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关系重绘 埃及和土耳其能否成功克服利比亚问题的障碍?

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右)与埃及外长萨梅赫·舒克里之前的会晤 (社交网站)

尽管埃及和土耳其就恢复双边关系发表了令人鼓舞的官方声明,但关系的重绘并非没有障碍,这体现在埃及总理穆斯塔法·马德布利提出今年可能恢复关系时,他将此与解决他所描述的悬而未决的问题联系起来,尤其是利比亚问题。

近日,埃及和土耳其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结束了副外长级别的第二轮会谈,并在一份联合声明中确认,双方希望采取更多措施,在未决问题上取得进展并恢复外交关系。

两国的双边会谈于今年5月开始,当时土耳其代表团访问了埃及,举行了副外长级别的会谈,并称其为“探索性磋商”,埃及表示双方对此进行了坦率和深入的交流。

据埃及官员称,利比亚危机是与土耳其的主要未决问题中最重要的问题,埃及经常提及“利比亚境内有雇佣军和外国军队”,指土耳其的存在,是在统一利比亚机构方面取得进展的障碍。

另一方面,土耳其声称其在利比亚的军事存在是合法的,是基于与前利比亚政府(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协议。

半岛电视台跟进了利比亚问题及其危机对埃土关系正常化努力的影响,以及两国能否成功克服这个可能导致组建双边联盟的紧张问题带来的持续多年的障碍;双边联盟的形成给东地中海、气田和海上边界划定的问题投下阴影。

埃及和土耳其的第二轮会谈 (社交网站)

利比亚局势路在何方?与埃及和土耳其有什么关系?

埃及仍然是利比亚东部退役将领哈利法·哈夫塔尔和托布鲁克国民代表大会最突出的支持者,而此时土耳其是利比亚新任总理阿卜杜勒·哈米德·德拜巴的主要支持者。德拜巴就职后于2月访问了开罗,这似乎表明埃及在利比亚的战略发生了变化,开始与的黎波里新政府合作。

上周二,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在开罗会见了退役将领哈利法·哈夫塔尔和托布鲁克议长阿奇拉·萨利赫;两天前,他接见了德拜巴。但塞西敏锐地指出,埃及拒绝“外国以任何形式干涉利比亚内政,干涉加强利比亚国家机构的凝聚力和统一利比亚国民军的努力”。

国际努力,包括埃及和土耳其,目前关注的重点是平息和解决利比亚的危机,结束政治分裂,并监督过渡阶段,直到今年年底举行选举,而外国军队的存在和雇佣军仍然是两国之间的主要争议之一。

据埃及总理称,“利比亚危机是与土耳其关系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他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指出,埃及呼吁不要干涉利比亚事务。

(社交网站)

埃及和土耳其之间的利比亚危机有哪些困境?

专门研究利比亚事务的埃及研究员阿莱·法鲁克认为,利比亚问题是两国之间最突出的障碍之一,特别是土耳其军队,无论是技术人员还是军队,都存在于首都的黎波里和米苏拉塔市。

在向半岛电视台发表的声明中,法鲁克解释说,在利比亚的土耳其军队是一个困扰埃及政府的危机,埃及认为这种存在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或者是土耳其试图从军事角度对其施压。

据埃及研究人员称,利比亚危机及其对埃土关系的影响可以总结为不同理念之间的摩擦,埃及认为利比亚西部的土耳其军队与其他外国势力和雇佣军之间没有差异,但土耳其不断援引和巩固与获得联合国批准的的黎波里政府达成的安全协议。

他补充说,土耳其与(前)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海事协议也给埃及灾地中海带来了麻烦,尽管专家证实埃及将从该协议中受益。他补充说,“但当国家元首之间发生政治冲突时,反应和立场更多地是从政治角度而非利益角度出发。

土耳其作家兼研究员阿卜杜拉·艾多安认为,利比亚各方之间仍有分歧的事实反映在埃土关系上。他指出埃及仍然支持东部力量,而土耳其支持西部力量,此外悬而未决的文件没有按照国家预算和哈夫塔尔与的黎波里政府、托布鲁克国民代表大会不同的权力中心来解决。

在向半岛电视台发表的声明中,艾多安补充说,利比亚有望在今年年底见证议会和总统选举,但迄今为止,尽管国际社会努力敦促利比亚危机各方如期举行选举,但宪法基础和法律尚未准备就绪。

(社交网站)

埃及和土耳其如何走出“雇佣兵和外国势力”的困境?

对于利比亚的外国存在和雇佣军的影响,埃及前任外交部长助理法加利·塔哈大使表示,大多数利比亚人都在呼吁雇佣军和外国势力撤离,但也许的黎波里希望土耳其留下,因为害怕东部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军队”。

鉴于目前为止利比亚危机各方之间的持续冲突和完全的政治不和,塔哈说,埃及热衷于保障利比亚的稳定并确保埃及的国家安全不受威胁。他指出,除了土耳其军队外,利比亚还有俄罗斯军队、美国和法国军队。

这位埃及前外交官指出了冲突各方在国内和地区的不同利益,并解释说,鉴于利比亚内部力量不平衡,解决外国势力的问题并不容易。

研究员阿莱·法鲁克表示,摆脱这种困境需要在强硬立场上表现出灵活性,土耳其撤出军事战斗人员,特别是从利比亚西部撤出,同时只保留军事技术专家,埃及可能会接受这种妥协。

法鲁克补充说,土耳其可能会要求埃及帮助清除哈夫塔尔周围的俄罗斯(瓦格纳)战士,并将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打出这张牌。

另一方面,土耳其研究员艾多安认为,利比亚境内外国势力和雇佣军的问题可以通过土耳其和俄罗斯的互相谅解而不是土耳其和埃及的互相谅解来解决。他强调这个问题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对于存在利比亚土地上支持哈夫塔尔的俄罗斯力量(瓦格纳雇佣军)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除此之外,利比亚土地上还有来自苏丹的金戈威德雇佣军。以及来自乍得和非洲其他一些国家的其他战士。

艾多安预测,只要俄罗斯瓦格纳雇佣军留在东部,其余的外国势力就会留在利比亚西部,并解释说雇佣军和外国势力并不是埃及和土耳其之间唯一的主要问题。

他补充说,雇佣军档案中有重叠和不同的地方,但在此之前,雇佣军应从各地撤出,他强调外国势力在利比亚领土上的解决方案掌握在土耳其和俄罗斯手中,比任何在利比亚存在利益的国家掌握得都多,包括埃及。

但他指出,土耳其和俄罗斯不在同一条线上,两国总统根据两国利益的要求,在一些问题上保持谅解,在其他问题上存在分歧。

埃土关系的新篇章 (半岛电视台)

埃及和土耳其在利比亚的和解对东地中海天然气有什么影响?

利比亚问题与东地中海天然气危机和不止一个国家之间的海上边界划定直接交织在一起。这些国家在地中海有海上延伸,多年来在划定海上和经济边界方面一直存在长期危机,因为地中海是一个富含天然气的地区,是一个狭窄的水域,几个海洋国家的边界​​在其中相交。

自从埃土和解开始以来,希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担心审查海上边界将成为谈判桌上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在利比亚-土耳其协议的存在下,该协议赋予埃及更大的领土范围,包括海上边界以及天然气财富。

埃及和土耳其的政治分析家此前在向半岛电视台发表的声明中一致认为,两国之间的和解增加了他们在海上争端中取得成功的机会,这可能最终双边联盟与互相矛盾的东地中海联盟进行对抗。

埃土和解的利与弊 (半岛电视台)

两国能否成功克服利比亚危机?

对此,前外交官法加利·塔哈认为,土耳其主要希望从埃及获得东地中海天然气的基本份额,这意味着增加参与,保证份额以及对埃及与希腊和塞浦路斯的天然气开发联盟的渗透,他指出两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没有问题。

塔哈提到了双方各自拥有的筹码,因为埃及也有与在土耳其存在的穆兄会领导人和成员有关的要求,而埃土双方就大部分争议问题或双方利益的谈判结果尚未确定。

在谈到两国能否克服利比亚档案危机,或利比亚成为埃土联盟的起点时,塔哈说,“我预计不会很快取得切实的结果,也许只是交换大使,结盟非常困难,不是因为目前的情况,而是因为埃及与希腊和塞浦路斯的关系以及利比亚和叙利亚危机的复杂性,以及土耳其对它们的干预。”

另一方面,法鲁克认为,两国有可能通过在谈判中不再顽固坚守立场,成功克服利比亚问题的危机,从而使合作多于冲突。

他建议在地中海启动土耳其、利比亚和埃及三方协议,更多地协调利比亚中部地区的冲突,特别是朱夫拉和苏尔特,帮助利比亚和平度过过渡阶段,并今年年底按时举行选举。

艾多安表示,尽管利比亚文件仍然是埃土和解中最突出的困境之一,但自两国的情报磋商为5月在开罗和9月在安卡拉举行的两国使节互访铺平了道路以来,它代表着两国关系以及东地中海问题的转变、对话和理解的开始。

他预计最近的埃土会谈将推动恢复外交关系,两国大使将很快任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2013 年 5 月,一架从阿勒马扎军事机场——位于开罗以东——起飞的军用飞机,载着 11 名埃及军官前往土耳其,其中一名男子被安排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进行一对一会谈,这是埃及总统府指派的一项特殊任务,作为扩大两国军事关系努力的一部分。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11日

经过多年敌对之后,埃及与土耳其的和解使双边冲突得以缓和,并增加了恢复正常关系的机会,近年来,开罗盟国担心埃及与土耳其的和解将对埃及的地缘政治联盟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对东地中海地区海上冲突产生负面影响。

Published On 2021年4月20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