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国家残骸之上的冲突新篇章

阿富汗政府军士兵在与伊朗接壤的赫拉特省路边检站内执勤 (欧洲通讯社)

塔利班运动继续在阿富汗各地迅速推进,其武装人员已能控制该国北部和西部的大片地区。尽管该运动控制地区的确切数量尚不明确,但据信,他们目前控制着阿富汗分布在34个省内共421个地区及中心的三分之一以上。

塔利班运动已经控制了阿富汗与伊朗、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接壤的战略地区。它还控制了巴达赫尚省的大部分地区,其中包括阿富汗与中国长达 76 公里的边界地区。

在西部地区,巴德吉斯省首府瑙堡在塔利班重新控制政府之前就已经落入了它的手中。随着战斗的继续,该运动在南部省份扩大了势力范围,如赫尔曼德省和坎大哈省,而这两个省是塔利班历史上曾占有的两个据点。

塔利班运动看似在向“胜利”迈进且势不可挡,但是从其夺取的地区和城市来看,阿富汗军队并未被完全击败,但他们仍面临着严峻的压力。

当前的一幕引发了诸多疑问。为什么美国在20年前支持的反塔利班部队取得的决定性胜利,在现在变成了这样的失败?塔利班夺取这些地区的目标是什么?它是如何改变其军事战略的?它的力量优势何在?该国当前最主要的担忧是什么?

Afghan Commando forces armoured convoy leaves toward the front line, at the Ghorband District阿富汗特种部队装甲车队正奔赴首都喀布尔以北的帕尔万省戈尔班德区的前线(路透社)

北部优先

塔利班武装人员在实地取得令人瞩目的进展,在于其在阿富汗北部取得的进展,自上世纪90年代初内战爆发以来,这里一直是抵抗塔利班运动的据点,这里以该国的少数民族为主,也是那些与美国结盟的本国军阀的传统据点。

随着美国撤军接近尾声,该国北部地区的冲突愈演愈烈,自5月1日至7月初,塔利班攻占了北部9省的60多个地区,其中部分地区迅速沦陷。

塔利班武装人员在该国北部取得的进展,反映了该运动希望针对其传统反对派在当地的据点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而塔利班在阿富汗北部的袭击升级,表明该运动试图阻止第二轮抵抗运动的形成,似乎该运动很好地策划了这些攻击,并促成了它们的实施。

在积极向北部地区推进之时,塔利班很难忘记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期在当地所面临的情况。即在该运动占领了阿富汗大片地区之后,该国北部和中部仍存在针对它的最为强大和最为长久的抵抗。

另一方面,阿富汗与巴基斯坦接壤的南部和东部地区,自塔利班成立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其据点。在阿富汗过去近20年的战争中,该国南部正是吸引外界注意力的地区,其中包括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它也是坎大哈省的省会城市。

这是2001年塔利班在马扎里沙里夫、喀布尔和赫拉特沦陷后失去控制的最后一个主要城市,坎大哈的沦陷被认为是美国入侵阿富汗并推翻塔利班政权后,塔利班失去对阿富汗控制的标志。美国指责其窝藏当时的基地组织头目奥萨马·本·拉登以及该组织中与发生在美国的“911”恐怖袭击相关的其他人物。

如今,阿富汗事务观察人士认为,阿富汗政府军犯下的最大错误,在于将增援集中在南部地区,而未能迅速果断地阻止塔利班运动在北部地区发动的袭击,从而让它轻而易举地在当地取得了成功。

此外,他们还认为,北部地区似乎并不像过去那样统一,在反对塔利班的立场和政策上,各方也不统一,其中部分势力还与塔利班建立了联系,以期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下一届政府的组建并获得部分国家职位。

要求投降

随着实地进展不断推进,塔利班运动敦促城市居民与之沟通。该运动负责向塔利班投降的政府军事务的“呼吁与指导委员会”负责人阿米尔汗·穆塔基向当地居民发出呼吁称,“现在,来自山区和沙漠的战斗们已经抵达了城市门前,圣战者们不愿在城市内进行战斗,你们最好能通过任何可能的渠道,联系我们的呼吁与指导委员会,以避免你们的城市受到损害。”

这样的策略对塔利班运动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它在此之前就被采用过,特别是塔利班在90年代首次掌权期间,当时的各个家庭派出家里的年轻人与塔利班作战,他们发现,城市的迅速投降可以免除损伤,而长期的抵抗则将招致屠杀。

国际社会对阿富汗出现新一波的难民和流离失所潮发出警告 (欧洲通讯社)

力量优势

据西方分析称,塔利班最大的力量在于,该运动一直得到巴基斯坦这个拥有强大军队的核武器国家的支持。巴基斯坦拥有2.16亿人口,与阿富汗接壤的边界线长达2640公里,是阿富汗六大邻国——巴基斯坦、伊朗、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中国——之中边界线最长的国家,但是巴基斯坦并没有太多底牌可以向塔利班运动施压。

塔利班的其他优势是其扎根于普什图社会的经验丰富的领导人和武装人员核心,普什图族是阿富汗最大的民族,占到总人口的40%至52%。美国的努力并没有赢得南方人民的心,普什图文化的核心特征是他们憎恨那些干涉本国事务的外国人。

美国人似乎也无法理解阿富汗人的性格,或者更确切地说,他们并没有尝试去理解,尽管他们已经在那里花费了数千亿美元的资金,但他们却满足于一些表面的现象。正如巴基斯坦情报机构前负责人哈米德·古尔所说的那样,“你可以雇用一个阿富汗人,但你绝对无法买走他。”

已于2015 年去世、享年79岁的古尔的这句名言,是理解阿富汗人个性的关键之一,特别是由于古尔在阿富汗问题上有着长期的实践经验,并且他还是抵抗苏联入侵阿富汗的伊斯兰运动的一部分,然后又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促成了塔利班运动的组建,并且曾经预言称,只要美国士兵还在,阿富汗的“叛乱”就会持续下去。

塔利班向担心其垄断权力的邻国作出保证(路透社)

担忧与警告

法国敦促其公民离开阿富汗,并宣布将于周六组织一架专机接他们撤离喀布尔,而澳大利亚则关闭了该国驻当地的大使馆,美国方面则减少了使馆内的工作人员数量,这些都是针对将要发生的事情而出现的新的令人担忧的迹象。

美国、俄罗斯、中国,甚至巴基斯坦,都一致向塔利班发出警告,要求塔利班切勿对阿富汗实施全面控制。而塔利班方面则承诺不会这样做,也不会单独组建政府。

塔利班运动呼吁其他各方坐到谈判桌前,就第一个要点达成一致,即建立一个以伊斯兰教法为基础的政府,然后再就其他问题达成一致。该运动一再表示,阿富汗政府并未释放其关押的所有塔利班囚犯,目前仍有数千人被关押在阿富汗的监狱中。

美国在厌倦了阿富汗这场代价高昂且“持久”的战争,并选择了退出。但是,除非达成协议,让所有阿富汗人参与组建一个能够代表各方的政府,并且让各方的要求得到满足,让各个民族、部落和地区都能从这场持续近40年的血腥冲突中解脱出来,否则,这种“持久性”就仍将是阿富汗困境的主要特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塔利班警告土耳其不要将其军队留在阿富汗,这在国内外引发了关于安卡拉决定的激烈辩论,从而引发了关于土耳其在外国军队撤离后将其军队留在喀布尔是否存在益处的问题,以及土耳其是否准备好应对塔利班——该组织将任何外国军事存在视为对阿富汗的占领——的问题?

Published On 2021年7月14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