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结“亚伯拉罕基金”:特朗普在中东翻篇 地区进入拜登时代

美国总统拜登力求将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全部翻篇 (欧洲通讯社)

美国总统乔·拜登政府决定冻结前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2020年9月创立的“亚伯拉罕基金”, 据以色列分析人士称,这反映了白宫倾向于对前总统的中东政策及影响完全翻篇,并针对该地区制定新的美国外交政策。

当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摩洛哥和苏丹签订关系正常化的“亚伯拉罕协议”之后,美国、以色列、阿联酋合作建立了这项投资基金,在2020年10月宣布,提供30多亿美元“以加强和促进中东地区内外的经济合作与繁荣”,并要求合作伙伴国家向前推进这些目标。

希伯来报纸《环球报》(Globes)于7日透露,拜登政府已经无期限地暂停了“亚伯拉罕基金”的相关活动。

该报的经济编辑丹尼·扎肯认为,白宫冻结该基金活动的决定意味着,拜登政府尽管发表了支持阿以正常化的声明,但是却不会分配预算来支持伴随“亚伯拉罕协议”而出现的、为激励更多国家加入关系正常化协议而设立的这项投资基金。

冻结与影响

扎肯认为,冻结投资基金的工作将对签署正常化协议的国家之间的经济和贸易正常化项目产生负面影响。此外,它还将阻止任何未来的商业和经济交流项目。

这位经济编辑指出,在该基金启动3个月后,共处理了数百个各类商业项目的融资申请,并批准了来自能源、石油、技术内容产业等领域内的11个项目。

扎肯指出,拜登政府的举措表明,美国重视通过在中东制定新的外交政策,为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之间的正常化道路提供政治和外交支持,其中包括鼓励更多的阿拉伯国家参与其中。但是,监管美国对商业和经济项目的资金支持却不在选项之列。因此,该基金的活动被无限期冻结,这将是为彻底取消该基金所迈出的第一步。

扎肯援引美国和以色列消息人士的话透露了冻结“亚伯拉罕基金”的消息,他解释称,这项措施将维持政权之间的关系正常化,正如以色列和埃及、约旦之间签署的和平协议。而这与“亚伯拉罕协议”的既定目标相抵触。

他还认为,冻结投资基金将关闭倡议的大门,并阻止更多大型公司加入相关的商业项目。据悉,该基金的管理层已经收到美国金融机构的加入请求,这些机构表示愿意投资该基金并将其资本翻倍。

这位编辑指出,阿联酋在今年3月宣布启动“阿联酋-以色列投资基金”,其初始预算为100亿美元。而阿联酋的这项决定,正是在发现拜登政府明显倾向于不支持正常化协议框架内的任何商业和经济项目之后才发布的。

尽管阿联酋和以色列宣布成立联合基金,但是该基金在阿联酋向以色列投资方面,至今尚未登记任何实际的步骤。

“亚伯拉罕基金”的成立是为了支持以色列与部分阿拉伯国家之间的政治关系正常化协议 (欧洲通讯社)

新的方针

关于拜登政府采取这项步骤的原因和动机,以色列研究阿拉伯和巴勒斯坦事务的记者约瓦夫·施特恩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与美国对中东地区的新政策相关,目前,其新政策仍通过处理包括加沙战争、伊朗核问题、也门危机、叙利亚和伊拉克局势在内的多个问题的过程,来体现并重塑其在中东事务上的联盟和利益。

这位以色列记者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冻结投资基金的决定是为抹除特朗普的遗产、方针及行动而作出的努力之一,拜登总统力求树立个人特色,并制定明确的政策、采用新的外交方针,制定与其前任特朗普完全不同的优先事项和战略。

施特恩认为,冻结投资基金的活动可能会保留正常化协议中的“冷和平”特征,类似于以色列与埃及、约旦达成的和平协议,他还认为,美国在这项举措之后,很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的措施,以寻求融资来源,让更多国家参与以扩大关系正常化的范围,旨在推动各方走向“经济和平”的道路。

以色列“Mitvim”研究所所长尼姆罗德·乔恩:该基金的设立也是为了支持内塔尼亚胡应对其政治危机 (半岛电视台)

利益与目标

专门研究以色列和中东外交政策的以色列研究所“Mitvim”所长尼姆罗德·乔恩也认同施特恩的观点,他还指出,相信拜登政府之所以采取这项措施,是因为特朗普设立该基金时过于仓促,没有经过实际研究,而且没有设立明确的目标。此外,这项基金的设立还是为了支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后者在执政12年后面临着推翻其统治的政治危机。

在美国新的政策趋势下,“亚伯拉罕协议”未来将走向何方?对此,乔恩向半岛网记者指出,“官方签署的正常化协议不足以在人民之间建立正常关系,这需要在民间社会的层面上建立关系,并为联合活动构建人力基础设施……”

乔恩还认为,冻结这项投资基金并不会影响各政权之间的正常化与和平关系,但却会“对以色列和与之关系正常化的阿拉伯政权之间的经贸合作规模产生负面影响”。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New U.S. Secretary of State Antony Blinken holds first press briefing at the State Department in Washington

安东尼·布林肯出任国务卿之后不久,阐明了拜登政府对诸多外交事务所持立场,其中最重要的是伊朗核问题,上届政府将胡塞武装列为恐怖组织之后的也门人道主义局势问题,以色列与部分阿拉伯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问题,以及美国与中国关系问题。

Published On 2021年1月28日

《纽约时报》作家伊桑·塔罗尔表示,由于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之间的战争现在日益激烈,《亚伯拉罕协议》——该协议受到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的热烈欢迎——在中东地区被边缘化,甚至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阿拉伯国家也开始疏远和睦关系。

Published On 2021年5月14日

但是这些事件也表明了四个阿拉伯国家在2020年与以色列达成的“亚伯拉罕协议”的失败。这些协议被大肆宣传为具有促进中东和平和遏制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领土上扩张的作用,但事实证明,这两个目标都没有得到实现。

评论作者
Published On 2021年5月19日
更多巴勒斯坦问题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