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紧张关系 伊朗出于这些原因对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持谨慎态度

塔利班与伊朗的关系以紧张为特征,并在塔利班1998 年统治期间达到对抗的边缘(半岛电视台)

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背景下,塔利班与伊朗的关系经历了许多起起落落。

在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期间(1996-2001年),双方关系出现诸多分歧,其中最突出的环节就是,数十名塔利班武装人员1998年在阿富汗北部马扎里沙里夫被(北方联盟)部队杀害,而伊朗是北方联盟最突出的支持者之一。

塔利班部队的回应是发动了一场针对马扎里沙里夫的行动,该城市的大多数居民是哈扎拉人(其中大多数是什叶派),塔利班接管了这座城市,此外,塔利班还对那里的伊朗领事馆发动袭击,其中8 名外交官和一名伊朗记者被杀,伊朗正处于与塔利班爆发战争的边缘。

由于这些原因和其他原因,2001年,伊朗暗中支持美国占领阿富汗和推翻塔利班政府,当时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对外关系委员会负责人侯赛因·穆萨维安表示,此次合作是在伊朗和美国共同利益框架内进行的,即推翻塔利班政权。

伊朗官方对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持谨慎态度,分析人士意见分歧,所有人都在等待塔利班的行动(欧洲通讯社)

朝着友谊迈进

伊朗与塔利班的关系不时发生转变,转向友谊,在占领阿富汗之后,美国前总统将伊朗与伊拉克、朝鲜列为邪恶轴心,此后,伊朗与美国合作对抗塔利班的种子枯竭。

伊朗与塔利班之间的合作也加剧了对占领阿富汗美国支持联军的共同敌意,近年来,德黑兰接待了塔利班领导人和阿富汗政府代表。

塔利班也对伊朗采取了和解的语气,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近日在接受伊朗劳工新闻通讯社(ILNA)采访时表示,内战和缺乏经验阻碍了塔利班在首次统治阿富汗期间与邻国建立良好关系。 .

伊斯兰共和国的做法

随着塔利班控制喀布尔并为阿富汗所有省份所接受,伊朗对塔利班发出了谨慎信息,但伊朗政府官员和政治团体对塔利班的看法朝着两个方向发展。

阿富汗事务和印度次大陆问题专家皮尔·穆罕默德·马拉吉认为,德黑兰——包括部分政府和与保守派关系密切的团体——的第一个趋势认为,塔利班将美国驱逐出阿富汗,是由于美国反对和对抗塔利班,其立场几乎与伊朗反对全球傲慢的立场相似,我们可以应对。

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就塔利班与伊朗关系未来发出了积极信息(欧洲通讯社)

意识形态团体

至于第二个趋势——根据马拉吉说法,其观点接近改革派代表人物观点——则体现在,塔利班只不过是一个萨拉菲意识形态团体,不应该以增强其对阿富汗权力垄断方式来应对塔利班。

持有这一趋势的人认为,必须在阿富汗建立一支平衡的部队,与伊朗的安全相适应,并有哈扎拉什叶派、乌兹别克人、讲波斯语的其他民族和少数民族等不同民族的参与。

马拉吉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发表讲话称,塔利班与伊朗的关系将取决于塔利班未来的行为,以及塔利班是否会尊重 2001 年宪法规定的什叶派少数民族以及讲波斯语人群的权利。

马拉吉认为,由于两国之间拥有共同边界(约一千公里),阿富汗的事态发展和问题对伊朗仍然至关重要和重要,此外,伊朗与阿富汗人民在文化、历史和广泛关系方面拥有共性,而且,伊朗拥有大约300万阿富汗难民。

伊朗的担忧

伊朗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成员贾里勒·拉希米·贾哈纳巴迪认为,伊朗对塔利班将如何统治阿富汗存在一系列担忧。

在他看来,这些担忧表现在几个方面:首先是阿富汗被认为是世界毒品生产中心,从阿富汗到欧洲的毒品路线之一经过伊朗,其次,伊朗对安全和社会危害担忧,因此,德黑兰正在等待塔利班在当地的行为。

根据贾哈纳巴迪说法称,下一个问题是在两国边境地区活动的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团体的问题,伊朗要求塔利班不要支持这些团体。

贾哈纳巴迪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补充说,伊朗在阿富汗的另一部分利益是尊重不同宗教种族和文化的权利,并表示,任何形式的宗教、民族和文化缺乏同化和融合,以及对这些种族权利的漠视,都会在双方关系中造成紧张和挑战。

伊朗的担忧超出了安全担忧政治方面和塔利班对阿富汗新的治理方式(路透社)

ISIS组织

根据贾哈纳巴迪说法,伊朗担心的另一部分是ISIS组织在该地区的发展,这个组织正在利用各地中央政府的弱点,从而损害中东的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现在,我们对ISIS在阿富汗的出现感到担忧。

这位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成员补充说,我们关心的其他问题是两国之间的边界和河流问题,德黑兰与阿富汗政府之间的其他现有协议和承诺,以及塔利班对这些协议的遵守程度。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