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格雷武装打算威胁亚的斯亚贝巴还是在采取收紧政策?

自2020年11月以来,持续的战争导致提格雷地区居民的大规模外流(路透社)
自2020年11月以来,持续的战争导致提格雷地区居民的大规模外流(路透社)

当前的状态一方面掩盖了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与阿姆哈拉地区边界附近的激烈对抗,另一方面也掩盖了提格雷以东的阿法尔地区的战争。

这两条战线上的行动引发了关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真实意图的一系列质疑——它究竟是打算前往该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还是要采取收紧措施、扩大它与埃塞俄比亚政府军对抗范围的政策呢?

实地方面,阿姆哈拉地区的州长乔尼霍·盖塔斯卡尔在上周六晚间的一场电视采访中呼吁那些携带了武器的民众,“在一场保护其存在的运动的框架内”作好动员与准备。而结果就是,当地的数千位居民在26日早晨出发前往靠近阿姆哈拉和提格雷地区边界的丹沙镇。

据该地区的官方网站报道,当地领导人德米基·扎优杜在镇中心对数百名集会者发表讲话称,“我们都必须为我们的国家而死,因为我们选择了我们的尊严……”,他还呼吁那些不能提供武装的人员去提供心理和食物支持。

避免遭到后方袭击

但是提格雷内部的消息人士向半岛网记者证实,前线武装人员沿着东北方向的公路前往阿姆哈拉和提格雷的边界地区,而没有走那条从苏丹边境的“哈姆拉”经过的西部公路。他们抵达了丹沙,这是通往阿姆哈拉历史名城“贡德尔”的高原入口所在,里面驻有埃塞俄比亚军队的西部指挥中心。

为了避免受到控制哈姆拉市的阿姆哈拉军队的后方袭击,提格雷似乎选择了地理上更加困难的一条路线。此外,还避开了埃塞俄比亚的厄立特里亚盟友——后者向附近的厄立特里亚城市乌姆哈杰尔派兵。

但是,随着阿姆哈拉地区进入戒备状态,提格雷人阵真的想向阿姆哈拉内部推进并控制位于贡德尔的西部指控中心吗?

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发言人吉塔舒·里达在上周日向法新社记者表示,“我们将解放提格雷的每一寸土地”,他指的是提格雷与阿姆哈拉之间的争议地区,在武装冲突开始之前,该地区一直是提格雷地区的一部分。阿姆哈拉人声称这是他们地区的一部分,并在1994年决定采用联邦制并将该国划分为9个地区后将之并入了提格雷。

随着提格雷冲突在2020年11月的开始,阿姆哈拉军队便参与到该国联邦部队与提格雷人之间的战争中,并控制了靠近苏丹边境的这些地区。

阿姆哈拉地区集结的民众与提格雷武装人员之间爆发了冲突。吉塔舒·里达在经提格雷电视台发表的一份声明中指出,“我们击退了一群训练不足的农民”。另一方面,阿姆哈拉地区的州长盖塔斯卡尔则强调,其武装人员已经阻止了“提格雷人”的推进。

一旦提格雷人进入贡德尔,他们将距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近557公里,但大部分都是山路。如果他们取得进展,战争便将发生在阿姆哈拉的土地上,即发生在对他们怀有敌意的社会组成部分之间。

阿法尔战线

在另一条战线上,“阿法尔”地区发言人艾哈迈德·基尤塔在26日上午证实,跨越了两个地区边界的“提盖人民解放阵线”的部队,仍然控制着戈尔等地区的部分城镇。

此外,发生在阿姆哈拉的情况也颇有类似。该地区的公民已被动员起来参加战斗,就在阿姆哈拉州长盖塔斯卡尔发出呼吁的前一天。阿法尔地区领导人沃尔·阿尔巴上周六在接受官方媒体采访时表示,“所有阿法尔人都必须用任何可用的手段以保护自己的土地,无论是用枪、棍子还是石头”。

在上个月,塔卡齐河上连接地区东西两部分的两座桥梁被毁,从而使阿法尔成为了向提格雷平民输送人道主义援助的唯一途径。来自阿姆哈拉地区的联合国车队原本要通过这两座桥梁。这场冲突造成了干旱沙漠地区数以万计的家庭流离失所。

居住在亚的斯亚贝巴的一位地区公民阿卜杜勒·卡迪尔·哈桑表示,“提格雷人采取了猛烈的炮轰政策,而且没有放过任何人。从而驳斥了他们用以阻止来自奥罗米亚地区部队的借口——政府想要利用这些部队来进入该地区。”

然而,作为提格雷领导人之一,吉布拉姆斯凯尔声称,他们的目标不是要阻止部队从奥罗米亚的进入。相反,“我们想要控制吉布提通往亚的斯亚贝巴的公路,不是为了要围困首都,而是为了确保救援物资能够进入我们地区。”

形势的走向

有预期表明,提格雷人正寻求从陆路前往首都,但这种想法似乎超出了他们当前的军事能力。他们需要穿越整个阿法尔地区,此外,这条公路是首都的大动脉,它连接着吉布提港,政府也很难过度提供保护。

如果提格雷人选择走这条路线,那么他们将经过位于德布雷泽特的埃塞俄比亚最重要的空军基地之一,从而使他们那被暴露在空旷土地上的部队,更容易受到空袭。

然而,专门研究该地区事务的苏丹分析家阿米尔·巴比克尔表示,提格雷人可能会寻求通过阿法尔地区进入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的盟国厄立特里亚。

巴比克尔表示,“前线部队有可能是要放出烟雾弹,以从厄立特里亚境内开始,报复该国总统伊萨亚斯,因为他帮助亚的斯亚贝巴政府参与了战斗,尤其是厄立特里亚集结的军队就驻留在靠近苏丹边境的西部地区,直至巴德梅-泽尔姆巴萨的三角州地区”。

但是,一名曾参加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战争(1998至2000年)的埃塞俄比亚前军官则持另外一种看法,他认为,提格雷人对阿姆哈拉和阿法尔采取的行动,是“收紧各派势力和扩大实地战斗范围”的一部分。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军官表示,“提格雷人正在进行游击战,他们通过扩大实地战斗范围并将其力量分散在被高原隔离的地区的方式,让联邦军队筋疲力尽,并使武装设备和装甲车辆难以移动,从而易于通过小规模的步兵战斗小组击败对方。”

不可避免地要穿越苏丹

他还强调,如果西部战线与苏丹边界平行开放,无论是聚集在乌姆哈杰尔的厄立特里亚军队,还是驻守在丹沙的阿姆哈拉军队想要进入,都将不可避免地需要穿越苏丹的过境点,特别是那些希望逃离战争的平民。

位于苏丹一侧的哈姆代耶特镇“难民委员会”的一名官员向半岛网记者透露,“我们准备了一个可容纳近15000人的接待中心……因为我们预计,在哈姆拉或附近地区爆发冲突的情况下,会有难民从阿姆哈拉来到哈姆拉。”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半岛电视台获准进入与世界隔绝的埃塞俄比亚北部提格雷地区,在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与埃塞俄比亚军队战争重压下,那里的所有人都被切断了通讯网络和互联网。

2021年7月21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