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关系正常化做准备 埃及和土耳其首次会议中的4个议题

(半岛电视台)

经过多年的推拉,埃及举行了高级外交和安全人士出席的埃及和土耳其会议,这是两国近八年来首次举行此类会议。

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曾宣布,在开罗举行的副外长级会议可能会讨论两国互遣大使的问题,随后将举行他与埃及外长萨米·肖克里的会议。

土耳其媒体周一报道说,土耳其副外交部长萨达特·奥纳尔率领代表团抵达开罗,而埃及方面直到周二晚上才发表关于这次访问的声明,称两国副外长奥纳尔和哈米迪·萨纳德·洛萨将在周三和周四举行会谈。

探索性讨论将集中在必要步骤上,这些步骤可能导致两国之间以及地区范围内的关系正常化。

这次访问正值土耳其外交和国防部长再次访问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是继过去几年紧张局势之后,埃及和土耳其首次进行此类访问,为两国关系正常化所做努力。

土耳其议会几天前一致同意,与埃及组成议会友好委员会,朝着和平的新方向迈进。

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发言人奥马尔·塞利克周一在声明中证实,该国正在努力建立与埃及对话的新机制,土耳其代表团的访问正属于这一努力。

他强调,双方需要讨论以地中海问题为首的区域安全问题,以及地中海的天然气勘探协议等问题。

埃及和土耳其的政治分析家告诉半岛网,埃及和土耳其谈判桌上有一些重要议题,最重要的是讨论挽回外交关系、协调利比亚和东地中海问题,双方可能就天然气储量丰富的地区签署协议,以及两国的反对派问题。

(社交网站)

三个阶段

土耳其作家兼政治分析家阿卜杜拉·阿伊多安说,埃及与土耳其的关系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停止相互抨击,第二个阶段是恢复外交关系,可能仅是浅层的外交关系,但在利比亚和东地中海等问题的合作方面,这种关系将取得战略和重要地位。

据阿伊多安所说,第三阶段为双方的关系恢复到2013年前的状态,预计这将需要很长时间,而此时,两国的关系和贸易额将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阿伊多安说,土耳其议会决定与埃及和利比亚组建两个友好委员会,代表着向前迈出的积极一步,友好委员会成员将前往埃及,埃及公民也可以便捷地访问土耳其。

东地中海政治和战略研究论坛(总部设在开罗)负责人穆罕默德·哈默德表示,成立议会代表团和两国进行互相访问是一个积极的步骤,两国议会将采取行动加强经济和工业关系。

至于互遣大使,哈默德说,土耳其对此充满“渴望”,土耳其外交部长访问埃及期间很可能与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举行会议,特别是2013年6月30日之后,土耳其大使与埃及总统对话代表了土耳其对塞西政权的认可。

哈默德认为,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尊重与土耳其的历史问题有关,它们未在议会承认所谓的亚美尼亚人大屠杀,这与美国总统乔·拜登最近作出的遭到土耳其谴责的决定相反。

他补充说,美国的举动使土耳其决定朝着与埃及和海湾国家和解迈出更大一步。土耳其认为美国的的行为打击了双方关系,从而努力将与阿拉伯国家的危机化解为零。

埃土关系的新阶段 (社交网站)

利比亚问题

专门研究利比亚事务的埃及研究人员阿拉·法鲁克不排除利比亚问题将成为埃及-土耳其谈判重中之重的可能。

法鲁克强调,鉴于埃及和土耳其对利比亚问题有着根深蒂固的分歧,和解可能会对利比亚局势产生巨大的积极影响,支持利比亚的安全和政治稳定。

关于即将到来的利比亚选举,法鲁克表示,埃及和土耳其支持在年底举行政治对话论坛路线图所规定的选举,政治对话论坛得到了埃及和土耳其的支持。

法鲁克认为,举行利比亚大选是埃及和土耳其表明观点、拉近关系的又一步,预计双边关系将积极发展,而协调将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冲突。

他预计,如果将这些步骤付诸实践,两国将就东地中海事务签署一项海事协议,保障两国的权利并防止与希腊和其他国家发生的冲突。

他补充说,这些指标还将对土耳其和利比亚之间的海上边界划界协议产生积极影响,因为和解将推动埃及撤回取消该协议的要求。

埃及研究员穆罕默德·哈默德对此表示赞同,称埃及和土耳其合作的第一步是成功解决利比亚危机,他列举了埃及大使馆返回的黎波里、重建文件中达成的共识以及埃及劳工的返回。

埃土和解的受益者和失利者 (社交网站)

神圣的命运

土耳其分析家阿卜杜拉·阿伊多安说,埃土危机在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协议时达到了顶峰,但得到神圣的祝福,这场危机成为两国和解的原因。

他说,土耳其理解埃及对利比亚安全局势的担忧,并在埃及与利比亚新政府的和解中发挥了积作用,尽管先前存在分歧,现在已形成了良好的关系。

阿伊多安证实,埃及与土耳其之间的共识将推动利比亚东西部力量举行选举,但东部退役将领哈利法·哈夫塔尔民兵的态度仍使该问题十分复杂。

东地中海

埃及和土耳其的政治分析家此前在对半岛网发表的声明中一致认为,两国之间的和解增加了他们在海上冲突中成功的机会,最终,这可能导致两国建立应对东地中海盟国的双边联盟。

埃及研究员穆罕默德·哈默德认为,土耳其需要与埃及划定海上边界,这对土耳其十分有益,他预计,土耳其将向塞浦路斯、希腊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施加压力,要求它们签署类似的协议。

哈默德认为,埃及与土耳其的关系将使后者能够在东地中海勘探天然气,加入“东地中海天然气组织”(成员国有埃及、以色列、塞浦路斯、希腊、约旦、巴勒斯坦和意大利),成为其中活跃的一员,利用石油开采的效益服务政府的经济和选举议程。

反对派的秋天

两国之间的和解直接反映在埃及反对派在土耳其的处境和其以伊斯坦布尔为平台的媒体手段的缩减上。有人呼吁探究埃及对法图拉·居连成立、被土耳其列为“恐怖组织” 的“志愿服务运动”的预期反应。

阿伊多安在评论两国反对派对开罗会议上的立场时说,土耳其理解埃及对伊斯坦布尔反对派媒体的愤怒,并且已经设定媒体原则,规定不可严厉的措辞抨击埃及领导人。

关于居伦运动,阿伊多安说,为了土耳其的利益,埃及应该对居伦运动采取类似的积极措施。

伊斯兰团体事务研究人员穆斯塔法·扎赫兰预计,土耳其将把居伦运动的档案放在与埃及官员举行的会议议程的首位,他表明,土耳其可能要求埃及限制居伦运动的商业和经济活动及该组织在埃及的附属学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经过多年敌对之后,埃及与土耳其的和解使双边冲突得以缓和,并增加了恢复正常关系的机会,近年来,开罗盟国担心埃及与土耳其的和解将对埃及的地缘政治联盟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对东地中海地区海上冲突产生负面影响。

Published On 2021年4月20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