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影子战争”与破坏伊朗核协议计划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右)2013年与时任以色列参谋长中将本尼·甘茨交谈(美联社)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右)2013年与时任以色列参谋长中将本尼·甘茨交谈(美联社)

美国总统拜登正在推动恢复伊朗核协议,在奥地利进行数周的会谈似乎正在结出硕果累累。

但是,以色列继续认为其安全受到伊朗潜在核武器的威胁,并正试图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挫败谈判。

秘密情报部组织摩萨德局长尤西·科恩——他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密友——当地时间4月30日与拜登举行了会晤,同时,据相关媒体报道称,尤西·科恩敦促美国总统不要重返伊核协议,除非作出“改进”。

媒体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以色列高级官员的话报道称,拜登回应说,美国“不接近”重返伊朗协议。

但是,以色列对核协议的反对似乎并未停留在言语层面,伊朗指控以色列是暗杀其顶级核科学家的幕后黑手,并指控以色列涉嫌对伊朗主要核设施纳坦兹的一系列袭击,而以色列对此并未肯定,也未否认。

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3月表示,如果德黑兰继续进行核升级,以色列将制定打击伊朗目标的计划。

兰卡斯特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西蒙·马邦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在以色列内部,特别是在政府内部,鹰派分子将继续在就德黑兰核计划采取的行动中发挥领导作用。

马邦表示,“那些支持内塔尼亚胡反对伊朗政权的人坚定地认为,伊斯兰共和国不能通过常规威慑形式来威慑,需要进行军事打击

“相当大的损害”

肯特大学中东政治高级讲师亚尼夫·沃尔勒(Yaniv Voller)表示,鉴于德黑兰最近与世界大国就核问题在维也纳进行谈判之后发生的积极事件,以色列针对伊朗核计划(通常被称为“影子战争”)的努力可能会继续进行。

然而,沃尔勒表示,尽管以色列已尽了最大努力,但仍不太可能发生热战。

沃尔勒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影子战争不会演变成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全面冲突,更大的风险是以色列与该地区伊朗代理——特别是真主党——之间爆发的局部冲突

“这可能让人联想到2006年夏季,但可能会更具破坏性。双方都无意升级局势,但自然而然,冲突有时会成螺旋形式上升

以色列历史确实表明其有可能进行先发制人的攻击来保护自己,但是,如果达成新的伊核协议,就不能排除这样的举动。

沃尔勒表示,“有些以色列人要求先发制人。但是,也有不少有影响力的声音指出了风险和挑战

沃尔勒认为,正如最近发生的事件所表明的那样,以色列有效针对该计划的选择比单纯先发制人的攻击要广泛得多。

“无论如何,与以色列和美国有关的一些行动已经对伊朗的核计划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害,因此,先发制人的袭击不一定是推迟伊朗核计划的唯一可行选择

“历史性错误”

经过12年的会谈,美国、英国、中国、俄罗斯和法国以及德国于2015年通过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伊核协议),以监测和限制伊朗的核计划。

作为交换,联合国、欧盟和美国逐渐取消了对伊朗的破坏性经济制裁。

内塔尼亚胡从一开始就反对伊核协议,甚至在以色列向美国国会发表讲话时,都无视以色列对美国政治的传统两党立场,不仅攻击伊核协议,而且针对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2015年4月2日,相关参与者同意签署伊核协议,此后,德黑兰将对其核计划进行检查,直到2025年。

奥巴马称伊核协议为“历史性协议”,而内塔尼亚胡则称其为“历史性错误”。

内塔尼亚胡所持立场并不令人惊讶,因为这场交易中包括颇具争议的多个方面,难以与以色列的安全担忧相调和。

此外,尽管伊核协议延长了伊朗制造核武器所需的时间,但并未消除伊朗未来的核能力,因为伊朗政权已经获得了所需的专门知识,并且被允许维持伊朗核基础设施。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即2015年签署伊核协议的成就是什么?

沃尔勒表示,“最初的伊核协议确实推迟了伊朗的核武器计划。此外,这也使伊朗的弱点暴露于国际压力之下,即使伊朗确实试图利用该协议来争取时间,但其之所以这样做,是由于制裁不利于伊朗经济。”

但是,对于以色列而言,这是不够的。

2020年7月伊朗纳坦兹核设施发生火灾后的建筑物受损视图(路透社)

 ‘存在威胁吗?’

毫不奇怪,内塔尼亚胡对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的举动表示赞赏,尽管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使伊朗得以扩大其核储备,并减少了伊朗成为核大国的时间。

但是随着拜登在去年11月的胜利,伊核协议现在又重回谈判桌上。

沃尔勒表示,“像所有其他参与者一样,华盛顿似乎主要希望赢得时间,希望通过推迟伊朗获得核武器能力足够长时间,来改变政权

“华盛顿的大多数人对看到伊朗成为核大国并不重视,这可能会引发中东的核军备竞赛

然而,马邦表示,就像2015年签署伊核协议一样,以色列对美国重新恢复伊核协议的举动表示不满。

“就像阿拉伯海湾国家一样,以色列领导人极为关切地关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担心该协议不足以防止铀浓缩行动

以色列的持续反对引发了一个疑问,即内塔尼亚胡是否将伊核协议用作政治特技,或者是否确定将对以色列的安全构成威胁。

马邦表示,这个问题很难评估,以色列的话题可能比内塔尼亚胡所言要更加复杂。

以色列官员经常争辩说,“伊朗的核野心对以色列国家构成生存威胁。但是,以色列对伊朗核计划的看法比最初的设想更为复杂,来自国家安全机构的许多高级官员对内塔尼亚胡所使用的好战言论大声疾呼,声称威胁被夸大了

沃尔勒持相同看法,他表示,“以色列安全机构不是一个庞大的机构,以色列的声音呼吁内塔尼亚胡与原始的伊核协议进行接触,假设这将给以色列争取大量时间

伊核协议2.0

沃尔勒强调称,“核协议2.0”将要解决主要问题。

他表示,“以色列看到并将继续看到,伊核协议将是伊朗朝着拥有(武装)核武器方向发展的道路

以色列不愿达成协议的举动不会让人感到惊讶,马邦认为,伊朗目前违反伊核协议的行为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担忧,尽管此举可能是为了获得杠杆作用,而不是出于险恶意图。

马邦表示,“尽管伊朗经常要求国际原子能机构视察员撤离,但这可能是新一轮谈判之前更广泛姿态的一部分。”他并补充说,“就这一点而言,似乎很显然,在这个问题上有既得利益的所有各方,都试图在未来的会谈之前以最强有力方式获得有利立场

德黑兰经常否认称,伊朗并没有致力于获得核武器,同时,伊朗关于透明度的往绩也受到批评。

以色列——该国拥有自己的未申报核武器库——对此提出质疑称,拥有世界第四大石油储备和第二大天然气储备的国家,为什么仍然如此关注所谓的民用核计划,以确保该国的能源安全?

对于以色列而言,问题仍然在于,是否可以信任伊朗不使用其核潜伏期,即在短时间内开发核武器的技术能力。

内塔尼亚胡仍然坚信伊朗将继续努力发展核武器,并且从未完全停止其努力。对于以色列来说,仅仅花费时间并希望改变政权并不是万不得已之举。

沃尔勒表示,“正如过去几周所看到的那样,奥巴马发起的伊核协议并未阻止伊朗成为核临界国

“无论是在以色列国内还是国外,有关伊朗潜在核能是否对以色列构成生存威胁,一直是激烈辩论的主题。但就伊核协议而言,似乎以色列对伊核协议的担忧已被证明是相当准确的

六月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可能会看到伊朗强硬派从改革派手中夺回该国的领导权。在这种情况下,有关伊朗核能力的问题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关键。

内塔尼亚胡将正确地回顾伊朗前强硬派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是如何不仅推进了伊朗的计划,而且还公开称以色列是“污点”,应该“从地图上抹除”。

如果西方仅仅为了争取时间而试图努力达成协议,那么其将在维也纳全力以赴。分析人士表示,对于以色列来说,“修订或修正” 信条似乎将仍然是基本条件,华盛顿不应对此予以忽视。

伊朗是一个毫不掩饰对以色列反感的角色。观察人士认为,对于以色列而言,伊朗拥有核武器风险将是一场赌博,因为伊朗即将举行的大选可能会再次大大改变中东局势。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国务院的一名高级官员表示,尽管在维也纳举行的会谈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美国与伊朗在双方如何恢复履行2015年核协议的问题上仍然存在着重大的分歧。美国谈到了对伊朗实施的3种类型的制裁,并向伊朗列举了可以解除的制裁类型。

2021年4月22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