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还是放弃?埃及各界对安理会复兴大坝声明的意见分歧

埃塞俄比亚在复兴大坝项目上不断推进,埃及与苏丹对其在尼罗河内的用水份额感到担忧 (社交网站)

联合国安理会发表主席声明,呼吁复兴大坝危机各方在非洲联盟的主持下举行谈判并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法律解决方案,从而使该问题再次成为埃及国内讨论的热点。

埃及各界对安理会主席声明的反应各不相同,部分人对此表示庆祝,并将之视为埃及和苏丹取得的外交胜利,而另外部分人则认为,这项声明意味着安理会对复兴大坝问题的放弃。

联合国安理会在15日通过了一项主席声明,敦促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恢复谈判,以就复兴大坝问题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协议。

这项声明得到了与埃及当局关系密切的政界人士和媒体人士的高度评价,其中,埃及外交部前副部长穆罕默德·赫加齐甚至称这项声明为联合国史上的先例,尽管它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它却对埃塞俄比亚构成了压力,如果埃塞俄比亚不遵守相关要求,那么它就可能会威胁采取其他措施。

赫加齐在15日接受其国内广播电台的电话采访时补充称,这项声明代表着国际共识,即在特定的时间范围内,恢复在非洲调解下的谈判进程的重要性,他还强调,这项声明是埃及和阿拉伯外交取得的胜利。

这位埃及前外交官还指出,声明要求埃塞俄比亚就解决复兴大坝危机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法律协议,他还指出,国际社会也在关注并寻求就该问题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协议,而且安理会绝不允许埃塞俄比亚强加既成事实的政策,同时他还强调,埃及绝不接受任由埃塞俄比亚通过复兴大坝来控制埃及的命运。

埃塞俄比亚的服从

与当局关系密切的埃及记者艾哈迈德·穆萨对安理会出台的声明表示欢迎,并强调称,埃塞俄比亚将服从该声明,此外,他还声称埃塞俄比亚在未来几个月内无法再为大坝修建“添砖加瓦”。

穆萨15日在主持其节目时表示,在安理会发表主席声明后,埃塞俄比亚“不会再像过去那样逃避”,并且埃塞俄比亚的问题今后将不再是只与埃及或苏丹相关,而还将与安理会相关。

埃及媒体指出,安理会出台的主席声明,是埃及和苏丹取得的外交成果,也是双方协调的成就,他还解释称,声明还为国际观察员赋予了角色,而在此前,他们无法承担任何责任。

谨慎的乐观情绪

埃及思想与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哈立德·奥卡沙表示,对安理会声明的初步解读及其对恢复复兴大坝谈判的呼吁,表明我们可能会感到一种谨慎的乐观情绪,他还指出,像这样级别的信息是走在前列的,可持乐观态度。

奥卡沙在接受沙特控股的埃及MBC频道电话采访时补充称,对时间设定限制,有利于埃及和苏丹的利益,此前,两国反对开放的、缺乏时间限制的谈判前景,而埃塞俄比亚又在一定程度上采取了拖延政策。因此,这种时间限制是产生乐观情绪的另一个原因。

这位安全专家解释称,埃及和苏丹期待再次在非盟的主持下重返谈判,因为这是解决国家间此类问题的自然方式。

对顽固立场发出警告

另一方面,参议员、记者作家埃马德丁·侯赛因警告称,如果埃及不能在第三次蓄水日期之前,就大坝问题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法律协议,那么各方都会遇到问题,而且埃塞俄比亚的顽固立场还将进入新的阶段。

侯赛因在15日接受TeN电视频道的电话采访时表示,鉴于此前的事态发展,这项声明可被视为一项良好的进展,因为有部分人曾担心安理会发表的声明可能会被解读为对埃塞俄比亚顽固立场的鼓励或纵容。

这位参议员还表示,埃塞俄比亚将这项声明解读为针对它的批评,因为它强烈反对在非盟的框架之外举行谈判,而非盟正是埃塞俄比亚的主场,而它也已经对此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他还指出,安理会声明中关于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要求,符合埃及的利益。

道德义务而非法律义务

另一方面,国际公法教授艾曼·萨拉玛表示,安理会出台的主席声明具有政治和道德上的义务,但不能像安理会作出的决定那样被视为拥有同等的法律约束力,无论是基于《联合国宪章》的第六章还是第七章。

萨拉玛在向埃及《东方报》发表的声明中指出,主席声明与媒体声明不同,它将被保存在安理会的官方档案中,安理会今后在同一问题上需要采取决定时,也可以依靠这些声明。因此,安理会为复兴大坝问题出台的主席声明所存在的政治影响不容忽视或小觑。

这位国际公法教授解释称,自1991年前苏联解体以来,安理会已经用具有约束力的决定来取代主席声明,以克服成员国之间关于某个成员国为解决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冲突而提出的草案内容所存在的分歧,而突尼斯关于复兴大坝的决议草案就属于这种情况。

萨拉玛指出,安理会自2020年6月首次受理复兴大坝争端以来,尚未就此发表任何决定或建议。

安理会已放弃复兴大坝问题

来自开罗大学的地质与水资源教授阿巴斯·沙拉齐也认为,联合国安理会正式放弃了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问题,尽管存在政治风险,但他认为这只是一个技术问题。

沙拉齐通过社交媒体表示,通过发布这一声明,安理会已经正式放弃了复兴大坝问题,并将其仅仅视为技术问题,尽管该问题的严重性可能会使之成为破坏该地区安全与和平的主要原因——这一方面是由于埃塞俄比亚在这个问题上的顽固立场,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大坝的庞大规模——它可以构成容量高达740亿立方米的水炸弹。

这位水资源专家强调称,应当在复兴大坝的问题中翻过安理会这一页,并重返非洲联盟,而后者已于16日启动了恢复谈判的第一步,即非盟轮值主席国刚果(金)的外交部长前往亚的斯亚贝巴、喀土穆和开罗进行访问,目的是在2022年2月之前就大坝第三次蓄水作业的日期达成协议。

社交媒体上的不同意见

社交网站上的意见领袖也对安理会出台的主席声明存在不同的解读,其中部分人称赞该声明符合埃及的利益,并且有助于遏制埃塞俄比亚的野心。

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这项声明没有提出任何新的内容,而仅仅是提出了不具约束力的建议,从而揭露了埃及和苏丹的外交失败,并且通过恢复在非盟主持下的谈判,而使这场危机又恢复了原状。

由于危机各方在复兴大坝的蓄水和运营方面存在的分歧,相关的谈判进程已经存在了接近10年的时间。数月之前,由非盟主持的谈判陷入了僵局,对此,埃及、苏丹与埃塞俄比亚相互推诿责任。

埃塞俄比亚表示,其修建大坝的目的并不是损害包括埃及和苏丹在内的尼罗河下游国家的利益,而只是出于国家发展目的而进行发电,另一方面,埃及与苏丹呼吁缔结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三方协议,以保护两国的供水设施,以及两国每年在尼罗河中的用水份额。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