国防部长穆拉特·别克塔诺夫和内政部长叶尔兰·图尔贡巴耶夫仍保住了他们的职位。

瓦尔代俱乐部研究员斯坦尼斯拉夫·特卡琴科认为,哈萨克斯坦领导层的变化将继续下去,对该国爆发的危机的分析尚未完成。

他补充说,托卡耶夫现在掌握着哈萨克斯坦政府的全部权力,他努力将民众的愤怒引到两条战线上,将可以从老派“纳扎尔巴耶夫的支持者”中除名的人除名,并“逐步”向政治对手施加压力以巩固他的统治。

关于新政府组建的问题,特卡琴科表示,波拉特·阿克肖拉科夫取代能源部长马格佐姆·米尔扎加利耶夫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象征性措施,因为外国公司,尤其是英国和美国公司在该国能源领域的影响力很大,因此,该国动荡的持续可能会影响能源市场,从而降低外国“参与者”的影响力。

他的结论是,总统宣布的改革方案并不意味着国家发生真正的变化,因为其中没有任何严肃战略的迹象,在他看来,这无非就是没有办法解决国家问题的社会民粹主义。

总理的权力

哈萨克斯坦政治分析家盖齐兹·阿比舍夫认为,托卡耶夫总统授予新总理阿里汗·斯迈洛夫管理经济的自由,而不考虑“寡头政治”。

据专家介绍,球在新总理的场上;他可以采取果断措施向社会和总统证明他能承担总理职责,但如果这些措施未能在秋季取得切实成果,新人物将接替他。

无论如何,阿比舍夫认为,哈萨克总统成功地发出了一个信号,表明抗议者的意见得到了听取和考虑。

他认为,纳扎尔巴耶夫从政坛“消失”也是向民众发出的强烈信号,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多数人会相信,前总统退出体制意味着危机自动终结。

至于新政府后续的措施,阿比舍夫认为,鉴于当前政府更迭的“美化”性质,高级官员保留其职位,例如外交、国防和内政部长,这些措施不会立即改善普通民众的生活,而是需要时间。

他称总统采取的行动为“极左议程”,没有考虑到哈萨克斯坦仍然存在的未解决的内部精英矛盾,而这些矛盾对托卡耶夫政府的政治稳定构成重大风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