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以色列安全和华盛顿影响力的问题 美国对埃及军售下降意味着什么?

埃及购买了多架法国阵风战斗机(埃及媒体)

大约一个月前,开罗宣布了一项购买 30 架法国阵风战斗机的协议,据分析人士称,这笔交易是在埃及实现军备来源多样化和提高军事武库力量背景下达成的。

鉴于达成上述交易,以及埃及将武器交易转向欧洲和东部其他市场;美国担心和警告升级,担心华盛顿作为埃及主要武器供应商的地位可能会被其他市场所取代,如莫斯科、北京和巴黎。

最新的警告是“捍卫民主基金会” (总部设在华盛顿)几天前发表的一项分析,该分析称,美国过去六年对埃及的武器销售与上一时期相比大幅下降。

这个美国机构——该机构重点关注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并以对以色列绝对忠诚而著称——此前曾就此多次发出警告,这是由于埃及是一个具有战略地位的地区强国,与以色列相邻,并且在中东地区具有重要影响。

该机构还警告说,华盛顿不再成为埃及武器进口国首要国家,可能会导致美国对埃及影响力的减弱,这可能会损害美国和以色列的国家安全基本利益。

与埃及反对者对数十亿军事开支优先事项的批评相去甚远,两名军事专家——一名埃及人和另一名约旦人——在向半岛电视台发表的两份单独声明中一致同意,在迫使埃及诉诸于其他国家以获取军备之后,华盛顿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这可能会减少其部分作用,而美国仍然是该地区的主要活跃力量。

埃及与美国的关系通常被称之为战略性关系,尤其是在军事层面,自 1979 年埃及与以色列签署和平条约以来,华盛顿每年向开罗提供约 15 亿美元的援助,其中包括 13 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数据和指标

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先前的一份报告称,从 2016 年到 2020 年,美国在包括中东在内的全球武器销售中名列前茅,但其面临着以俄罗斯和法国为首的其他竞争对手。

此前消息人士称,在上述期间,埃及的武器进口量比 2010 年至 2014 年期间增加了两倍,在全球最大的武器进口国中排名第三,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印度。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数据显示,美国对埃及的军售——从2009年到2014年——约占埃及武器进口的47%,但该比例从2015年到2020年下降到14%,这一变化的受益者是俄罗斯和法国。

美国所面临的困境是如何在埃及安全利益和人权关切之间取得平衡,这与军售有关,但另一方面,这些平衡对其他竞争阵营来说并不重要。

虽然开罗近年来没有发表任何官方宣言或声明,以明确表示与美国的军火交易有所减少,而有利于其他国家,但埃及官员申明,鉴于其安全需求,埃及有权根据自己的议程实现军火市场多元化。

埃及内阁信息与决策支持中心(隶属于埃及内阁)2 月发表了一篇关于 2021 年埃美合作前景的文章,据称,埃及正在推行一项政策,将其军备来源多样化作为一个国家在其规模和位置上的自然战略选择,同时保持与美国的战略关系。

上述文章中还谈及,不容忽视的是,美国《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CAATSA)——该法案规定与俄罗斯达成重大武器交易的国家实施(不同程度)制裁——需要与美国政府进行认真对话,旨在使得埃及保持所需的平衡。

文章中指出,美国对埃及军事援助显着下降,自 1980 年代以来,一直稳定在 13 亿美元。

2018 年 10 月,埃及军方发言人塔梅尔·拉法依(Tamer Rifai)强调了埃及热衷于实现武器来源多样化,他当时在电视声明中谈及了地区威胁,并称这迫使武装部队开发各种类型的武器。

军备质量发展

军事专家、埃及军队退役准将萨夫瓦特·扎亚特证实,有迹象表明美国对埃及的武器供应有所减少,并强调称,华盛顿面临着巨大挑战。

萨夫瓦特·扎亚特表示,下降主要是由于美国的决定,并解释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2015年恢复对埃及的援助,设定了条件,包括不出售主要作战系统,并限制销售专门用于保护与以色列边界和打击西奈半ISIS组织的武器系统,他并指出,华盛顿几十年来成功地剥夺了埃及的军备质量发展。

根据奥巴马的决定,他的继任者特朗普以及美国现任总统拜登也遵守了这一决定,根据萨夫瓦特·扎亚特说法称,不再准备向埃及出售主要作战系统;如飞机、坦克、大型海军舰艇系统、中远程防空系统。

华盛顿正在付出代价

扎亚特谈及美国对开罗的威胁,通过适用“CAATSA”法来阻止完成俄罗斯苏-35战机购买协议,据悉,“CAATSA”法案旨在对与华盛顿竞争对手——例如莫斯科和北京——合作的国家实施制裁。

扎亚特表示,美国目前正在付出巨大代价,此前,美国迫使埃及诉诸于外国来获得重型武器,例如俄罗斯苏-35战斗机、俄制米格-29战斗机、法国和意大利护卫舰以及诸如俄罗斯S-300等远程防空系统。

至于他的国家转向东部武器市场的动机,扎亚特将其归因于试图发展军备的努力,以解决华盛顿向埃及出售有限武器的问题,而美国此举旨在保持以色列在中东的军事质量优势,此外,埃及需要能够在境外执行任务的远程作战系统,就像目前所面临的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局势,埃及担心复兴大坝会影响其水资源份额。

挑战和重视

这位埃及军事专家认为,美国武器供应下降表明,华盛顿与正在经历重大危机的埃及——其中最重要的是人权危机——之间的关系正在下降,而埃及正在致力于加强与俄罗斯和中国的战略稳固关系。

扎亚特还指出,埃及所奉行政策与美国在该地区所持政策相矛盾,例如两国就利比亚和苏丹问题、叙利亚危机以及海湾危机所持立场不同。

扎亚特谴责开罗迟迟没有意识到军备来源多样化的重要性,在美国成功削减埃及长臂并限制其在境外执行任务能力之后,依赖单一来源是一种危险举动。

这位专家认为,目前的困境不是埃及如何从美国有关其向开罗出口武器减少以利于其他国家担忧中受益,而是华盛顿是否会将开罗置于其在该地区影响力框架和决定因素之外,以维护以色列的军事多样性?扎亚特指出,与埃及政权相比,这是一个在美国政权内部被提及更多的问题。

关于埃及的收益,扎亚特表示,他的国家找到了获得一些军事装备的方法,这可能会解决——而不是决定性地解决——利于以色列的军事失衡问题,此外,埃及开始拥有一些能够在边境之外远程工作的作战系统。

部分减少

约旦军事和战略专家法耶兹·杜瓦伊里·哈伊德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他解释说,埃及军备来源多样化可能会部分但不会完全减少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

但是,这位专家补充说,美国仍将是中东的主要力量和活跃力量,无论是在埃及还是该地区其他国家,无论发生什么变化,美国的存在都是最危险和最重要的因素。

法耶兹·杜瓦伊里·哈伊德指出,在前总统安瓦尔·萨达特(1970-1981)时代后的埃及军队并没有更新太多作战能力,但塞西(2014年夏天)上台后开始整顿和发展军队,这是基于地方、区域和国际威胁。

法耶兹·杜瓦伊里·哈伊德强调,美国施压旨在更改埃及军队的作战理论,以免基于最危险的战略方向,即从西奈到以色列的战略方向。

他补充说,美国对埃及军事能力发展性质所持立场各不相同,并表示,华盛顿不同意向埃及出售一些飞机系统。

法耶兹·杜瓦伊里·哈伊德将美国立场归因于,华盛顿认为埃及军事发展前景在于发展特种作战、航空运输、侦察、监测和指挥控制平台,以应对来自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威胁,而没有必要发展在未来可能对以色列构成威胁的其他领域能力。

因此,根据杜瓦伊里说法,埃及领导人采取了使军备来源多样化的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是与俄罗斯、法国、德国、意大利和中国达成交易。

杜瓦伊里还表示,有人解释称,埃及倾向于通过获得军火交易来掩盖人权罪行倾向,并指出,法国总统明确表示,他没有将埃及的军火交易与人权联系起来,同时,与意大利的军火交易也与意大利研究人员朱利奥·雷格尼(Giulio Regeni)谋杀案没有关联。

杜瓦伊里强调,无论埃及和美国之间有什么隔阂,鉴于面临的地区挑战和埃及发挥的关键作用,两国关系将恢复,最近侵略加沙事件清晰地表明了这一点,他并指出,停火对埃及及卡塔尔带来的益处超过了给任何其他国家的益处,这使得埃及成为华盛顿无法逾越的一个困难因素。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俄罗斯和美国在维也纳就军备控制问题展开会谈,两国官员均不排除延长核武器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可能性,该条约将于8个月后到期,而人们对这一轮谈判取得成就的期望似乎并不高。

2020年6月23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分别强调了维持国际稳定的重要性,特别是限制核武器扩散的必要性,以及避免美国、俄罗斯和中国进行昂贵的三方军备竞赛的重要性。

2020年7月24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