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10年后:南苏丹为何仍独自面对冲突与贫困?

在南苏丹宣布建国10年后,仍面临着冲突和经济危机 (路透社)
在南苏丹宣布建国10年后,仍面临着冲突和经济危机 (路透社)

距南苏丹人民在自决命运并升起国旗已过去了10年的时间,他们的这个决定结束了非洲大陆这场持续了22年的最长内战,战争造成200万人死亡、400万人流离失所。

2011年7月9日,南苏丹共和国宣告成立,并成为世界上最新建立的国家。但没过多久,作为从苏丹南部独立出来的国家,南苏丹与苏丹之间的关系便因为一些问题而变得紧张。

除了富含石油的“阿比耶”地区之外,还有5 个边界地点的从属关系未能解决,这些被称为新生国家和母国之间的边界划分争端,该地区的居民的公投与命运自决的公投同时进行,以决定他们希望跟随哪个国家。然而,喀土穆和朱巴之间关于谁拥有投票权的问题却存在分歧。到目前为止,这些地区仍处于联合国国际维和特派团的管理之下。

双方之间的分歧还源于朱巴必须向喀土穆支付费用,以换取使用苏丹领土上的石油设施,并通过红海海岸上的苏丹港口,以出口南部石油的经济因素。

在这个新国家成立一年后,它曾与北部邻国因黑格里格油田而爆发武装冲突,促使非盟通过由由南非前总统塔博·姆贝基所领导的“非洲高级别机制”进行斡旋,并成功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达成一项协议,结束了紧张局势。

南苏丹总统萨尔瓦·基尔(右)与马沙尔在 2018 年签署南苏丹和平协议期间 (半岛电视台)

走向内战

当南苏丹总统萨尔瓦·基尔在2013 年 7 月对内阁进行改组后,他解雇了他的第一副手里亚克·马沙尔,两人之间的紧张局势开始升级,尤其是在媒体报道称,马沙尔打算领导苏人解而为 2015 年总统选举做准备之后。

萨尔瓦·基尔指责马沙尔通过主导人民军各单位之间的叛乱而策划政变,从而将争端变成了一场武装冲突,并表现为基尔和马沙尔所属的部落 之间的内战。

在经济制裁的威胁下和梵蒂冈教皇的干预下,经过两年的斗争,双方最终于 2015 年 8 月签署了和平协议,规定当局的组成将恢复到马沙尔被免职之前的状态。其结果就是,马沙尔于 2016 年 4 月返回朱巴并被任命为该国的副总统。

但是和平协议的效果并没有持续多久,双方于 2016 年 7 月重新开始战斗。据联合国称,这场战争造成 了40 万人死亡,另有300 万人流离失所。

这场战争一直持续至两人再度握手言和,并签署了一项新的和平协议,该协议的执行被暂停直至 2020 年 2 月,当时,萨尔瓦·基尔发布决定,任命马沙尔为第一副总统,此外还任命了另外 4 名副总统。

在今年7 月的第一周,萨尔瓦·基尔任命了新的议会,并任命其一名支持者为议长,而副议长则来自马沙尔运动的成员。双方于 2020年 3月就组建联合政府的问题达成了协议,并于2021年1月完成了对10个州的州长的任命。

马沙尔(右)宣誓就任南苏丹第一副总统 (半岛电视台)

悬而未决的问题

但是这项协议中的一个重要的问题仍未得到解决,这与安全部署相关。协议要求将反对派的武装人员编入政府军,并将后者重新部署到反对派部队控制的地区内,但是迄今为止,这种情况尚未发生,从而引发了外界对重新爆发冲突的担忧。

除此之外还存在“司法问题”,双方同意将那些被指控在战争期间犯下违法行为的人绳之以法,特别是在联合国及人权组织记录下谋杀和强奸罪行之后,此外,双方还同意向受战争影响的平民支付赔偿金,并让流离失所者和难民重返他们在冲突爆发前居住的村庄。

根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在2021年,有超过 80% 的平民伤亡是由部落暴力以及针对援助站和人道主义机构工作人员的攻击而造成的,其中有7人在今年遇害。

南苏丹教会理事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段艰难的时期和经历,而且目前似乎也缺乏执行和平协议的政治意愿。”

经济与战争

南苏丹这个国家依靠石油实现了生机,石油占其经济收入的 95%,在中国公司的帮助下,其前身在该领域投资了近120亿美元,从而使该国的年产量达到了47万桶。

但是由于产油区爆发的战事,90%以上的油井宣告停产,导致了高通胀和当地货币的贬值。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当地在2016年的通胀率达到了400%,并在2020年油井复产后下降至50%。

该国在2020-2021财年上半年的总收入约为4.81亿美元,其中扣除生产井所在公司和州的份额之后,政府的份额为1.95亿美元,占到政府总收入的47%。

萨尔瓦·基尔  在本月 9 日举行的庆祝国家独立的活动中,向南苏丹人民保证,“我绝不会让你们重返战场,让我们一起奋斗吧,让我们齐心协力地从过去的10年中恢复过来,并让我们的国家走上发展的道路。”

尽管存在宏观经济改善的迹象,但是该国公民仍然依赖于联合国机构提供的粮食援助。在南苏丹宣布至少 60% 的人口面临粮食不安全问题之际,联合国机构在一项声明中指出,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数据,其中有10.8万人处于饥荒的威胁之下。

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南苏丹是全球收入最低的国家之一,其人均年收入约为 1535 美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苏丹各地的统治制度各不相同,包括现行的国家政权、地区系统以及按照和平协议规定而实施的自治政权,从而引发了关于喀土穆将如何处理这些不同制度的疑问,以及这些不同的制度将在多大程度上造成国家的分裂。

2021年6月23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