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在军备竞赛中挑战美国霸权以争取空中优势

在俄罗斯城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举行的航空表演中,俄罗斯“猎鹰”飞行表演队驾驶苏-35战斗机列队飞行 (路透社)
在俄罗斯城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举行的航空表演中,俄罗斯“猎鹰”飞行表演队驾驶苏-35战斗机列队飞行 (路透社)

五年前,俄罗斯通过在叙利亚建立军事基地而重返中东地区。如今,俄罗斯正进军美国在武器市场上留下的空白,并扩大其针对传统客户的武器销售。

在寻求挑战美国霸权之际,俄罗斯不断扩大的武器销售为其带来了资金以及地缘政治影响力。

2月25日,俄罗斯正式宣布,埃及已收到5架苏-35先进多用途战斗机,这是一笔24架战斗机订单中的第一架。

在美国拒绝向埃及出售第五代F-35战斗轰炸机之后,埃及不顾美国发出的制裁威胁,坚持向俄罗斯订购了这些战斗机。

而北约盟国土耳其也在被美国排挤出F-35战斗机项目之后,与俄罗斯就购买苏-35战斗机,甚至是最先进的苏-57第五代战斗机进行谈判。

3月12日,俄罗斯宣布准备与土耳其展开正式谈判,并帮助土耳其研发其自有的第五代战斗机TF-X。

作为俄罗斯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最大的客户,阿尔及利亚今年将得到14架升级版的苏-34轻型轰炸机,据报道,阿尔及利亚也对苏-57战斗机感兴趣。

自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一直是俄罗斯武器的忠实客户。当联合国对该国实施的长达十年的武器禁运于去年10月到期之后,伊朗也可以再次自由地考虑购入俄罗斯的产品。

专家们表示,俄罗斯推销其武器的部分原因在于这是其外汇的主要来源之一。

希腊军事学院武器系统教授科斯塔斯·格里瓦斯表示,“武器出口对俄罗斯经济至关重要,而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因此它并不真正关心出口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俄罗斯在全球武器出口中所占份额为21%,使之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武器出口国。

埃及退而求其次

1979年签订的《戴维营协议》,让埃及成为了首个从外交上承认以色列的阿拉伯国家,同时也将埃及提升为了美国的重要盟友。

此后,美国向埃及提供了逾800亿美元的军事和经济援助。

但是这种情况在2011年发生了变化,当时的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被埃及的民众起义所推翻,而在2012年举行的选举中,穆罕默德·穆尔西胜出并上台。

由于担心对以色列构成威胁,美国随后拒绝向埃及交付武器系统。

穆尔西在执政一年后被军事政变罢黜,但这无助于缓解美国对潜在政治不稳定因素的担忧,并且还增加了对新总统塞西镇压埃及穆兄会的担忧,因为穆尔西正是来自于穆兄会。

美国以侵犯人权为由,暂停向埃及提供为期两年的军事援助。需要指出的是,每年的援助金额约为13亿美元。

埃及退役将军杰玛尔·马兹鲁姆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美国反对埃及的人权问题”,“他们必须放弃这一立场”。

马兹鲁姆补充称,“自从美国新总统拜登上任以来,他没有给埃及总统塞西打过电话。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这并非好事

埃及的“失宠”与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形成了鲜明对比。

2011年3月,随着革命席卷北非地区和叙利亚,以色列宣布将购买19架F-35战斗机。

以色列现在拥有两个就绪的战斗中队,每个中队都包含24架战斗机,并已在今年2月获准打造第三支中队,并且还配有空中加油机,以提高其航程。

埃及方面表示,2018年9月24日,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与埃及总统塞西会晤时承诺,要向埃及出售20架F-35战斗机,但他后来却食言了。

希腊军事学院中东地缘战略教授阿雷夫·阿洛贝德指出,“只要存在发生政变的风险,就可能会产生一个威胁以色列的中东领导人。这就是美国在这方面进展缓慢的原因所在

与此同时,美国似乎已经用其他国家取代了埃及作为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的模范朋友的地位。

去年9月,阿联酋通过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而为它在华盛顿打开了外交大门。

特朗普政府在去年以非正式的形式通知美国国会,其计划向阿联酋出售50架F-35战斗机,订单价格高达104亿美元。此前有报道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已经同意了这笔交易。

在此期间,俄罗斯抓住了外交主动权,并成为了塞西新的对话者。

埃及前将军马兹鲁姆表示,“俄罗斯并不会在言语间提及对埃及人权等等问题的期待

在2014年,随着美国暂停对埃及的军售,埃及和俄罗斯达成了一项价值35亿美元的交易,以购买46架Ka-52攻击直升机和46架MiG-29战斗机。

在2019年,当特朗普据称违背了他在联合国向埃及作出的承诺之后,埃及签署了一项价值20亿美元的协议,以购买俄罗斯制造的苏-35战斗机。

拜登政府目前已经冻结了对阿联酋的F-35战斗机销售,这种迹象或许表明中东地区会出现新的军备竞赛,从而为俄罗斯创造机会。

阿尔及利亚避免重蹈利比亚覆辙

在2010年至2014年期间,阿尔及利亚的国防预算几乎翻了一番,达到了100亿美元。

作为在此期间也爆发了起义的一个北非国家,阿尔及利亚的国防开支占到了非洲大陆国防总开支的一半。

也许这种反应来自于阿尔及利亚的经验。

在1991年,阿尔及利亚政府取消了本来可能由伊斯兰救国阵线(FIS)赢得的选举,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成立了一个军政府,以打击该阵线及其他组织发动的武装起义。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06年访问阿尔及尔期间,免除了该国近47亿美元的债务,以换取价值75亿美元的军备合同。

阿尔及利亚的国防开支占到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5%,并且似乎已对地中海产生了地缘政治野心,其武装能力几乎完全来自于俄罗斯的军售。

土耳其寻求新朋友

像俄罗斯一样,土耳其也在通过武器出口而变成一个地区参与者。

在去年,土耳其制造的无人机扭转了利比亚的战争局势,以及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爆发的冲突局势。

2019年12月,美国国会批准对土耳其实施制裁,因为土耳其购买了俄罗斯制造的S-400地对空导弹系统,而美国认为这套系统会对土耳其参与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战斗机项目构成威胁。

土耳其将无法再购买这100架F-35战斗机,其国防工业也将损失约100亿美元的零部件生产合同。

一架俄罗斯运输机在土耳其安卡拉的一个军用机场上卸下其装载的S-400防空系统的部分装备(美联社)

与此同时,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和爱琴海的部分区域与希腊爆发了公开冲突,希腊也因此开始重新自我武装。

自2021年6月至2022年6月,希腊将从法国接收18架第四代“阵风”战斗机。

而另外6架可能会紧随其后。

希腊航空航天工业(HAI)也开始将85架F-16 Block 52战斗机升级为Block 72 Viper级别,这基本上可以成为第四代战斗机。

法国的“阵风”战斗机和升级后的Viper战斗机都将优于土耳其现有的236架老版的F-16战斗机。

2018年11月14日,一架法国海军“阵风”战斗机出现在升级之后的戴高乐航空母舰上 (法国媒体)

希腊军事学院教授格里瓦斯表示,“当希腊的阵风战斗机在几个月后开始服役时,土耳其将在它与希腊的力量平衡上出现严重问题。而且,如果美国对土耳其现有的F-16战斗机实施零部件禁运,那么问题将变得极为严重,至少从中期来看是这样的

“如果土耳其购买苏霍伊战斗机,这将比购买S-400防御系统更加富有决定性地远离西方结构……我们正处于冷战的开端。土耳其的行动可能会使它与西方产生不可逆转的裂痕

但格里瓦斯相信,和平也是有机会的。

他解释称,尽管希腊在爱琴海地区享有竞争优势,但两国仍有可能解决它们在海上问题上存在的重大分歧。

然而,在地中海冲突不断酝酿的背景下,俄罗斯是否会放过将一个北约的关键盟友拉入自身轨道的机会?

希腊军事学院中东地缘战略教授阿雷夫·阿洛贝德指出,“俄罗斯提出与土耳其共同研发Su-57战斗机,这也是俄罗斯目前最先进的战机。他们将竭尽全力与土耳其进行军事合作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土耳其与这些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已经远远超越了这些简单的商业活动——从巨额的商业投资和庞大的能源项目,到大学、宗教学校以及文化服务机构,土耳其的软实力在中亚以突厥民族为主的国家内表现得非常突出。

2021年3月17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