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石油:美国为何呼吁“欧佩克+”提高产量?

根据美国汽车协会提供的数据,目前美国每加仑无铅汽油的平均价格为3.185美元,高于一个月前的3.144美元和一年前的2.174美元 (美国媒体)
根据美国汽车协会提供的数据,目前美国每加仑无铅汽油的平均价格为3.185美元,高于一个月前的3.144美元和一年前的2.174美元 (美国媒体)

打开油泵——而且要快。

这就是美国乔·拜登政府在11日发给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国的信息,要求对方承担更多的工作以支持全球经济复苏,并缓解美国人当前所承受的高油价之痛。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11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指出,“拜登总统已经明确表示,他希望美国人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能源,包括在加油站内”,杰克·沙利文还在声明中敦促欧佩克及其以俄罗斯为首的盟国——“欧佩克+”联盟——进一步放松减产措施,而且要行动迅速。

沙利文表示,“虽然欧佩克+联盟最近已同意增产,但这部分增产量在2022年之前无法完全抵消此前该联盟在新冠疫情期间实施的减产量”,“在这个全球复苏的关键时刻,这些增产量并不足够。”

就在沙利文发表声明的同一天,美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份的汽油价格较上月上涨2.4%,而这已是该价格连续第二个月出现上涨。

总体说来,汽油价格较去年同期已经上涨了41.8%,美国劳工统计局发布的消费者价格指数显示,这种价格上涨可以部分归因于所谓的基数效应,因为石油需求在新冠疫情的打击下陷入谷底,而一直到2020年夏天才开始回升。

“欧佩克+”联盟控制着全球50%以上的原油供应,这一事实使得该联盟对国际油价存在着巨大的影响力——它可以通过提高或削减产量来影响国际油价。

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提供的数据,美国本身生产的原油约占世界石油总产量的20%,从而使它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

但同时,美国也消耗着大量的石油——占到世界石油总消费量的21%。此外,美国石油生产商的生产成本远远高于欧佩克中最大的成员国——沙特阿拉伯。

这一事实让美国在油价问题上存在着走钢丝一样的尴尬:如果油价过高,美国消费者会在加油站感到痛苦;而如果油价过低,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也无法继续经营,因为他们的价格将不具竞争力。

杰克·沙利文在11日发布的声明中指出,“尽管美国不是欧佩克成员国,但我们将始终与国际伙伴就影响我们国家经济和安全事务的重要问题进行对话,无论是以公开或是私下的形式。”

他还补充称,“我们正与欧佩克+内的相关国家进行接触,以探索竞争性市场在定价中的重要性。竞争激烈的能源市场将确保可靠和稳定的能源供应,欧佩克+必须采取更多的措施以支持经济复苏。”

这是石油行业的动荡时期。在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发之时,全球石油需求下降约三分之一,油价随即暴跌。此后,由于沙特和俄罗斯未能就支撑油价的减产目标达成一致,双方发动价格战,并导致了油价的全面崩盘。

这场价格战使美国和沙特之间持续了75年的关系变得紧张。生产成本较高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面临着一场生死存亡的危机,其中许多生产商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在2020年4月,随着全球石油供应出现过剩,美国基准原油价格转为负值,交易员甚至花钱解决掉手上持有的石油,而不再争夺储存石油的地点。

在时任美国总统的唐纳德·特朗普的外交欺骗之后,欧佩克及其盟国同意将石油产量降低至970万桶/日,创下历史新低。

这标志着油价的复苏之路还很漫长,但随着经济的重新开放和能源需求的复苏,油价开始再次攀升。在今年2月,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已经超过了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今年7月,“欧佩克+”联盟的石油生产国同意将产量谨慎提高40万桶/日,但是由于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广泛传播,以及中国为遏制疫情再次关闭部分地区,这些生产国对过快放松减产措施而感到担忧。

不断攀升的汽油价格——图片中是2021年7月25日美国科罗拉多州利特尔顿埃克森加油站所展示的油价——可能会给美国经济复苏带来压力 (美联社)

与此同时,美国经济正经历着令投资者感到恐慌的通胀飙升——尽管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试图向他们保证,随着疫情的消散,通胀终将褪去。

鲍威尔曾多次表示,美国经济正在经历的通胀是原材料和劳动力供应瓶颈所产生的临时后果,背景是新冠疫苗的接种率上升,因疫情而实施的限制措施解除,消费者释放了压抑已久的需求,而全国各地的企业也加快了运营。

但是高油价却有可能给美国经济的复苏产生压力,甚至激怒消费者,这就是白宫现在高声呼吁增产的部分原因所在。

在美国,8月份通常是美国人赶在孩子们开始新学年之前去度假的时候。没有什么比高油价更让公路旅行扫兴的了。

根据美国汽车协会提供的数据,目前美国每加仑无铅汽油的平均价格为3.185美元,高于一个月前的3.144美元和一年前的2.174美元。但这仍然远低于2008年7月美国触及的4.114美元的创纪录高价。

此外,油价的上涨也会产生政治后果。对拜登而言,呼吁“欧佩克+”联盟采取更多行动是一项战略举措,因为拜登着眼于2022年的中期选举,届时,他所在的党派成员将在国会内进行再选举。

通胀、高油价和购买力下降可能会为共和党人提供另一种燃料和支持——他们指责拜登政府将美国经济推向过热状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即将离任的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表示,伊朗在阿曼湾开设了首个石油码头,此举将使其避免使用霍尔木兹海峡的航运路线。几十年来,霍尔木兹海峡一直是地区紧张局势的焦点。

2021年7月22日

新闻作者罗宾逊·迈耶尔在美国《大西洋月刊》上发表的一篇报道中,探讨了“欧佩克+”联盟近期召开的一场会议。在这场会议上,各国同意提高石油产量以跟上新冠疫情后的世界步伐,此外,作者还在这篇文章中回顾了阿联酋的立场——后者反对在会议上提出的为增产设定最低限度的措施,并试图将产量提高至超出这一水平的程度。

2021年7月28日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