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代表阿富汗在联合国发言?

由谁代表阿富汗发言的问题已经进入了联合国全权证书资格审查委员会的议程 (美联社)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周一收到一封来自“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塔利班运动在上个月宣布成立的国家)的信件,这封信的署名是该国“外交部长”的阿米尔·汗·穆塔基。

在这封信中,塔利班正式要求参加今年的联合国大会,并通知联合国称,塔利班已经提名其驻多哈发言人苏海尔·沙欣担任其新任常驻联合国代表。

但是塔利班并非唯一一个希望代表阿富汗参加联合国大会年度会议的力量。

联合国发言人杜加里克表示,几天前,古特雷斯收到了现任阿富汗常驻联合国代表古拉姆·伊萨克扎伊的意见。

穆塔基在其信中强调,伊萨克扎伊不再代表阿富汗,因为阿富汗前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已于8月15日被“驱逐”。

现在,由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9个成员国组成的联合国全权证书委员会已经开始讨论由谁代表阿富汗发表讲话的问题。

该委员会的任务是评估双方声明、提出建议,并将其发送给联合国大会,再由联合国大会对此进行辩论,然后决定是接受还是拒绝。

作为一个国际机构,联合国并不正式承认各国政府,而是需要承认成员国的官方代表。该委员会预计不会在联合国大会结束前召开会议,因此,塔利班代表今年不太可能在会上发言。虽然伊萨克扎伊仍然保留着这一席位,但是目前还不清楚部分国家是否会反对他在下周发表讲话。

竞争对手的申请

在联合国的193个成员国中,包括君主政体、独裁政体和民主政体,但是它们都不能凌驾于决定谁是成员国合法代表的程序之上。

如果联合国大会接受了沙欣的全权证书,那么塔利班就将在联合国拥有正式代表。

但这并不等同于国际社会对塔利班政权的承认。历史上存在很多敌对政府申请联合国代表权遭到拒绝的案例。

历史上存在很多敌对政府申请联合国代表权遭到拒绝的案例 (路透)

作为联合国的创始成员国,中国在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曾被短暂地剥夺了联合国的代表权,而该席位被退守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保留。直到1971年,联合国大会经投票同意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该组织内的合法权利。

在1997年,柬埔寨的联合国代表席位也出现了两个竞争对手,但是委员会决定既不接受也不拒绝双方提交的资格证书。因此,柬埔寨的席位仍然空缺——这也是联合国历史上唯一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糟糕的人权记录同样也会引起政府在联合国的全权代表之争。

南非的联合国代表权于1974年被联合国大会中止,直到20年后该国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其代表权才得以完全恢复。

在1996年到2001年塔利班运动首次统治阿富汗期间,联合国拒绝承认塔利班政府。相反,联合国将该席位交给了当时由布尔汉丁·拉巴尼领导的流亡政府,需要指出的是,后者在2011年于喀布尔死于暗杀。

人权障碍和人道主义危机

自从上个月控制阿富汗全国以来,塔利班运动一直试图通过承诺尊重人权(包括女性权利在内)以塑造一种改革后的形象。

但是人权组织表示,塔利班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统治方式。大赦国际、国际人权联合会和世界反酷刑组织周二指责塔利班组织“稳步瓦解”了该国在过去20年来取得的人权成果。

大赦国际南亚地区副主任迪努希卡·迪萨纳亚克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在控制阿富汗近5个星期以来,塔利班已经清楚地表明,他们在保护或尊重人权方面并不认真”,“我们已经看到了一波侵犯人权的行为,从报复性袭击和对女性的限制,到对抗议活动、媒体和公民社会的镇压。”

但是,一场以饥饿、贫困加剧和阿富汗医疗体系几近崩溃为标志的不断升级的危机,正迫使联合国与该国进行接触。

古特雷斯上周在一场高级别部长级援助会议上警告称,阿富汗正面临一场迫在眉睫的“人道主义灾难”。在塔利班接管政权后,西方和其他国际对阿富汗的数十亿美元援助已被冻结。

古特雷斯表示,“我敦促全体成员国在阿富汗人民最需要帮助的至暗时刻,向他们伸出援手。”

非营利性组织国际危机组织的联合国官员理查德·高恩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他对塔利班本周向联合国提出阿富汗代表席位的申请感到惊讶,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联合国高级官员的倾听和帮助。

高恩表示,“不可能将此解释为下意识的反应,这更多的还是基于什么能够被全权证书委员会通过的实际解读。”

他补充称,塔利班“将在女性权利的问题上受到大量的批评,特别是欧洲方面告诉他们,必须遵守国际准则。”

新美国“未来前线”负责人坎迪斯·朗多克斯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塔利班运动选择申请联合国席位的时机表明了该组织不同程度的外交手腕。

她还表示,“塔利班领导人中有些人显然对阿富汗在世界上的地位有着更强的把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居住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马苏德·卡迈勒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多年来,我一直住在喀布尔的一间出租屋内,每月租金15000卢比(合175美元),现在,我失业了,付不起房租”,因此,他决定返回他那位于喀布尔以北60公里的帕尔旺省戈尔班德山谷内的村庄。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24日

根据阿富汗矿业和石油部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在世界上最贫穷国家之一的地下深处,蕴藏着至少 1 万亿美元的未开发矿产资源。这个拥有 3800 万人口的南亚国家估计拥有超过 22 亿吨铁矿石、13 亿吨大理石和 140 万吨稀土矿物。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24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