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治阿富汗一个月后 塔利班是否为公民提供了心理安全?

尽管喀布尔恢复了正常生活,但公民仍然缺乏心理安全感 (半岛电视台)

阿富汗塔利班运动攻占首都、外国军队撤退后,全国人民都在战争结束时松了一口气,但在塔利班宣布新政府仅由其成员组成后,喀布尔人民认为他们需要心理上的保障,无从得知新政府能否调整局势,让他们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心。

20年来首次,一支军队控制了整个阿富汗领土,翻开了长达20年的战争的一页,但公民仍然感到国家处于不稳定之中并且缺乏心理安全感。

(半岛电视台)

法里德·哈基姆说:“尽管街道上安全而平静,但由于塔利班领导层之间的纠纷以及贫困率和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报道,人们在心理上仍然感到不安全。”

这位公民告诉半岛电视台,公民“欢迎战争结束,对更美好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但塔利班运动尚未成功提出对政府的愿景和消除贫困的计划

他补充说:“人民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失业。随着塔利班控制了所有州,前政府的大多数雇员失去了工作,现在他们在为谋生和付房租发愁,他们已经习惯了20年来的生活方式,现在不到一个月他们就失去了所有的东西,这对他们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半岛电视台)

喀布尔大学学生沙布南(化名)从另一个角度看待首都的情况,即妇女的状况。她说,“自从塔利班控制阿富汗以来,妇女遭受的苦难比其他人更多。她们已经完全被排除在社交活动之外,新一代阿富汗妇女习惯于参加社交活动,但现在她们被限制在家里。”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塔利班运动不应改变立场和对待妇女的态度,以免给各国和西方媒体借机攻击他们的机会。

她补充说,“女性已经关心经济、社会和人身安全,我呼吁塔利班照顾女性的心理安全,让她们参与社会活动、从事工作,并为女性打开大学和学校的大门。”

阿富汗的贫困率和失业率都很高,这增加了民众的担忧 (半岛电视台)

基本需求

心理安全被认为是社会的重要需求之一,缺乏心理安全会对社会和个人造成严重损害。喀布尔大学社会学教授阿卜杜拉·阿瓦布说,“塔利班上台后,社会各阶层都在某种程度上担心他们的安全,政府雇员担心失去工作,商人担心他们的投资安全,年轻人担心他们的未来,女性担心她们的学习和生活,以及能否作为积极的成员参与社会活动。”

阿瓦布补充道,“这些案件直接关系到心理和身体的安全,塔利班运动必须明确处理这些担忧,提供保障以改善民众的生活和安全状况属于其职责范围,并且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取决于他们的心理安全,这个问题值得更多关注。”

(半岛电视台)

一位塔利班消息人士认为,美国和西方关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的言论对阿富汗公民产生了负面影响,使他们对该运动控制安全局势的能力失去了信心。

消息人士向半岛电视台证实,“在美国撤军后,阿富汗的问题可以归结为机场事故,而塔利班无法控制机场,向有权担心自己未来的人们发出了负面信息,有人相信了美国和西方故意夸大基地组织和ISIS在两年内重返前线的能力的报道。”

同一消息人士认为,“美国和西方的宣传机器影响了阿富汗民众的情绪,促使民众计划离开阿富汗,因为有人想要那样做。”

喀布尔汽车炸弹爆炸导致大多数阿富汗人失去心理安全感 (社交网站)

暴露的情况和安全问题

除了西方媒体在阿富汗公民意识中留下的负面影响外,阿富汗的整体局势,包括银行关闭、阿富汗在美国的资金被冻结以及不向政府雇员支付工资,也增加了民众对未来生活的心理焦虑。

这促使代理外交部长阿米尔·汗·穆塔基在外交部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和国际社会不应将人道主义和财政援助政治化,因为阿富汗人民迫切需要这种援助。”联合国估计,阿富汗有3800万人口,其中近一半需要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半岛电视台)

除此之外,阿富汗民众已经经历了40年的安全担忧。最新一起事件是喀布尔和贾拉拉巴德市的人民被爆炸装置惊醒,事故造成3名平民死亡,其他25人受伤,包括塔利班武装分子。

安全和战略专家纳吉布·南基尔指出,“这些爆炸事件带有ISIS的特征,它正试图测试塔利班的承受能力,对贾拉拉巴德市塔利班部队的袭击证实了ISIS主要据点楠格哈尔省存在ISIS的残余势力。”

南基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这些爆炸事件影响了公众情绪,使公民再次相信有关ISIS和基地组织回归的言论,因此塔利班必须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向国际社会和人民证明它可以控制局势并确保他们的生命安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前顾问卡特·马利克西安在《外交事务》上发表了一份关于塔利班可能统治形式的分析。2009年至2011年,马利克西安担任美国国务院阿富汗赫尔曼德省事务的负责人。他认为,塔利班会很快意识到,统治像阿富汗这样地形崎岖、资源稀缺的国家比征服和控制它困难得多。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12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