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部署”雇佣军对马里和法国意味着什么?

马克龙表示,从长远来看,法国将在该地区维持2500名至3000名军事人员 (路透社)

在过去一周内,有报道称俄罗斯的秘密军事组织可能会在马里部署,这给西方国家——尤其是法国——敲响了警钟。

专家们表示,由马里军方领导的政府与私人安保公司达成的雇佣近1000名雇佣兵的协议,将增加俄罗斯在当地的影响力,同时削弱法国领导的打击该国和更广泛的萨赫勒地区的武装组织的行动。

法国国防部长弗洛伦斯·帕利20日在访问马里期间警告称,“这样的选择将是一种孤立。”

德国还将矛头对准了可能达成的协议,而欧盟方面警告称,“这肯定会严重影响”欧盟与马里之间的关系。

上周,马里国防部发言人并未否认相关报道,并称“马里打算在中期使其关系多样化,以确保国家安全。”

法新社援引这位发言人的话称,“我们还没有与瓦格纳集团签署任何协议,但我们正在与所有人进行谈判。”

尽管这项协议尚未得到确认,但它反映出马里持续出现的政治转变,以及马里与俄罗斯、法国这两个国际大国的关系变化。

自2020年8月以来,马里发生了两场军事政变,导致该国与法国之间的关系显著恶化,此外,法国还在今年早些时候决定重新策划它在该地区的军事行动。

今年5月,马里军方推翻了总统凯塔的统治并扣留了多名政府官员,从而再次控制了该国,随后,军方同意与平民分享权利。

法国强烈谴责这场夺权行为,并敦促军事统治者确保维持过渡进程。尽管军方领导人承诺会坚持18个月的过渡时间表,而在距离承诺的选举还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之际,该国的怀疑和不信任状态正在进一步加深。

非洲战略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丹尼尔·艾森加表示,这项可能与俄罗斯雇佣兵集团达成的协议表明,马里军方领导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视维护自身的利益和权力,而不再关注国家恢复宪政民主的问题。

艾森加还表示,“军政府领导人正在寻求必要的支持,以便在过渡时期结束后继续掌权。而与俄罗斯等另外的国际势力建立关系,可能会为这一目标铺平道路。”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政策研究员安德鲁·莱博维奇认为,目前存在两种可能性。第一,马里的军事统治者可能对法国和欧洲的安全合作未来感到越来越不确定,并积极探索与其他大国发展伙伴关系的可能性。

“或者,他们试图向法国和欧盟施加压力,以维持安全合作,并试图确保他们支持过渡进程。因为很明显的是,过渡政府将会推迟选举。”

在2012年,与基地组织分支结盟的北部图阿雷格武装利用了该国政治不稳定的机会,短暂地占领了北部的大片土地,直至被法国军队、马里军队及其他非洲国家军队所驱逐。

尽管有成千上万的联合国、法国部队驻扎在马里,但是,与基地组织及ISIS存在关联的武装组织,利用各部族与社会之间由来已久的紧张关系以及当地根深蒂固的不满情绪,使马里的暴力局势不断恶化,并蔓延至境外。

根据联合国方面提供的数据,在2021年,共有590万马里人需要紧急人道主义援助,另外还有超过38万人在马里国内流离失所。

马里脆弱的治理体系促使法国总统马克龙重塑了萨赫勒地区的部署与行动。但目前,由于马里缺乏政治进程和国家存在,其国内的不满情绪也在不断高涨。

面对一场似乎看不到尽头的战争,马克龙在今年7月宣布计划将驻马里的5100名法国士兵削减一半,并关闭法国在马里北部所设的基地,以争取更广泛的欧洲努力。

马里人的反法情绪日益高涨,人们纷纷指责法国未能遏制该国日益增长的暴力活动,并在马里谋求其秘密议程。

马里首都巴马科的Afriglob咨询公司总经理布巴卡尔·萨利夫·特拉奥雷指出,“许多马里人认为,西方在该国的存在除了开发当地原材料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目的。”

“法国的政策在马里受到了谴责,因为许多当地的观察员和政府顾问都认为这属于新殖民主义。”

随着该国人民对法国不满情绪的上升,他们转向俄罗斯的倾向也越来越明显,因此,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国旗出现在巴马科街头举行的集会上。

特拉奥雷表示,在准备与俄罗斯接触的同时,当权者已经开始远离法国。

他还补充称,“马里当权的年轻士兵对俄罗斯存在一种同情之感……目前的军事当局相信,俄罗斯将会比法国带来更多的成果。”

在5月28日举行的游行中,巴马科的人们高举着马里军事统治者的照片及俄罗斯的国旗 (路透社)

当马里与俄罗斯在2019年签署军事合作协议之后,巴马科现任军政府增加了与莫斯科之间的接触,其中,马里国防部长萨迪奥·卡马拉将访问莫斯科,并监督本月进行的坦克演习。国防部长萨迪奥·卡马拉及临时总统阿西米·戈塔等几位军事领导人都曾接受过俄罗斯的培训。

巴马科的政治与安全分析人士巴巴·达科诺认为,私人雇佣军参与多国军事行动会给马里受到的军事干预制造问题。

达科诺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雇佣兵的职业不遵守任何规则和惯例,因此,他们的存在可能会是不安与混乱的根源。”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暴力武装组织的混杂、地方冲突的死灰复燃、国家地位的缺席,这场多层次的危机将是一项非常严峻的挑战,需要以军事为主的方法来解决。

达科诺表示,“在马里这样的情况下,让雇佣军参与进来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首先就会导致暴力的加剧。”

至于瓦格纳集团,艾森加认为,他们没有什么动力去促进和平。他还以这些雇佣军在中非共和国的存在为例,声称只要不安全和不稳定持续存在,保留这些雇佣军继续提供服务的理由也会继续存在。

艾森加指出,“瓦格纳保证中非共和国总统图瓦德拉不会被叛军推翻,以换取进入该国富含重要自然资源储备的地区。而最终的结果是,图瓦德拉为了自我保护与获得财富,便以该国的部分主权作为交换。”

瓦格纳的武装人员在很多冲突地区均有参与,而俄罗斯一直在这些地区内寻求加强其政治、经济和军事优势。这些雇佣军在乌克兰东部与俄罗斯支持的分裂主义势力共同作战,此外还支持受莫斯科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并帮助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的部队。而他们进入中非冲突,就会导致俄罗斯在该国的影响力显著增加。

俄罗斯否认向国外派遣雇佣军,而据称与瓦格纳存在联系的俄罗斯商人叶夫根尼·普里戈津,也否认与这家私人军事公司存在任何关联,更否认其在非洲国家存在任何商业利益。

对法国而言,瓦格纳雇佣兵的到来可能是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位法国消息人士向法新社记者表示,法国可能会将其剩余的部队转移至与法国关系良好的邻国尼日尔。莱博维奇认为,一种更大的强权政治正在发挥作用。

他还指出,“法国和欧洲已经亲眼目睹了俄罗斯在叙利亚、利比亚和中非共和国开展的军事行动,他们担心俄罗斯会进一步控制该地区并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7名外交和安全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一项即将达成的协议允许俄罗斯雇佣军进入马里,这将扩大俄罗斯在西非安全事务中的影响范围,并引起该地区前殖民大国法国的反对。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14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