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区“自治”:苏丹新型政权引发担忧

(半岛电视台)

苏丹各地的统治制度各不相同,包括现行的国家政权、地区系统以及按照和平协议规定而实施的自治政权,从而引发了关于喀土穆将如何处理这些不同制度的疑问,以及这些不同的制度将在多大程度上造成国家的分裂。

根据苏丹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在上周日颁布的宪法法令,南科尔多凡(努巴山区)与青尼罗河地区将在“不破坏苏丹人民统一和领土完整”的情况下享有自治权。

根据和平协议,布尔汉的决定还包括西科尔多凡州,但前提是苏丹政府会议能明确该州与南科尔多凡州之间的边界。

在上个月,苏丹总理阿卜杜拉·哈姆杜克任命苏丹解放运动领导人米尼·米纳维为由5个州组成的达尔富尔地区的行政长官。

根据布尔汉和哈姆杜克出台的决定,在苏丹的18个州内,共有8个州将实行区域自治,而另外10个州则将继续由现行的国家政权进行统治。

“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领导人马利克·阿卡尔出席朱巴谈判期间,这场谈判实现了南科尔多凡州和青尼罗州的自治权(路透社)

是否担心南苏丹独立的经历重演?

苏丹人总是对区域自治的条款感到愤怒,尤其是在经历了南苏丹通过奈瓦沙和平协议所规定的命运自决权,而在2011年彻底分裂并独立的事件之后。

苏丹联邦政府第一副部长穆罕默德·萨利赫·耶斯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和平协议第8条明确规定,南科尔多凡州、西科尔多凡州和青尼罗州将享有自治权,但前提是不能导致分裂,或是损害苏丹人民的统一和领土的完整。

2020年10月,苏丹过渡政府与达尔富尔以及南科尔多凡州、青尼罗河地区的武装运动签署了《朱巴和平协议》。

但是冲突地区专家巴布·纳瓦伊却并不掩饰他对区域自治制度将导致地区分裂的担忧。

纳瓦伊认为,条款中规定的“不损害苏丹人民统一和领土完整”并不足以防止这些地区分裂,因为2005年的和平协议也曾规定双方力争统一,但尽管如此,南苏丹仍然选择了离开。

根据这项和平协议,米尼·米纳维被任命为达尔富尔地区的行政长官 (路透社)

苏丹公民如何看待自治权?

纳瓦伊认为,鉴于苏丹政权当前的脆弱性,自治显然是无益的,并且包含着更多的忧虑,“因为这些地区的公民根本不理解,而是由政客代表他们采取的决定,因为叛乱者才是强加战争、和平以及边缘化想法之人。”

纳瓦伊认为,最好是通过全民公投来决定是否对两个地区及达尔富尔实施自治,从而将决定权交给公民,并让公民承担他们的选择所产生的后果。他还警告称,在缺乏行动自由和同质性的情况下,自治将成为分离主义的温床。

纳瓦伊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指出,自治的经历大多以分裂而告终,南苏丹在1972年的埃塞俄比亚科克达姆协议中提出了自治要求,并在2011年获得独立。

朱巴和平协议建立在8个地区的联邦政府统治之上,而非当前的18个州。

尽管宪法法令致力于给予南科尔多凡州和青尼罗州地区自治权,但它还谈到了在目前的状态下给予西科尔多凡州相同权力的可能性,前提是在苏丹政府会议上明确该州与南科尔多凡州的边界。

西科尔多凡州根据2005年的《全面和平协议》而被撤销,并被并入了北科尔多凡州和南科尔多凡州,但在南苏丹独立后,该州于2013年再次恢复。

纳瓦伊认为,目前存在撤销西科尔多凡州的意图,这可能会导致该地区发生冲突,因为该地区的人民要求恢复这个州。因此,最好是通过举行全民公投来决定是否保留这个州,还是将其并入北科尔多凡州或南科尔多凡州。

对此,纳瓦伊解释称,西科尔多凡州与南科尔多凡州在部分地区存在大量的重叠,而在其他地区又与北科尔多凡州存在很大程度上的重叠。

治理这种多元政权有何建议?

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副主席亚西尔·阿尔曼建议,不要将苏丹的新愿景看作是分裂苏丹的机制,而是应当在基于无差别的公民、民主国家的框架内,将其看作统一苏丹的愿景。

阿尔曼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治制度是在加强苏丹统一的框架内实行的,自治制度与苏丹统一之间的关系,是一种有机的、不可分割的关系。”

而纳瓦伊则指出,当地政权的成功取决于废除各州的权力和现行法律,并制定新的法律来管理处于新的行政规划之下的地区,并保障各州公民的新生特权。

他还表示,苏丹各地区的公民都被要求不要发生冲突,并维护共有的价值观,并召开地方政权会议以决定他们如何实现自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