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政治危机加深 联合国解决苏丹问题的倡议会成功吗?

联合国驻苏丹特派团团长沃尔克·佩雷茨(左)与主权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之前的会晤 (苏丹媒体)

随着苏丹政治危机事件的加深,联合国提出了阻止该国局势恶化的倡议。随着该国已站在暴力深渊的边缘,政治分歧不断加深,几乎每天都有要求将军方与权力分开的民众抗议。

联合国支持苏丹过渡阶段综合特派团周六表示,它已开始与当地和国际合作伙伴就苏丹各方之间的政治进程进行初步协商,联合国正在促进达成一项结束当前政治危机的协议,并在通往民主与和平的可持续道路上取得进展。

2020年2月,应苏丹政府的请求,联合国安理会决定成立苏丹特派团,以支持民主过渡进程。

半岛电视台获悉,联合国驻苏丹特派团团长沃尔克·佩雷茨办公室将于今天周一披露该倡议的细节,该倡议一经宣布就得到了国际支持,而苏丹各方的反应互不相同,欢迎、谨慎和拒绝。

(半岛电视台)

该倡议为何引发争议?

一些苏丹政党对佩雷茨的倡议持怀疑态度,认为该倡议试图为军方寻找出路,并迫使具有影响力的政治家和活跃在街头的力量与之谈判。

自去年10月25日以来,抗议者在持续示威中提出“不谈判、不合作、不合法化”的口号,强调民众在军方领导人排除平民伙伴、推翻政府并逮捕部长后对其的不信任状态。军方称其举措为“纠正措施”,而大多数政党认为这是军事“政变”并拒绝与军方对话。

联合国的倡议旨在结束暴力,将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平民、军队、武装运动、政党、民间社会、妇女团体和抵抗委员会,纳入联合国促进的政治进程。

苏丹危机因一周前阿卜杜拉·哈姆杜克总理辞职而复杂化 (半岛电视台)

事情是如何变得更糟?

苏丹政治局势在上周阿卜杜拉·哈姆杜克总理辞职后变得复杂,原因是政治力量无法达成一致,以及他在根据政治协议恢复总理职位后未能组建政府。去年11月21日,陆军参谋长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与哈姆杜克签署了这项协议,旨在摆脱10月25日决定引发的危机。

但布尔汉和哈姆杜克之间的协议激怒了被推翻的政治力量,哈姆杜克本人被指控为政变分子服务,试图通过流血事件和传播共识来证明协议的合理性。

局势随着抗议活动的持续和对示威者的暴力安全镇压而恶化,自去年10月25日以来,已有60人死亡和数百人受伤。各党派、街头力量和军方之间的争端加剧,抗议活动提高了诉求上限,要求所有现任领导人下台,联合国特使的任务变得愈加复杂,其倡议面临艰难的挑战。

各党派如何看待这一倡议?

大多数党派势力对联合国的倡议没有表现出决定性的立场,因为倡议细节仍然模糊不清。但自由与变革力量中央委员会表示,根据安全理事会第2525号决议,特派团的任务是支持苏丹的平民过渡,并且这种过渡“已被10月25日的政变摧毁”。

因此,自由与变革力量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特派团对当前局势的处理必须符合安理会决议,这些决议为民主治理、和平和保护人权的过渡和进展提供了支持。

自由与变革力量表示,它将积极应对任何有助于实现苏丹人民反击“政变”和建立公民民主国家目标的努力。

联邦议会执行办公室负责人、自由与变革力量中央委员会成员巴比克·费萨尔表示,在决定对联合国倡议的立场之前,了解其内容非常重要。

(半岛电视台)

另一方面,专业人士协会更明确地表达了对联合国倡议的拒绝。该协会在Facebook主页上发表了一份声明,强调了对这项倡议的彻底拒绝,称“它旨在推动与发动军事政变的罪犯以及法西斯当局实现关系正常化。”

声明指出,人民宣布解决苏丹危机的途径始于推翻“发动政变的军事委员会”,并在特别法庭上将其成员绳之以法,“因为他们对手无寸铁、和平的苏丹人民实施了屠杀”。

该协会进一步指责沃尔克·佩雷茨试图确认布尔汉和哈姆杜克协议的合理性,并表示“沃尔克的做法违反了国际组织支持人民走向自由、和平和体面生活的原则,他们更应该倾听人民及革命力量的目标,以实现完全的国家公民统治,击溃极权主义的最后据点。”

苏丹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成员卡迈勒·卡拉尔强调,在“政变者的统治”下没有对话。

人民大会党政治秘书卡迈勒·奥马尔对这一倡议表示欢迎 (半岛电视台)

但是,人民大会党通过政治秘书卡迈勒·奥马尔表示,他们欢迎任何呼吁对话和沟通以摆脱危机的倡议。

在穆罕默德·奥斯曼·米尔加尼领导的联邦政党内,国际倡议被视为具有促进对话,重新定义国际伙伴作用,达成全国共识,汇集意见,为民主过渡以及选举铺平道路的意义。

苏丹建设党也对联合国的倡议表示欢迎,并将其视为和平政治解决方案的提升,同时呼吁特派团及其团长在各政党和军方之间缺乏信任的情况下,在支持苏丹民主过渡方面发挥更大和更明确的作用。

该党还强调,必须考虑苏丹街头民众的要求,与各方进行对话,促成政治解决方案,将民事力量置于过渡当局金字塔的顶端,将军方排除在外或减少其影响力。

(法新社)

军队和快速支援部队的立场如何?

军方对这一倡议仍然保持沉默。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调解启动前数小时致电主权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与他讨论了这项倡议。联合国承诺支持过渡期,并鼓励苏丹各方之间进行对话,确保顺利过渡,举行选举。

1月3日,美国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莫莉·费致电快速支援部队指挥官、主权委员会副主席穆罕默德·哈姆丹·达加洛,并首次向他转达了特派团弥合苏丹各方分歧可能带来的益处,而哈姆丹告诉她,摆脱危机的出路是进行全国对话,达成全面共识。

上周五,莫莉·费致电主权委员会成员沙姆斯·埃尔丁·卡巴希,与他讨论了联合国为解决苏丹危机而进行的调解。

从这些接触中可以看出,军方并没有反对联合国的调解,特别是自从去年10月25日危机升级以来,联合国特派团团长沃尔克·佩雷茨一直与军方领导人保持着接触。

(半岛电视台)

苏丹各方无法解决问题吗?

民主统一党领袖哈特姆·萨尔认为,一些苏丹势力认同美国、欧盟和苏丹周边国家支持的联合国倡议,是对既成事实的承认,因为苏丹问题已经国际化,不再是本地问题。

萨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苏丹人之间的对话已成为“局势的号召,我们不能奢侈地浪费机会,否则苏丹将付出沉重的代价,其后果无法想象,也无法承担。”

他指出,事实迫使苏丹政治力量接受联合国的倡议,这是解决危机、为选举铺路的最后机会。

关于将军方从政治生活中排除的呼吁,萨尔表示,这需要政治力量达成一致,甚至军方也不反对,但在苏丹目前的过渡形势下,这件事不会用武力完成,而是通过对话和达成共识,最好的情况是商定选举日期,产生一个由民选文官统治的制度。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