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意味着什么?

伊朗总统莱希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别召开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发表讲话 (路透社)

自伊朗提出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的申请过去近15年后,该组织的7个常任理事国最终批准这项申请,以正式启动接收伊朗为该组织成员国的程序。

这一程序从技术和法律的角度而言可能需要两年的时间,届时,伊朗将正式加入这个包括中国、俄罗斯和印度以及部分中亚国家的巨型组织。需要指出的是,该组织成员国所占面积约达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每年出口额高达数万亿美元。

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别参加完本届上合组织峰会并回国后,将伊朗被批准加入上合组织成员国,称为伊朗“外交上的成就”,这意味着将伊朗与亚洲的经济基础设施以及丰富的资源联系起来。

在这场为期两天的峰会上,莱希发表讲话谴责了美国的“单边主义”,并呼吁各方共同努力以打击制裁。

在上海合作组织召开峰会期间,伊朗总统莱希还举行了一系列的高级别双边会谈,并因此与塔吉克斯坦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签署了8项协议,此外还达成了其他一些共识。

双方为年度双边贸易总额设定了5亿美元的目标,较当前的水平高出近10倍。

在短时期内,伊朗从这次成功中获得的主要收益可能仅限于声望和外交上的提升,而不是重大的政治或经济收益。

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研究所访问学者哈米卓扎·阿齐兹指出,“在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进程中的主要问题在于,它总是将后者视为一个’非西方大国’,而非一个现代化的国际组织,并将之视为反西方或反美国的机制。”

阿齐兹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尽管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国是美国的亲密伙伴,甚至俄罗斯和中国也从不愿意在全球舞台上公开挑战美国。”

“这两大误解的结合,再加上伊朗自认为是西亚霸主的心理态势,这事件事情似乎会让伊朗领导人产生一种错觉,认为伊朗将加入其他的反西方大国,以构建一个强大的联盟并挑战美国的霸权。”

阿齐兹补充称,上合组织成员国并不愿卷入伊朗与美国之间的对抗,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寻求平衡,并在上周五承认沙特、卡塔尔和埃及为“对话伙伴国”的原因。

从外交角度来看,此次的批准意义重大。

伊朗自2005年以来一直是上海合作组织的“观察员国”。

就在上个月,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阿里·沙姆哈尼发布推文称,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的“政治障碍”已经被消除了。

阿里·沙姆哈尼同时用波斯语、英语、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发布了上述信息,从而表明这也是发送给该地区和西方国家的信息。

在此之前,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申请被驳回了,因为它正处于联合国的制裁之下,另外,它还受到包括塔吉克斯坦在内的部分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反对,因为它涉嫌支持塔吉克斯坦境内的伊斯兰运动。

位于德黑兰的中东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阿巴斯·阿斯拉尼表示,这是伊朗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首次成为主要地区集团的正式成员国。

阿斯拉尼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伊朗受到了单边制裁。这意味着上合组织成员国并不承认这些是国际制裁,他们也因此接受了伊朗成为正式成员国的申请。”

他还补充称,伊朗正着眼于政治和经济利益,特别是它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合作。伊朗在今年3月与中国签署了一项为期25年的全面合作协议,与此同时,伊朗也在寻求扩大它与俄罗斯之间既存的合作协议。

阿斯拉尼指出,“此外,伊朗还可以获得进入中亚地区的重要渠道,而该地区可被视为伊朗商品的出口市场”。他还补充称,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伊朗能够实现多少潜在的出口。

阿斯拉尼认为,如果美国的制裁持续下去,就可能会成为实现这些潜力的道路上的障碍,但是却无法阻止伊朗的经济进步。

伊朗和多个世界大国已经在维也纳举行了6轮会谈,以恢复伊朗2015年的核协议。如果会谈最终取得成功,那么美国将解除针对伊朗的制裁。

这场会谈自今年7月下旬以来处于停滞状态,以允许莱希组建新政府,但预计这场会谈很快就将恢复。

“如果核协议能够重启,那也只会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另外一部分则在于不断发展伊朗与东方之间的关系——无论与西方之间的谈判是否能够取得成功,这都是会发生的。”

直接的“边际效益”

上海合作组织的前身是上世纪90年代建立的“上海五国”会晤机制,该组织以共识为主导,并限制了成员国之间开展重大合作的范围。

该组织的主要功能是充当一个讨论和接触的场所,来自该地区的高层政要可以聚在这个平台上进行磋商,而不是像北约那样的军事联盟,或是欧盟那样拥有共同货币的国家联盟。

来自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国际安全项目研究员妮可·格拉耶夫斯基表示,“伊朗不断强调,像上海合作组织这样的‘非西方’力量与组织能够加速平衡全球与美国之间的权力平衡,而这事实上掩盖了一个事实,即上海合作组织缺乏促进这些地区和大国之间更深层次融合的能力。”

她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俄罗斯-中国-伊朗之间不存在类似于联盟的正式承诺,而上合组织当然也不会提供这样一个联盟或机制。”

格拉耶夫斯基还指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将为伊朗与该地区进行更密切的接触而提供一个论坛,但这是伊朗作为该组织的观察员国而已经享有的好处。

她还补充称,通过伊朗、俄罗斯和中国的货币所进行的贸易一直处于较为温和的状态,即使这些国家对“去美元化”的问题已经讨论了几十年的时间,另外,它们也无法很快推出另一项金融信息服务系统,以取代“SWIFT”国际金融结算系统。

上合组织主要是一个地缘政治组织和安全组织,它在寻求经济一体化方面的基础设施非常有限。格拉耶夫斯基认为,“上合组织能够产生的直接经济利益微乎其微”,但是其成员国可以寻求达成双边协议。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由安曼主办的阿拉伯天然气管道国家能源部长四方会议在技术、政治和区域层面留下了许多疑问,许多人正在等待黎巴嫩从陆路运输埃及天然气的计划中受益,该运输路线途径约旦和叙利亚,此前,能源危机及其后果达到高潮,燃料变得稀缺,成为黑市经销商和向叙利亚走私活动的垄断者。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10日

伊朗6日警告称,在维也纳为重启核协议的对话窗口不会永远敞开,并呼吁美国以切实的计划重返核谈判并履行其包括解除制裁在内的承诺。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6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