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爱尔兰和苏格兰走在巴勒斯坦捍卫者队伍前列?

在以色列侵略加沙地带期间,苏格兰格拉斯哥支持巴勒斯坦人的示威活动 (盖帝图像)

作为欧洲的先例,爱尔兰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该法律认为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定居点是“事实上的非法吞并”,该法律赢得了爱尔兰共和国各党派的认可,并谴责了驱逐巴勒斯坦人的行为。

该法律认为扩大定居点严重违反了国际法,这项法律在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爱尔兰新芬党宣布后立即获得通过,象征着巴勒斯坦人民享有命运自决权的胜利。爱尔兰议会对另一项要求驱逐以色列大使的法案进行了投票,但没有赢得足够多数。

爱尔兰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的空前发展不是当前的结果,而是历史道路的产物,爱尔兰对巴勒斯坦事业的支持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超出了阿拉伯国家在该事业面前的团结。

尽管爱尔兰和苏格兰不在现场,但这里发生了谴责以色列侵略加沙的大规模游行示威 (盖帝图像)

巴勒斯坦事业在苏格兰也得到了正式和普遍的支持。苏格兰官员们毫不犹豫地对占领者进行了明确的批评,民众也表现了对巴勒斯坦的支持,例如格拉斯哥俱乐部的球迷高举巴勒斯坦旗帜,议员们佩戴巴勒斯坦头巾“库菲亚”。所有这些都展现了一个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的环境。

是什么原因使两个欧洲国家在其外交政策中优先考虑巴勒斯坦事业,使之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历史与伦理

爱尔兰人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看到了与他们面临的问题的许多相似之处。自1947年以来,爱尔兰一直将以色列视为殖民主义者,意图控制阿拉伯人,他们也将北爱尔兰视为被英国占领的地区。

爱尔兰对以色列一直保持警惕,直到所谓的以色列国宣告成立15年后,爱尔兰才承认它。1967年,根据当时外交大臣弗兰克·艾肯的说法,爱尔兰外交部把难民问题作为首要问题,可以说捍卫“回返权”的理论基础是在爱尔兰确立的,爱尔兰甚至要求为巴勒斯坦难民提供全额赔偿。

自加入欧洲联盟以来,爱尔兰一直是捍卫巴勒斯坦事业的领导者。1980年,爱尔兰要求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爱尔兰总理伯蒂·阿哈恩说,他的国家“从尊重人权和反帝国主义的道德层面”支持巴勒斯坦事业。

相似的经历

爱尔兰巴勒斯坦权利基金会负责人叶海亚·阿比德解释说,都柏林对巴勒斯坦的支持来源于“爱尔兰人对巴勒斯坦人经历的共鸣,爱尔兰人为命运自决权抵抗了英国的占领”。他补充说:“抵抗和对抗占领等话语出现在爱尔兰人的脑海中,是因为他们曾经经历过。”

格拉斯哥举行支持巴勒斯坦的示威游行期间的苏格兰警察人员 (盖帝图像)

参加维权游行示威活动的巴勒斯坦激进主义者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说,与其他欧洲人相比,爱尔兰公民“对巴勒斯坦事业的了解程度很高”。

阿比德对爱尔兰声援巴勒斯坦所达到的水平表示赞赏,“最近加沙地带发生战争时,对巴勒斯坦事业的声援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例如,几乎每天都有游行队伍在以色列驻都柏林大使馆前停下来。”

这些立场使爱尔兰受到压力。据阿比德透露,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最近访问中东之前在都柏林停留了一段时间,与爱尔兰官员交谈了3个小时,迫使他们改变对以色列的立场和减少对巴勒斯坦的支持。但他预计不会有太大改变,“因为民众的团结已经达到了不会屈服于任何压力的阶段,而巴勒斯坦旗帜已在都柏林的所有街道和所有住宅区飘扬”。

历史责任

苏格兰的情况没有太大不同,巴勒斯坦事业得到了苏格兰的民众支持和执政党民族党的政治支持。在格拉斯哥的巴勒斯坦激进分子穆罕默德·阿兹拉格说,人们“对巴勒斯坦事业感到负有历史责任感”。

苏格兰格拉斯哥市目睹了几次示威游行,抗议以色列对加沙的侵略 (盖帝图像)

这位巴勒斯坦研究人员和激进主义者在对半岛网做出的声明中说,苏格兰将巴勒斯坦视为“重复其仍在寻求独立和自决权的经历的伙伴,并在此问题上看到了人民对解放的追求”,苏格兰对占领和殖民主义问题时高度敏感,因为民族主义政党提倡苏格兰也需要脱离英国实现独立。

阿兹拉格补充说,这里有爱尔兰人的影响,“苏格兰有很大一部分人口是爱尔兰裔,他们是在战争期间移民的人,有能力影响公众话语”,例如格拉斯哥凯尔特人俱乐部,它是世界上与巴勒斯坦人最团结的俱乐部之一,“这个俱乐部由爱尔兰人创立,他们做的是奠基者的工作”。

至于最后一个因素,它是崭新的,是年轻人之间的团结,“青年团体在很大程度上支持苏格兰脱离英国,实现独立,他们批评英国的外交政策,目前,该群体是巴勒斯坦事业的最大捍卫者之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欣喜若狂,向她的国家公民报喜,她的政党(苏格兰民族党)将按照预期那样在议会中获得多数席位,赢得苏格兰议会中129个席位中的64个席位,与绝对多数席位仅相差一席之距。

Published On 2021年5月10日
更多巴勒斯坦问题内容
点击最多