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伯拉罕协议”达成一年后:正常化是否已实现其目标?

阿联酋驻特拉维夫大使馆落成典礼 (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研究人员与分析人士一致认为,与阿联酋及其他阿拉伯国家达成“亚伯拉罕协议”,是以色列取得的一项重要政治成就。在关系正常化协议签署近一年之后,他们认为以色列仍有绝佳的机会以改善其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地位。

尽管研究人员认为这是一项“政治成就”,但是以色列的安全机构却认为,这些协议在签署第一年内带来的变化,要小于以色列前总理内塔尼亚胡、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以及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在签署协议时作出的评估。

以色列的分析师和战略研究中心一致认为,伊朗及其核计划所构成的地区共同威胁,是达成“亚伯拉罕协议”的主要催化剂,但是随着特朗普时代的结束,这种催化剂的作用已经渐渐被侵蚀和消退,特别是在特朗普的继任者乔·拜登改变这种政策的情况下,而其具体表现就是拜登不愿为这种正常化政策提供安全和经济支持。

在美国白宫签署“亚伯拉罕协议”期间 (半岛电视台)

结果与成就

以色列《国土报》军事分析家阿莫斯·哈雷尔表示,“亚伯拉罕协议”的目标是与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阿拉伯国家,以及其他伊斯兰国家走向关系正常化,以便在中东地区建立一个忠于美国的新战略联盟,旨在对抗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轴心”,此外还可以向世界证明,以色列不需要结束它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便能够改善它与阿拉伯国家及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关系。

哈雷尔表示,摩洛哥和苏丹随后加入关系正常化的行列,正是这些协议所取得的最为突出的成就,他还认为,这是内塔尼亚胡在长达12年的总理任期内,以色列取得的最重要的外交政策成就之一。

但在哈雷尔看来,以色列人并未感受到关系正常化所产生的战略成果或成就,而与阿联酋之间的和平成果已经在经济和技术领域内部分得到了实现,此外,两国之间的安全和情报关系也有所加强。

这位军事分析人士指出,以色列曾寄希望于将阿联酋打造成公开的积极联盟的一部分,旨在限制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但是这种想法与押注似乎是错误的”,阿联酋和其他的海湾国家一样害怕将伊朗视为“敌人”,而它被视为挑战美国的一个地区国家。

这位分析人士表示,阿联酋在巴勒斯坦领域内的活动仍然低下,“在加沙地带,阿联酋的资金并没有取代卡塔尔的资金和支持。”

利益与合法性

根据以色列研究中心的说法,除了需要深化“亚伯拉罕协议”规定下的现存关系之外,以色列还重视通过这些协议来扩大“和平圈子”,以便与更多的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

此外,该研究中心还指出,阿联酋与巴林也有兴趣扩大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圈子,目的是为二者作出正常化选择的决定赢得合法性,但如果没有美国的必要支持,仅凭这一点仍远远不足以深化和扩大这些正常化协议。

尽管如此,根据隶属特拉维夫大学的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中心发表的一份立场评估,“亚伯拉罕协议”的主要挑战和目标仍然是在中东地区建立联盟与合作轴心,以遏制伊朗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因此,根据研究员乌迪·德克尔、约尔·古辛斯基所撰写的一篇研究报告,以色列要求“填补安全领域的空白,加强合作协议以收获和平成果,消除阻碍协议执行的官僚障碍,调动商业实体和外部合作伙伴以促进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倡议,以促进国家繁荣”。

以色列外交部长亚伊尔·拉皮德(右起第四)在访问阿联酋期间出席大使馆的落成典礼 (半岛电视台)

障碍与挑战

古辛斯基和德克尔回顾了使该地区国家难以扩大和深化“亚伯拉罕协议”的障碍与挑战,其中最突出的是拜登政府的政策——倾向于减少美军在中东地区的存在,排除了对伊朗采取军事选项的可能性,并且倾向于重返伊朗核协议,这些都加剧了海湾国家——尤其是那些与以色列实现了正常化的国家——对美国为其提供对抗伊朗的“保护伞”的可能性的质疑。

担任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一职的德克尔认为,一旦达成让美国及其他大国重返伊朗核协议的协议,这将允许伊朗加强它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从而阻止阿拉伯国家直接与之对抗,并促使它们削弱或减少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

另一方面,德克尔认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黎巴嫩国家的虚弱带来了许多的风险,因为阿拉伯国家将会发现,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或贝鲁特方面出现冲突升级或军事对抗的情况下,它们将很难推动自身与以色列之间签署的正常化协议。

此外,在“亚伯拉罕协议”签署国内,对航道、港口、战略设施和日常生活节奏的破坏,都将干扰关系正常化的列车,并加强拒绝正常化的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的抵制趋势。

古辛斯基也采纳了相同的提议——他认为,为了克服阻碍中东正常化进程的障碍,以色列需要加快落实合作协议,以展现“和平的果实”。与此同时,以色列应当减少一些说法,例如“亚伯拉罕协议”的首要目标是为以色列提供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的平台等等。

担心与冲突

为确保正常化协议的落实,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认为,以色列必须借助拜登政府的力量来推动“亚伯拉罕协议”,特别是在海湾国家担心美国“放弃”该地区的情况下。他还指出,阿拉伯国家将以色列视为在美国极富影响力的因素。

古辛斯基解释称,拜登政府令人信服的核心论点,是打造一个将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结合起来的新联盟,而这将有助于加强地区稳定,并对导致冲突长期存在的问题因素产生抵抗力,使美国能够灵活地同时应对地区和全球问题。

但是,正如这位以色列研究员所说的那样,这样的论点“可能还不够,拜登政府可能还会要求以色列不要采取单边措施,不要在巴以冲突的领域内寻求超出两国方案的解决框架。”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