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对话失败后 利比亚选举何去何从?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非洲在政治对话委员会未能完成2021年底选举的宪法基础制定后的第二天,利比亚高级选举委员会宣布开放选民登记系统。

高级选举委员会表示,“该系统将开始接收希望登记或更换选举中心或已达到在选举系统中登记的法定年龄的公民的信息。”

高级选举委员会主席埃马德·萨耶在委员会媒体中心开幕时表示,启动选民登记册更新程序是选举准备程序的第一阶段。

总统委员会成员阿卜杜拉·拉菲和穆萨·科尼以及民族团结政府总理阿卜杜勒·哈米德·达拜巴以及一些大使、外交使团和民间社会机构代表出席了仪式。

另一方面,日内瓦政治对话论坛在实现宪法基础方面的失败引发了对定于12月24日大选的命运的质疑。

尽管联合国在4天的会议和在对话论坛内部组建共识委员会后,将日内瓦的政治对话论坛会议延长了一天;论坛成员未能通过共识委员会就宪法基础上的争议问题达成一致。

分析人士和政界人士认为,政治对话委员会内部对选举进程的阻碍体现在破坏宪法基础或为己方候选人,例如退休将领哈利法·哈夫塔尔和赛义夫·卡扎菲,量身定制宪法。

(半岛电视台)

很多原因

政治对话论坛共识委员会成员阿卜杜勒·拉扎克·阿拉迪认为,未能制定宪法基础的原因之一是政治对话小组应该在行政当局选举后发生变化,因为政治对话小组成员的选择与战后出现的尖锐分裂以及选择目前不在政治舞台上活跃的人物的代表有关。

阿拉迪告诉半岛电视台,“根据人口规模细化宪法基础是问题的核心,军方希望能参加选举,而双重国籍者希望保留他们的国籍和候选人资格,被控犯有战争罪的人想要最终裁决和参选资格……等等。”

阿拉迪强调需要一个可以与主要各方沟通并弥合他们之间分歧的技术团队,因为对话团队现在正在接触主要问题的所有者并告知他们意见。

阿拉迪认为,开放选民登记系统是一项例行工作,“但如果没有提出依赖宪法基础,代表高级选举委员会目标,包括选举制度、上诉、申诉、处罚、具体选区、议席数量和立法体型的选举法,选举就不会举行。”

关于阻挠者的命运,阿拉迪补充说,“政治对话论坛能为他们所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让他们远离论坛,但如果他们对议会或国家负有责任,如果他们被证明妨碍了制定宪法基础,他们可能会受到一些处罚。”

阿拉迪强调,选举的命运与制定宪法基础有关,无论是来自议会和国家,还是来自政治对话论坛,此外,宪法基础制定后还有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它需要安理会的批准,还是议会和国家的批准?

(半岛电视台)

错误的选择

最高国务委员会成员阿姆娜·穆泰尔证实,政治对话委员会未能制定宪法基础的原因之一是,联合国代表团选择的部分论坛成员是错误的决定。

穆泰尔说:“大家都看到,哈夫塔尔集团在对话论坛上并不想服从国际政治的公理,即他不应该持有其他国国籍,也不应该是军人,以及候选人不应被指控犯有战争罪或侵犯人权。”

穆泰尔告诉半岛电视台,如果选举受到利比亚革命潮流的阻碍,国际社会将采取行动将阻碍因素列入国际制裁名单,如果阻碍因素是哈夫塔尔或其支持者,联合国将保持沉默。

穆泰尔认为,是哈夫塔尔集团在对话中的顽固态度导致会议以失败告终;哈夫塔尔想要无条件地参加选举,并且不为候选人设定条件。

穆泰尔表示,在联合国放弃了选举委员会并决定组建一个75人的委员会后,推迟宪法草案公投是错误的。

政治分析家阿卜杜拉·卡比尔将未能制定宪法基础的主要原因归咎于联合国代表团未能管理对话会议,屈服于那些威胁退出的成员。

卡比尔补充说,“另一个原因是联合国坚持在不可接受的详细条件下同时举行总统选举与议会选举,以便哈夫塔尔和赛义夫·卡扎菲可以竞选公职,这促使其余的成员坚持对宪法进行全民投票,或将其作为议会和总统的临时基础。”

他在对半岛电视台作出的声明中表示,日内瓦的失败并不意味着选举被取消或推迟,政治对话论坛未能在宪法基础上达成一致,增加了人们在美国和国际社会压力促使选举进行的希望中对在指定日期完成选举的质疑。

卡比尔认为,无条件举行选举、允许士兵参加选举并使他们可能返回以前的军事职位以及允许士兵和双重国籍者参选是哈夫塔尔的要求,此外,允许本地和国际司法机构通缉的人竞选公职是赛义夫·卡扎菲提出的要求。

卡比尔指出,不存在对政治对话阻挠者实施制裁的想法,特别是因为美国大使最近的声明没有包含任何针对阻挠者的信号。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外交部长纳吉拉·曼古什向埃及提出了一项“利比亚稳定”倡议,该倡议旨在根据时间表以在利比亚建立稳定和安全,而在此之后,这项倡议还将于23日举行的第二届柏林会议上被提交给与会各方。

2021年6月22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