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复兴大坝第二次蓄水后 埃及军队风向会不会在南方爆发?

埃及和苏丹最近进行了军事演习,有些人认为这是给埃塞俄比亚发出的一个信息(社交网站)

“不出所料”,在联合国安理会定于周四召开会议以讨论复兴大坝危机前夕,埃塞俄比亚政府抢先发表声明通知埃及,开始对青尼罗河上——这是尼罗河的主要支流——的复兴大坝水库进行第二次蓄水,而尼罗河是下游国家埃及和苏丹的命脉。

埃塞俄比亚发表上述立场两天前,埃及总统塞西发表声明断言,此外,此举正值埃及西北部军事基地开幕仪式主持人亚西尔·瓦赫巴准将发表声明之时,他表示,埃及军队举动将是理性的,除非涉及到埃及和阿拉伯国家安全,否则,埃及军队不会爆发,将变成不留痕迹的一阵风,他并表示,当地媒体认为,这里指的是复兴大坝问题。

虽然联合国安理会上次召开会议时在收到开罗和喀土穆请求后降低了期望上限,在过去几个小时里,社交媒体平台因有关埃及即将采取行动的消息而活跃,与此同时,与诸如艾哈迈德·穆萨、阿姆尔·阿迪布和纳沙特·阿尔-戴希等政权关系密切的媒体警告说,第二次蓄水行动是“侵略和宣战”。

不过,埃及当地媒体的一位关注者指出,近期埃及官员关于复兴大坝的说法存在明显的前后矛盾和混乱,据观察人士称,这反映在媒体对复兴大坝危机的处理方式上。

虽然一位前外交官和政治分析家证实,如果埃塞俄比亚的顽固态度继续下去,埃及有可能使用军事力量,但一位著名作家和思想家排除了对大坝进行军事打击的可能性,认为这是在政治行动非常困难时候进行的一次重大冒险。

鉴于 2015 年的原则协议已经承认大坝的存在,而破坏大坝是非法举动,因此,观察家通常批评开罗在复兴大坝问题讨论中这一协议的依赖。

关于周四即将召开的联合国会议,许多人认为,安理会不会就复兴大坝危机提出任何新的内容,鉴于国际立场相互冲突,预计安理会将像去年那样再次将复兴大坝问题提交至非洲联盟和与危机三方有关的国际利益方。

通知、拒绝和警告

周一晚间,埃塞俄比亚在致开罗的一封信中宣布,其实际上已经开始了对复兴大坝水库的第二次蓄水,而埃及则对此举表示强烈反对,认为这是威胁地区和国际安全的危险事态发展,并表示,已将埃塞俄比亚信函提交至安全理事会主席,旨在确保安理会获悉此事。

埃及外交部长萨梅赫·舒克里和苏丹外交部长玛利亚姆·萨迪克·马赫迪在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纽约举行了会晤,两位部长强调,复兴大坝的第二次蓄水违反了《原则宣言》,违反有关跨界河流的国际法,并构成了暴露埃塞俄比亚恶意的危险升级。

在社交媒体上,#Support_Egypt_Decision 和#Renaissance Dam 等主题标签表达了推特用户关于埃及即将就复兴大坝采取行动的愿望,并通过这些主题标签要求政治领导人支持采取保护水权的任何行动。

联合国安理会在定于周四就复兴大坝召开会议前降低了预期,并在周六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将无法解决复兴大坝的问题,但我们将邀请三个国家出席会议并鼓励他们进行谈判。”

与此同时,舒克里在评论安理会立场时说,开罗希望安理会作出更多努力,推动双方恢复谈判,但考虑到安理会内部存在利益冲突,并且部分成员国不愿意讨论水资源问题,舒克里强调称,他的国家拥有保护其国家安全的一切手段,并且可以使用一切手段来做到这一点。

挑衅和逃避

前外交部助理部长穆罕默德·马尼西大使认为,复兴大坝问题的最新进展代表了激怒他的国家和苏丹攻击复兴大坝的新危险。

穆罕默德·马尼西在接受政府媒体《金字塔报》采访时发表声明称,“埃及的反应适应了这种逃避,并了解埃塞俄比亚的性质。”

有关安理会举动,马尼西表示,安理会不会就这个问题提出任何新的内容,但埃及已就这一方向采取行动,强调将采取一切可能的外交手段,并强调在诉诸安理会后不再有任何其他外交手段可用。

打击时机

开罗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纳法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强调他的国家完全有权使用一切手段来回应埃塞俄比亚的挑衅。

关于对大坝采取军事行动的时机,纳法在致半岛电视台的声明中解释说,这与实现其背后预期目标的能力有关,但补充说,“但埃及何时将采取军事行动,将采取何种军事行动,是采取军事打击还是与苏丹协调以收回其因修建复兴大坝而被占领的土地?这些属于军方管辖事项。“

这位埃及学者强调,使用武力“是一种可能性,如果埃塞俄比亚继续并坚持伤害埃及,而且非常清楚,问题不是发展,而是利用尼罗河水域作为施压或勒索埃及,这是不允许的事情。”

关于对埃及政权内部正在发生事情的期望,纳法强调,埃及的任何统治政权都不能绕过或允许这种生存威胁,并补充说:但与此同时,埃及必须采取一切手段并寻找摆脱危机的出路。

纳法指出,不排除埃及发动军事打击的可能性,但会导致整个地区的不稳定,并可能引发一场旷日持久、人人皆输的地区战争,他并指出,埃及签署《原则宣言》证实了该国的善意,并证实了苏丹不反对埃塞俄比亚的发展问题。

他呼吁从多方面考虑军事打击问题,而不是单纯认为发动空袭,事情就会结束,特别是大坝的建设地区是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边界争端。

这位埃及学者表示,根据1902年签署的一项协议,当时处于英埃统治下的苏丹对这块土地进行了让步,而这一让步是为了回报埃塞俄比亚承诺不建造威胁尼罗河水流水坝的举动。

纳法认为埃塞俄比亚明显违反了所有国际协议,并表示,亚的斯亚贝巴不能说这些协议是在殖民时代缔结的,特别是因为埃塞俄比亚1902年签署协议时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纳法表示,他希望安理会能够——至少在目前——扩大谈判范围,并在联合国监督下与非洲联盟以及来自俄罗斯、美国、中国和欧盟的代表共同努力,这将有助于对埃塞俄比亚施加更大的压力。

排除军事行动

另一方面,埃及作家、思想家法赫米·胡瓦迪排除了对大坝发动军事打击的可能性,强调说,“我们不能谈判这件事,如果有人希望采取军事行动,他不会说,只会实施,” 这个问题需要由政权曝光并追究其责任,但事实并非如此。

胡瓦迪在致半岛电视台的声明中表示,复兴大坝对埃及来说是一个棘手而复杂的问题,“这就像一个学生一年到头不学习,考试时间到了,他不及格,因此,埃及方面必须承担责任,但没有人有能力追究他的责任。”

他强调,埃及自找麻烦,政治领导人别无选择,只能挥手乱动等表态。

胡瓦迪提到的军事行动存在一个问题,即这是与“政治行动巨大困难”并行的“重大冒险”,并指出,埃及没有投资的各种国际账户。

胡瓦迪解释说,由于埃及不在非洲大陆,非洲联盟站在埃塞俄比亚一边,而对于开罗的盟友,例如在埃塞俄比亚有投资的阿联酋和作为政治盟友和军事供应商的法国来说,事情是复杂的,他提出质疑称:我们将如何处理。

胡瓦迪还谈及,埃及的舆论不知道政治领导人的选择,并解释说,一度有使用武力的威胁,但埃塞俄比亚方面的“红眼”并没有表现出来,此外,埃及政权本身没有很多东西,他们早就有所了解,并且对复兴大坝第二次蓄水通知并不感到惊讶。

关于周四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成功解决危机的可能性,埃及记者撰稿人解释说,安理会无法提出任何新的东西,因为其之前回收了复兴大坝问题并将其提交给非洲联盟,埃及在整整一年中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此外,国际社会在水资源问题及其份额分配方面存在问题,考虑因素复杂。

民众希望

在此背景下,埃及政治家马格迪·哈姆丹(曾领导呼吁推翻已故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的埃及救国阵线领导人)和保守党助理秘书长认为,埃及当局处理大坝问题并不像埃及人预期的那么有力。

马格迪·哈姆丹告诉半岛电视台:“作为一个民族,我们对根本解决方案感到绝望。至于国际形势,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国际机构无法为巴勒斯坦问题等任何困境提供任何解决方案。”

马格迪·哈姆丹强调,“在这件事情利用(与苏丹)军事演习之后,埃及应该主动无情地打击复兴大坝,然后坐到谈判桌前。”

对于以法国为首的联合国安理会国际立场,他认为这是一种“纯粹自私的观点”,纯粹是寻求没有情感的政治利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