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政府稳定换修宪:马来西亚当局与反对派的协议能否成功?

马来西亚议会在未能保证政治危机不会重现的情况下恢复了工作 (半岛电视台)
马来西亚议会在未能保证政治危机不会重现的情况下恢复了工作 (半岛电视台)

马来西亚的政治家和观察家,对政府与议会中的反对派达成的协议及其对民主未来和新政府稳定性产生的影响,存在着不同的评估。根据官员们的声明,执政联盟与反对派“希望”联盟在9月13日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旨在使该国摆脱新冠危机并刺激经济。但是其他人认为,这是反对派抛给政府的救生圈——该政府在维持议会内微弱多数支持的能力上饱受怀疑。

马来西亚新总理伊斯梅尔·萨布里认为,这项协议具有历史意义,因为它包括行政、司法和议会改革方面的转型。而反对党领袖安华·易卜拉欣则表示,这项协议将竭尽全力为人民和国家谋福利。

然而,安华却在其社交媒体的主页上补充称,这项协议并不意味着对空白政府的签署,特别是在有关下一期预算的问题上。

伊斯梅尔·萨布里认为,政府与议会反对派达成的协议具有历史意义 (社交网站)

脆弱的联盟

尽管前政府依靠在今年一月份宣布紧急状态并暂停议会工作的方法,来避免议会对其举行不信任投票,但是观察家们却怀疑新政府能否摆脱自2018年大选以来的两届政府的命运——它们仅得到薄弱的议会支持,并且政府支柱和反对派之间存在矛盾。

政治分析家阿卜杜-拉赫曼·奥斯曼排除了新总理能够在长时间内满足议会所有派别的可能性,特别是鉴于他在议会内获得的多数席位不超过3席。

奥斯曼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本月初组建的政府需要奇迹的出现,才能维持到2023年中期的议会任期结束,他还预计,当各党派从该政府身上实现其想要获得的所有利益之后,该政府就会垮台。

能够支持这种观点的是,领导政府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巫统)官员否认这项协议是对该机构传统立场的退让,而这种立场体现在该机构向来拒绝与反对党领导人安华·易卜拉欣或民主行动党进行合作,而后者是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多民族政党。

与此同时,反对党“希望”联盟的通信官员法赫米·法德尔发布推文称,“该联盟将继续保留反对党的立场,而本届议会也不会在2023年7月31日之前解散。”但是分析家奥斯曼认为,随着选举的临近,分歧将再次出现,因为目前存在3个相互竞争的政党集团,其中两个存在于政府内,而第三个则代表着反对派。

阿卜杜-拉赫曼·奥斯曼:萨布里政府需要奇迹的出现,才能维持到2023年中期的议会任期结束 (半岛电视台)

关于修宪的承诺

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领导人认为,萨布里可以从其前任穆希丁·亚辛的执政经验中受益,后者明白他无法获得领先的多数票优势,但却力求与反对派达成协议。

这位领导人为这项谅解备忘录解释称,它可使新总理不再屈服于党领导层内的腐败者的要求。在这个问题上,他提到了前总理纳吉布·阿卜杜勒·拉扎克,以及巫统负责人扎希德·哈米迪。另一方面,该国的反对派也获得了进行包括修宪在内的重要改革的承诺。

政治分析家阿卜杜-拉赫曼·奥斯曼支持对这项协议的批评,认为它限制了反对派,并扰乱了基于问责的政治秩序,特别是议会即将讨论将于下个月提交的年度预算的情况下。

奥斯曼并不排除执政联盟在预算获批后解体的可能性,以及各党派回归分裂状态的可能性。他还表示,反对派顺应了最高元首的意愿——后者反复强调要实现政治稳定,并为经济复苏铺平道路。

最高元首的机构

这项协议也是对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的愿望的回应,后者警告议员们不要拿人民的命运来赌博,并在第四届议会会议开幕时强调了实现政治稳定的必要性,以便使国家从混乱中恢复过来,并实现经济复苏。

在任命总理之前,最高元首征询了大多数议会成员的意见,此后,马来西亚王宫撤回了之前要求新总理通过投票获得议会信任的呼吁。

观察人士对马来西亚最高元首撤回信任投票之举的解读是——避免创下对国王选择担任首相的人信心不足的先例。

马来西亚宪法规定,国王有绝对权利选择他认为有能力领导议会的人员,这意味着议会对组建政府的信心。

最高元首的声明

文章提到了最高元首对前总理穆希丁·亚辛政府的支持,以及最高元首的机构在当时因直接干预政治而招致的批评,例如,最高元首在去年要求反对派通过一项预算,尽管反对派对政府为应对新冠危机而提出的一揽子经济措施有所保留,据悉,这些措施的价值超过了1700亿美元,但政府却没有提交议会以审查其来源和支出。

由于马来西亚所经历的政治危机的特殊性,本届议会会议受到了广泛的民众和政治关注 (路透社)

历史先例

另一方面,本届议会会议得到了极大的民众和政治关注,不像以往的议会会议那样——议会会议向来不是马来西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因素。其中,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对最高元首机构的理解,以及前任政府为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席位而采取的措施。观察人士一致认为,总理身份的确定不再局限于特定政党,就像之前的巫统一样。

本届议会会议上出现的历史先例,并不限于自1957年独立以来一直统治马来西亚的民族阵线联盟的落败,以及反对派的首次上台执政,除此之外,该国还在3年内经历了3届政府,分别是马哈蒂尔政府、穆希丁政府,与伊斯梅尔政府。

此外,该国自1969年以来首次进入紧急状态,并造成议会工作暂停超过7个月的时间。仅有议会特别会议还能使之免于自动解散,因为根据该国宪法的规定,如果两届会议之间的体会期限超过了6个月,议会就将自动解散。

如果政府和反对党达成的协议成功,由于投票年龄从21岁降低至18岁,那么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马来西亚将增加超过600万选民。除了预期中的宪法修正案,最引人注目的问题还包括禁止总理承担两届以上的任期,此外,会议还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议会成员在当选后或更换政党阵营后,再次改变其政治忠诚。

这项协议在该国历史上,首次允许反对派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并将其纳入了国家从新冠危机中复苏的计划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4日坚称,他仍拥有必要的支持来领导该国。此前,在来自马来西亚最高元首的罕见指责后,该国的政治紧张局势在不断升级的新冠疫情之下进一步加剧,导致穆希丁的部分关键盟友表示不会再支持他。

2021年8月4日

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巫统”)支持前副总理伊斯梅尔·萨布里成为马来西亚下一任总理的候选人,与此同时,反对党也试图在18日的截止日期之前推选出他们的候选人,最后交由国会决定谁来出任这一职务。

2021年8月18日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