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国账户中的阿富汗

塔利班战士守卫在喀布尔的美国大使馆大楼前,楼前张贴着巨大的标志 (欧洲通讯社)
塔利班战士守卫在喀布尔的美国大使馆大楼前,楼前张贴着巨大的标志 (欧洲通讯社)

 

地理位置决定了阿富汗是一个内陆国家,没有出海口,被6个国家包围,边界超过5900公里且长短不一,地形各异。

阿富汗最长的边界在东部和南部与巴基斯坦的接壤处,东部与中国接壤的边界最短,西部边境与伊朗相接,北部分别与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接壤,这3个内陆国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从前苏联独立。

除了与邻国边界的长度不一,民族、语言、文化、宗教、宗派等联系上也存在差异,每个邻国的账户和利益也各有不同。美国撤军后,塔利班这些天正在整理国家的遗骸。

塔利班夺回国家控制权的速度出人意料,谁也无法预计到。它在战场上遵循的战略战术,以创纪录的时间扩大控制范围也令人意想不到,伤亡人数与先前40年的血流成河相比微不足道。

在大多数阿富汗人眼中,在其他势力抓住并依赖外国霸权势力时,塔利班是将国家从这些势力手中解放出来的本土力量,塔利班对国内、邻里和世界也采取了新的语言和新的立场。

两天前,塔利班宣布成立新看守政府回归后,周边国家都忙着计算在阿富汗的利益和损失,那么这些国家对阿富汗的权重是多少?美国退出后,它们与“新阿富汗”的未来关系的参数是什么?它们如何自己的利益铺平道路?邻国对喀布尔决策者的影响有多大?

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共享2400公里长的陆地边界,确保边界安全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欧洲通讯社)

最近的邻国巴基斯坦

凭借地理、历史和现实,巴基斯坦是最关注阿富汗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国家,也是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因为它与阿富汗共享2400公里长的陆地边界,其中大部分边界是山区,难以控制、易于躲藏,构成两国安全事务的重中之重。

阿富汗的大部分贸易也经过巴基斯坦,包括面粉、大米、蔬菜和建筑材料等基本产品。

至于普什图语,阿富汗人口最多的民族的语言,普什图人占人口的52%,大部分集中在阿富汗东部和南部,同时分布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大片地区的大量巴基斯坦普什图人也使用这门语言,其中一些人认为自己是“普什图斯坦”的一部分,而不是巴基斯坦。

一些人甚至说,“普什图斯坦”包括巴基斯坦整个“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根据1893年英属印度和阿富汗埃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汗签署的一项协议制定的杜兰线,该省直到2010年一直保留它的英语名称“西北边境省”,该省面积一直延伸至新成立的巴基斯坦联邦首都直辖区伊斯兰堡。

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是距离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最近的外国首都,它比南部的坎大哈、西部的赫拉特等一些阿富汗主要城市更靠近喀布尔。

巴基斯坦在冲突的各个阶段接收了数量最多的阿富汗各族难民,目前仍有大约400万难民留在巴基斯坦,其中许多人没有正式的居留证件。

在苏联干预阿富汗期间,巴基斯坦接待、培训、供应和支持了阿富汗圣战组织的领导人,同时也与塔利班保持着最密切的关系。最初,许多加入塔利班运动的阿富汗人都是在巴基斯坦宗教学校接受的教育。塔利班运动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巴基斯坦北部创立,并于1994年从阿富汗城市坎大哈崛起。

安全焦点

在安全和外交方面,巴基斯坦军队是决策者,巴基斯坦拥有核武器的将军们重点关注他们的核大敌印度,而巴基斯坦没有战略纵深,印度飞机可以分分钟进入其领空。

20年前塔利班垮台后,印度与阿富汗政府的关系一直是巴基斯坦关注的对象,巴基斯坦特别担心印度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沿线的贾拉拉巴德和坎大哈等城市设立的领事馆。

伊斯兰堡认为印度领事馆是反巴基斯坦分子的主要支持者,例如北部的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和南部的俾路支反叛组织。

只要巴基斯坦还在谴责“印度在喀布尔的阴谋包围了巴基斯坦”,塔利班上台对巴基斯坦来说就是个好消息,塔利班掌权意味着印度在该国的影响力较小。

阿富汗的和平减轻了前往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的压力,并鼓励居住在巴基斯坦土地上的其他人返回。巴基斯坦还渴望开辟一条陆路,通往中亚及其他地区,以提高经济利益,并鼓励塔利班在安全等一系列问题上与巴基斯坦合作。保障西部边境的安全也使巴基斯坦能够更多地关注来自东部边境的持续威胁。

尽管巴基斯坦一直否认援助塔利班,但在1996年塔利班在阿富汗掌权时,巴基斯坦与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是全球承认塔利班运动的三个国家,也是最后一个与它断交的国家。但现在,巴基斯坦似乎在承认塔利班上保持谨慎,等待与其他邻国和西方国家在这方面进行协调。

美国转移到塔利班的武器引起了中国和俄罗斯的兴趣 (路透)

伊朗的实用主义

伊朗在对阿富汗的影响方面排名第二,凭借其在阿富汗北部和西部的文化、语言和教派影响,它被认为是强大的区域参与者之一,它接收的阿富汗难民在数量上仅次于巴基斯坦。

阿富汗和伊朗之间的边界长度约为945公里,最主要的过境点是伊斯兰卡拉过境点和阿布·纳斯尔·法拉希过境点,两国之间的一些贸易需要通过这些过境点。

除了在塔利班先前统治时期的交往,伊朗一直在阿富汗建设和支持效忠于它的学校、清真寺和中心,而且这些活动的大部分集中在阿富汗北部和西部,以及首都喀布尔。阿富汗学校收到了数千本伊朗书籍,其中许多都包含了伊斯兰共和国的价值观。

伊朗对塔利班采取务实的态度,它曾在2001年与美国合作推翻该运动。当时伊朗和美国在阿富汗的利益趋同,需要推翻塔利班。然后,伊朗在与美国的核危机升级后,重新与塔利班建立起桥梁。

近年来,伊朗一直热衷于与塔利班建立关系,并接待了该运动的领导人,向他们提供武器和财政支持,以换取该运动对阿富汗什叶派,尤其是哈扎拉少数民族的宽容对待。因此,阿富汗中部的哈扎拉营地在没有发生战斗或对抗的情况下落入塔利班手中。

美国撤军后,伊朗似乎更愿意与塔利班打交道,其参与程度将取决于塔利班对伊朗的态度以及如何对待阿富汗什叶派。

难民和水

与阿富汗对分散在巴基斯坦四省的阿富汗难民的处理方式不同,伊朗在边境设立营地,安置前往其领土的阿富汗难民,并认为他们是伊朗的负担,而这些难民则抱怨受到伊朗政府的歧视和糟糕对待,一些难民被伊朗政府加入法蒂玛旅派往叙利亚作战。

为此,阿富汗爆发了多次抗议活动,伊朗此前曾试图以大规模驱逐阿富汗人为威胁,向喀布尔政府施压,要求其采取有利于伊斯兰共和国的政策。

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称,伊朗目前收容了78万阿富汗难民和寻求庇护者,阿富汗局势趋于稳定将减少流入伊朗的移民。

除了难民问题外,阿富汗和伊朗之间在水资源共享问题上的旧争端重新出现。两国最近的干旱危机加剧了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阿富汗坚持继续在流向伊朗的河流上修建水坝,支持农业部门。

这些有争议的问题需要伊朗与喀布尔政府以外交谈判的方式解决。

(半岛电视台)

俄罗斯与“三斯坦”

虽然阿富汗和俄罗斯之间没有边界,但该邻国存在于1990年代初期从前苏联独立的3个中亚国家,即塔吉克斯坦(接壤边界长1345公里)、乌兹别克斯坦(144公里)和土库曼斯坦(804公里)之间,俄罗斯仍然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三个成员国的初恋。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是一个由俄罗斯领导的军事联盟,在塔吉克斯坦设有军事基地。

俄罗斯仍然记得苏联在1979年至1989年期间长达十年的输给阿富汗圣战者的战争。俄罗斯很高兴看到美国陷入自己已经陷入的泥潭,它曾经认为美国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意识到没有任何外部势力能够入侵阿富汗。美国尽其所能控制喀布尔,但最终没能成功。

安全问题是俄罗斯的首要考虑,其他三个邻国也是如此。俄罗斯的主要担忧是阿富汗是否可能成为高加索地区圣战分子的避风港,尤其是ISIS,俄罗斯和塔利班共同的敌人。因此,俄罗斯早在5月西方军队开始从阿富汗撤出前就认识到了塔利班的实力,并迅速采取了应对措施。

俄罗斯正在寻求与塔利班沟通以确保政治安全。另一方面,俄罗斯在塔吉克斯坦的军队数量有所增加,此外,俄罗斯还与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进行了密切的军事合作,防止武装团体分子通过阿富汗领土到达中亚国家。

参与者中国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从许多方面给中国带来了道义和政治上的推动,尤其是台湾和香港问题。中国将美国从阿富汗撤军视为向台湾分裂分子传达的信息,即“相信美国保护的人错了”。

尽管与阿富汗的边界最短(76公里),但与阿富汗周边的其他五国相比,中国在阿富汗拥有最大的经济野心,阿富汗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位置,该倡议包括伊朗和巴基斯坦的贸易和基础设施项目。

此外,阿富汗拥有丰富多样的矿产资源,令竞争对手垂涎三尺,尤其是因为它拥有可用于制造微芯片和发展先进技术的稀有矿物。

中国拉近与塔利班的距离 (半岛电视台)

如果阿富汗局势保持稳定,中国在阿富汗的预期经济机会也将扩展到重建和基础设施项目。专注国际事务的中国报纸《环球时报》8月24日报道称,中国民营企业“渴望从这个缺乏千千万万种商品的市场中受益”。

中国正在悄悄地、不打草惊蛇地寻求在阿富汗的经济利益和前景。为此,中国最近一直热衷于与塔利班建立外交关系,对塔利班保持礼貌。由于和似乎是塔利班的教父巴基斯坦之间的特殊关系,中国似乎放心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不会对其构成威胁,而是相反。

共同点

中国和伊朗之间有一个共同点,即他们对美国占领阿富汗的残余很兴趣,特别是美国留下的美国武器技术,这些技术现在掌握在塔利班手中。它们是热衷于获取和分析这些武器,使其军事工业化计划从中受益。

至于六个邻国账户的共同点,阿富汗的安全与稳定是确保经济利益和前景的前提,然后投资基础设施、建筑、采矿等领域,经济发展仍是一块处女地。

各国作出了观察、审议、等待和合作的表态,未来几天可能会见证邻国和其他国家,在塔利班宣布和解后,进行一场在承认塔利班政府方面的竞赛。

中国和俄罗斯,两个最大的地区大国,也可能加强其在阿富汗境内的外交和经济足迹,同时通过中国“一带一路”的工程,投资增加贸易和交通基础设施的连通性,以加强与中亚、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之间的联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来自塔利班武装的两个代表团分别对莫斯科和德黑兰进行了访问,从而引发了诸多疑问,尤其是在美国新政府宣布将审查去年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与塔利塔运动达成的和平协议之后。

2021年2月2日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