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想要垄断对纳粹德国取得的胜利吗?

1945年4月26日,美国与俄罗斯军队在德国托尔高的易北河上的一座被毁桥梁上会师 (美联社)
1945年4月26日,美国与俄罗斯军队在德国托尔高的易北河上的一座被毁桥梁上会师 (美联社)

“打到柏林!”

“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爷爷,感谢您的胜利!”

这是俄罗斯最为普遍的挡风玻璃贴纸,在5月9日“胜利日”这天,为纪念战胜德国法西斯而举行庆祝活动,已经在俄罗斯变成一场接近信仰的公共事件。

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俄罗斯对“战胜法西斯主义”的庆祝活动升化为展示俄罗斯军事力量和道德优势的舞台。

5月9日是俄罗斯的“胜利日”,以庆祝纳粹德国在1945年的投降 (路透社)

普京似乎还试图通过不提其他国家在击败希特勒的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来让他的国家垄断这场对纳粹德国取得的胜利。

数百万人带着他们曾经参加过这场战争的祖辈的画像,以参加庆祝“胜利日”的游行。需要指出的是,曾有2700万苏联人为这场战争献身。

小学生和蹒跚学步的孩子们身着二战制服,参与业余演出,为英雄纪念碑献花,吃荞麦和罐头肉组成的“战场午餐”。

莫斯科及全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基里尔将这个节日比作复活节,因为两者都是为了庆祝“战胜了死亡与毁灭”。

胜利日的焦点是通过全国电视直播的莫斯科红场阅兵式。在这场阅兵式上,喷气式飞机在广场上空呼啸而过,广场上则有士兵、坦克、防空系统和核导弹一一亮相。

胜利日庆祝活动的焦点是通过电视直播的红场阅兵式 (路透社)

克里姆林宫今年共花费了1亿卢布(合136万美元),通过飞机喷洒碘化银以达到人工消雨的目的。

在俄罗斯友好国家领导人的陪同下,普京在看台上观看了这场阅兵式并发表了讲话,而这也是对克里姆林宫与包括二战同盟国美国和英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的检验。

站在一起还是独自一人?

在2005年举行的红场阅兵式上,站在普京身边的是来自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中国、印度、日本及其他许多国家的近50名领导人。

当时,出席人员包括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印度前总理辛格和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

普京的讲话也反映了俄罗斯当时所持的亲西方的立场。

普京表示,“我们永远不会把胜利划分为我们的胜利和他们的胜利,我们将永远记住同盟国对我们的帮助,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和其他反法西斯联盟内的国家。”

普京把纪念二战胜利的庆祝仪式作为展示俄罗斯军事力量和道德优势的舞台 (路透社)

在过去的十年中,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并且因为吞并克里米亚而受到国际社会的排斥。在今年,俄罗斯选择了以独立的形象示人。

普京站在克里姆林宫朱红色的墙壁前,向数十名年迈的老兵发表讲话——“我们的人民独自走在通往胜利的艰辛、英勇和牺牲之路上”,而唯一到访的外国领导人则是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

近年来,克里姆林宫默认禁止公开讨论同盟国在这场胜利中的贡献,以及美国通过“租借法案”向苏联提供的大规模战时援助。

而另一个禁忌则是苏联在1939年与纳粹德国签订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正是这项条约帮助希特勒发动了战争,而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也通过这项条约吞并了波兰东部。

禁止将斯大林与希特勒进行比较

在几天之内,这些禁忌将被写入法律,而像《拯救大兵瑞恩》这样的影片,也将被视为对“苏联人民在击败纳粹德国中发挥的决定性作用,或苏联在解放欧洲国家中所承担的人道主义使命”的否认。

这是俄罗斯国家杜马在5月25日的一读中通过的法案措辞。

这项法案禁止将斯大林与希特勒的政策进行比较,尽管几代历史学家都将二者视为“暴君”。

超过1.2万名军人参加了今年举行的“胜利日”游行 (路透社)

英国二战历史学家理查德·奥弗里(Richard Overy)在2004年曾写道,他们是“20世纪的孪生恶魔,他们以不同的原因和方式造成了史上最多的暴力死亡”。

尽管这项法案没有提出相应的刑事处罚,但它仍可能导致无数的艺术作品和历史书籍被禁。

而这也充分说明了普京希望俄罗斯人所生活的环境。

批评人士认为,克里姆林宫将现代俄罗斯描述成一个被阴险的西方敌人所包围的传统价值堡垒。

来自俄罗斯西部城市梁赞的反对派活动人士谢尔盖·比祖金(Sergei Biziukin)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这是一座被围困的堡垒的完美形象,在这里有需要人们捍卫的光辉理想,人们会因此遭受痛苦,但拒绝这些理想将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根据俄罗斯民意研究中心(VTsIOM)在2020年7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有54%的俄罗斯人认为,这种宣传“摧毁了他们的精神信仰”,有60%的人认为,“有一群人想要改写俄罗斯的历史并贬低俄罗斯的伟大”。

1946年5月1日,斯大林在莫斯科观看阅兵期间发射礼炮 (美联社)

斯大林是“胜利日”庆祝活动的一部分。

比祖金指出,“在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上,这为普京的独裁统治和他所犯下的所有罪行提供了理由”。比祖金的祖父伊万·赫里托诺夫(Ivan Kharitonov)在1937年的苏联肃反运动(西方称之为“大恐怖”)期间因“反苏联宣传”而被处决。

赫里托诺夫以制作马具为生,他的5个儿子在战争中牺牲,只有比祖金的父亲活了下来,因为他当时还没达到入伍的年龄。

在2019年,由于担心自己因竞选总统的尝试而遭到迫害,比祖金逃离了俄罗斯。他说,这只是他设计的一个宣传噱头,目的是“表明每位公民都有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

“西罗维基”

但是克林姆林宫为什么选择“胜利日”来统一俄罗斯人呢?

“如果我们是由平民统治的,他们就会想出别的办法。但我们却是受西罗维基(Siloviki,意为强权之人,多用作军方、警察、国家安全和情报机关官员的统称)统治的”,权利倡导者、前议员波诺马尤夫(Lev Ponomaryov)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这样说道。

普京作为一名克格勃特工在东德度过了他的成长岁月,他的许多前同事成为了高级官员、国有企业的导人或拥有权势的寡头。

普京培养着与德国之间的关系,当地的中间派政客优先考虑与俄罗斯发展关系,部分原因是苏联在二战期间所经历的一切。

1945年5月20日,苏联军队在柏林的勃兰登堡门前举行游行,他们高举着二战结束时在战败的德国首都升起的胜利旗帜 (美联社)

不莱梅大学研究员尼古拉·米特罗欣表示,这种优先次序意味着对俄罗斯侵犯人权及其他的违法行为视而不见。

然而,德国方面顶住了俄罗斯对欧洲极端民族主义者、欧洲怀疑论者及分裂主义者的支持——其中部分人崇拜希特勒。

米特罗欣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尽管承认德国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对苏联人民犯下的罪行负有责任,但德国拒绝俄罗斯在此基础上创造民族主义与反欧洲意识形态的企图。”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