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对复兴大坝立场的背后原因

埃及总统塞西倾听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讲话 (半岛电视台)
埃及总统塞西倾听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讲话 (半岛电视台)

“相互理解和信任固然重要,但火上浇油和威胁使用武力则是必须防止和避免的事情”,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在上周四纽约举行的安理会大会上,就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危机发表了上述观点,这让埃及人深感震惊。

关于俄罗斯代表所说的俄罗斯拒绝复兴大坝危机各方之间互相威胁的意思,埃及外交部长舒克里表示,“我将之理解为向埃塞俄比亚发出的信号,因为它经常威胁称,要在没有达成协议或保护的情况下对大坝进行蓄水作业,有时还会出现一些含糊不清的措施,不知是由谁发布的。”

尽管舒克里试图在其电视讲话中淡化俄罗斯的立场,但是许多埃及人仍然感到震惊,因为埃及政权一直称赞两国之间的关系,埃及媒体还将之称为塞西政权取得的成就之一。

或许让埃及人对俄罗斯立场更加质疑的是,埃塞俄比亚国防部已在亚的斯亚贝巴与俄军技术部门代表团签署了一项军事合作协议,以提高埃塞军队的作战效率。

根据埃塞俄比亚国防部发布的一项声明,这项协议旨在使埃塞俄比亚军队在知识、技能和技术方面的能力现代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安理会召开会议后,埃塞俄比亚国防部长玛尔塔·路易吉称赞了俄罗斯在包括埃塞俄比亚大选和复兴大坝在内的各种国际问题上支持埃塞俄比亚的立场。

假设性的解释

在这样的背景下,政治分析家穆罕默德·阿布-努尔认为,俄罗斯对埃及这种似乎不太友好的立场,可能是有原因的。阿布-努尔向半岛电视台记者列举了其中最突出的几点原因:

  • 埃及参加北约演习

这是指今年6月28日在黑海举行的军事演习,共有30多个国家参加,其中包括埃及等4个阿拉伯国家,还有俄罗斯的宿敌乌克兰。

美国不顾俄罗斯的官方抗议而参与了这场演习,俄罗斯认为,这场演习是对其国家安全的公然挑衅,并表示将在必要的时候作出回应以保护自身安全。当然,俄罗斯的愤怒也波及到了埃及,因为后者无视俄罗斯的反对而坚持参加了演习。

  • 天然气

2019年埃及成立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后,埃及对天然气发现和现有油气田的浓厚兴趣导致埃及倾向于向国外出口,然后进入竞争出口天然气的轨道,这对埃及构成了威胁。俄罗斯向欧洲出口天然气,这正是埃及试图通过天然气组织在东地中海地区的活动分得一杯羹的。

  • 非洲之角的扩张

俄罗斯重视在非洲之角找到立足点,并通过参与对复兴大坝的投资来竞争美国在当地的存在并增强俄罗斯经济,因此,俄罗斯认为,没有比埃塞俄比亚更合适的地点了,特别是美国此前曾说服苏丹取消了与俄罗斯达成的关于在当地建立军事基地的协议,而俄罗斯还希望在红海地区拥有一定的影响力。

也许这就是苏丹试图通过其外交部长玛丽亚姆·迈赫迪对俄罗斯的访问来补救的问题。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宣布,在苏丹建立海军基地的计划正在向前推进。

社交网站

俄罗斯的立场在埃及专家和分析人士中引起了广泛的共鸣。艾哈迈德研究中心副主任埃马德·加德谈到了埃及与俄罗斯之间取消的多项经济协议,并质疑埃及是否倾向于通过和美国签署新协议来回应俄罗斯的立场,并且希望通过这些来赢得美国在尼罗河水问题上的支持。

多年以来,埃及政权一直试图通过数十亿的联合经济项目来加强它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但其中大部分项目尚未完成,例如估计价值为250亿美元的达巴核反应堆,以及埃及政府估值达70亿美元的苏伊士运河河道开发项目,此外还有埃及与俄罗斯达成的大量军火交易,其中最新一项是购买俄罗斯制造的苏霍伊战斗机,以作为美国F-35型战斗机的替代品,但是在美国的反对下,这项交易未能完成。

另一方面,政治研究员奥马尔·肖巴基表示,埃及几十年来自愿选择与美国和欧洲国家结盟,而这些国家采取了更加支持埃及的立场,尽管要求的并不是亲欧美而远中俄。他还指出,在所有的软性政策工具耗尽后,埃及将进入应对大坝危机的新阶段。

作者艾哈迈德·赛义德·纳贾尔则认为,俄罗斯清楚埃及对尼罗河水的需求,它拒绝将军事行动作为确保河水自由流动的一种选项,并试图以其立场同时满足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无论其存在与否都没有区别,这不会令任何人满意。纳贾尔补充称,欧盟国家的立场与俄罗斯并无区别,此外,意大利的立场则更偏向于埃塞俄比亚,特别是鉴于其大型公司在复兴大坝建设中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研究愿景

在这样的背景下,专门研究俄罗斯事务的阿拉伯-欧亚研究中心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称,在世界新秩序形成的背景下,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大国将根据另一方对自身利益的影响力强度来决定它们之间的关系——无论这种影响是积极还是消极的,而不是根据传统友谊和历史关系的标准来决定,或是根据没有实地效力的声明上达成的立场共识来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理解俄罗斯在该地区建立的联盟的性质。

由与埃及安全部门关系密切的播音员欧迈尔·阿布杜勒-哈米德领导的中心,提出了俄罗斯偏向于埃塞俄比亚立场的几个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是:

  • 埃及不再对俄罗斯拥有利益的热点地区存在太大的影响力,也不再拥有可以让莫斯科担心的底牌,特别是由于俄罗斯总统普京政权尊重那些可能会损害俄罗斯利益的对手。由于历史和客观环境,以及普京的个性和出身背景,俄罗斯的现政权只相信权力。
  • 埃塞俄比亚正在复兴,俄罗斯在当地拥有巨大的遗产。可以说,现在的埃塞俄比亚联邦政治体制,正是俄罗斯布尔什维克模式的复制品,俄罗斯也希望通过埃塞俄比亚这个门户来回归非洲大陆,并利用当前美国因提格雷战争而与埃塞俄比亚产生的隔阂。
  • 俄罗斯仍在摸索它进入非洲大陆的路径,也没有足够的影响力将自己的愿景强加于任何冲突的解决方案之上,特别是在复兴大坝等复杂而漫长的谈判问题上。埃及自一开始就更希望通过美国进行调解,而埃塞俄比亚只接受非洲的调解,因此,无论俄罗斯是支持埃及的立场还是埃塞俄比亚的立场,都不会改变任何事情,但是,俄罗斯看似坚持中立的立场,又带有支持埃塞俄比亚的愿景,从而使它能够为自身获取更多的利益。
  • 埃及和俄罗斯之间缺乏精英对话,而且两国的民间社会也缺乏关联。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