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声称支持“和解” 可信吗?

2021 年 7 月 7 日创建的一组图片显示(从左到右)塔利班副谈判代表阿巴斯·斯塔尼克扎伊于 2019 年 7 月 7 日在卡塔尔举行的阿富汗内部对话会谈期间;阿富汗政府前副总统尤努斯·卡努尼2007 年 4 月 3 日在喀布尔举行的仪式上(法新社)
2021 年 7 月 7 日创建的一组图片显示(从左到右)塔利班副谈判代表阿巴斯·斯塔尼克扎伊于 2019 年 7 月 7 日在卡塔尔举行的阿富汗内部对话会谈期间;阿富汗政府前副总统尤努斯·卡努尼2007 年 4 月 3 日在喀布尔举行的仪式上(法新社)

塔利班领导人重申,他们希望通过“政治方案”来解决阿富汗冲突,但塔利班迅速取得的军事成果让专家和民众感到震惊,这些专家和民众表示,塔利班计划通过军事手段夺取政权。

本周早些时候,在国际部队完全撤离阿富汗前一个月,美国一名高级军事将领就阿富汗战争发展轨迹发出了严厉警告。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周三表示,塔利班具有“战略势头”,他不排除塔利班完全接管的可能性。

在新闻发布会上,米利表示,塔利班一直在向全国 34 个省中一半省会城市“郊区施加压力”。

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的消息人士证实了米利的评估,消息人士表示,坎大哈、赫尔曼德、赫拉特、塔哈尔、加兹尼、巴达赫尚等一些最大省份面临塔利班的安全威胁。

考虑到坎大哈、赫尔曼德和赫拉特等省份的面积和人口数量,塔利班在这些地区的任何进展都被视为对该组织的福音。

这些省份的军事战斗也对平民生命构成了相当大的风险。

塔利班逐渐靠近城市中心和主要商业中心,迫使政府彻底改革其战争战略。据媒体报道,其新的重点是保护市中心、过境点和关键基础设施。

华盛顿已经从阿富汗撤离了95% 的军队,最近几天进行了空袭以支持政府军。

坎大哈市的教育倡导者杜拉尼(Pashtana Durrani )表示,最近几周,塔利班非常明确地表示,他们有意占领坎大哈,据悉,坎大哈“在象征意义和财政方面都是一座非常有价值的城市”。

塔利班在占领了斯宾博尔达克地区后,现在可以进入另一个重要的陆港和海关收入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关官员向半岛电视台表示,塔利班允许卡车通过过境点,但从司机那里收取最多 50000 阿富汗尼(628 美元)的费用,尽管如此,半岛电视台无法独立证实这一点。每天有数百辆汽车通过这些路口,这群人可以赚到一大笔钱。

这位教育倡导者说,“如果你占有了坎大哈省,你就占有了钱财。”

塔利班也在北部三小时车程的马鲁夫地区占有一席之地,这使该组织在阿富汗第二大城市的两个方向上拥有超过 100 公里(62 英里)的存在。

杜拉尼表示,塔利班非常想夺取坎大哈和其他城市。

“这不是恐吓策略,而是现实。他们在杀人。”

周日,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联阿援助团)向冲突各方发出警告称,他们正在坎大哈“追踪对平民造成伤害的诸多指控”。内政部声称,自塔利班占领坎大哈省以来,至少有 100 名平民被身份不明的枪手杀害。

塔利班否认参与了这些杀戮。

周五,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表示,塔利班组织不希望发生内战,塔利班与阿富汗领导人进行了长达数月的和平谈判,而其指挥官则在实地推进军事行动。

喀布尔分析师拉赫马图拉·阿米里 (Rahmatullah Amiri)——多年来一直在追踪塔利班活动——表示,对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 (ANSF) 来说,确保如此广泛的活动范围非常困难。

消息人士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塔利班知道,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由于地方性腐败而捉襟见肘,他们正在利用这种情况加速占领大城市周围地区。

多年来,安全部队一直抱怨没有收到他们的工资、食物、弹药,甚至在将阵亡士兵尸体运送给家人方面的援助都受到限制。

阿米里表示,“如果没有腐败,安全部队的年度预算将绰绰有余,但钱已经被浪费了,”

指的是华盛顿承诺在未来两年内支持 35.2万名强大阿富汗军队的 33 亿美元。

今年 3 月,美国政府监督机构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表示,“阿富汗的地方性腐败为叛乱提供了氧气,并破坏了阿富汗的国家。”这一声明与消息人士所说的导致塔利班最近获得领土因素之一相同。

这一长达数年的腐败问题对安全部队的招募和保留产生了影响。

阿米里表示,“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安全部队。许多人正在移交检查站或逃离,塔利班占领领土变得更加容易。”

议员、武装团体领导人和分析人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都一致认为,这种无法或不愿战斗的士兵和警察模式对塔利班有利。

本月早些时候,有报道称,超过 1600 名阿富汗士兵在两周内逃往塔吉克斯坦,杜拉尼表示,这不是坎大哈的士兵可以轻松承担的。

“就算他们想要逃离,也得逃往更具敌意的赫尔曼德。或者前往已经被塔利班接管的扎布尔或乌鲁兹甘。”

相反,她表示,坎大哈的士兵要么战死,要么最终加入塔利班,这不太可能,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自军人家族。

分析家阿米里表示,喀布尔领导层和其他有影响力人物所犯的错误已被证明是塔利班的“最大优势”。

阿米里指出,“政治是一个主要问题,”并表示,乌鲁兹甘省警察局长在过去两年中已经更换了 3 次。

同样,在去年,喀布尔的领导层任命了三名不同人员来领导国防部和内政部。

阿米里表示,在省级层面,这种对任命的音乐椅方式对地方安全有很大影响。

他说,“通常,当这些人被任命时,他们对他们打算工作的领域知之甚少,与人民的联系甚至更少,”并补充说,在塔利班做出努力的时候,这尤其成问题,与此同时,塔利班致力于扩大在南部、西部和北部地区的立足点。

东部楠格哈尔省省议会主席艾哈迈德·阿里·哈兹拉特(Ahmad Ali Hazrat)认同一直存在错误的说法,但他对政府将在未来几周内扭转这一趋势感到乐观。

宰牲节假期几天后,政府宣布假期在除三个省以外的所有省份实行宵禁,许多人认为,这表明安全部队将增加其行动。

国防部发言人法瓦德·阿曼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政府军正在赫拉特地区取得进展,并挑战塔利班的权威主张。

支持楠格哈尔当地起义部队的哈兹拉特表示,与军队和警察并肩作战的部队也将帮助政府开始重新夺回地区。

他对当地人民与安全部队并肩作战的确定来自于最近在楠格哈尔的经历。 2018 年,东部省份几个地区的居民开始拿起武器对抗所谓的ISIS武装战士,并将他们赶出他们多年来声称是据点的地区。

哈兹拉特表示,“即使在两年前,Daesh组织在楠格哈尔也如此强大,但正是那些崛起的人们打败了他们,并剥夺了他们的权力。” Daesh指的是ISIS的阿语名称。

但他知道政府和人民不能放松警惕。

哈兹拉特表示,“塔利班的战略非常明确。他们想再次以武力夺取阿富汗。”

分析家阿米里同意哈兹拉特对塔利班的看法,塔利班在过去 20 年的武装叛乱中杀害了数千人。

他表示,政府必须真诚、准确和勤奋地努力确保各省的安全,并表示,错误的代价太高了。

“并不是塔利班突然变得越来越强大,他们是在利用政治局势和叛逃为自己谋取利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塔利班方面表示,他们并不想垄断权力,但却坚持认为,除非喀布尔通过谈判组建新的政府,并将现任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赶下台,否则阿富汗无法实现和平。

2021年7月23日

美军和北约部队撤离阿富汗,使阿富汗邻国面临一个至关重要的选择。随着外国军队的撤离和塔利班战士的推进,他们将不得不做出决定,是合作以实现阿富汗稳定还是再次将其变成地区利益战场。这一决定不仅关乎阿富汗的事态发展,还将决定整个地区的事态发展。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